讚美

讚美

「……沒有愛情發生,她只好趁著酒意釋放青春,刻意凝視每個眼神,卻只看見自己也不夠誠懇……。《失蹤》」
在酒吧內,點唱機傳來林憶年的舊歌,為仍在情場流離失所的人吐盡心聲。
聽著曾流行一時的歌曲,酒客們有的沉默不語而開始悄悄地流淚,有的跟著歌曲一起唱,也有的在談論今日新聞,無動於終。Ava聽著這歌,不期然因歌詞感染而斜眼望向坐在身旁的晉榮。
「什麼了?」
「你是否覺得……我就像剛才那首歌中那個失落的女人?」
「我不覺得你像那一種女人。為什麼會有那樣的感覺?」
「經歷幾次失戀後,我續漸心灰意冷。最近每次到酒吧,我也像歌中人般望向身邊的男士」
略停下來,若有所思,再說:「我會感到他們目光的意思;但在他們的心中,我望向他們的樣子又是否像他們心中所想那樣──在尋那種一夜的關係呢?」
「你從來也沒有那種眼神。」
「你真的那樣想。」
「你的眼神跟追尋一夜的人不同,你眼中種有一點純真、疑惑,甚至是一點悲哀。」
「我沒有悲哀。」
「有些悲哀是藏於內在的。」
「你知道你有一雙如孩子般的大眼嗎?」晉榮笑著再說。
「但有黑黑的眼圈。」
「是嗎?我倒一點也不覺。反倒覺得從那雙眼出來的眼神溫柔而真誠。」
「你太誇獎了。」
「你不這樣感覺嗎?」
「我沒有這樣的感覺,反而覺得自己的皮膚枯乾,嘴唇又大又厚,外表一點也不漂亮。」
「你太不了解自己的優點了。」
「我沒什麼優點。」
「不!其實你的樣子很美,一點也不醜。雖然你的皮膚確是不及一般女孩般潔白柔軟,但那是由於你熱愛運動,曬得一身健康膚色所至;你那種好動外向的個性,可不是一般女孩有的東西。有些男士愛這種類的女子愛得要生要死!」聽擺晉榮這樣說,Ave嘴角現出旱有的微笑。
「啊!我們可愛的Ave又在自怨自艾了。」晉榮身後傳來男聲。
「你這樣突然出現會嚇怕人的。」Ave著背後的人坐下。
「先來自我介紹,我叫銘言,跟Ava是多年同事。」
「叫我晉榮吧!」
握過手後,銘言坐在晉榮旁邊,三人除即天南地北的談天說地不亦樂乎。當酒保為他們三度送上紅酒後,Ava站了起來……
「對不起,失陪一會。」接著步履輕盈地向洗手間方向走。
當Ave離開坐位後,晉榮與銘言把話題來到她身上。
「你們開始了多久?」
「你習慣跟人家男友第一次見面,便問這種尷尬問題嗎?」
「不!我只是關心她吧!」
「關心她?」
「十多年同事,看著她的感情起起跌跌,其實也頗擔心的。」
「其實,你也用不著向我解釋。」
「只是怕你誤會。」
「放心,我不介意人家的從前。」
「對!英雄莫問出處。」
「倒過來問你……對她的感覺怎樣?」
「在公司,她是勤力能幹的人,有很多對公司有用的想法,讓公司一下子從欠缺制度變德有秩序,有紀律。經理及老闆非常喜歡她,雖然我及其他同事不大接受她,卻不得不承認,她是一個有能力的人。」
「一個女強人的樣子。」
「──在工作上她雖然很強,但感情上卻相當脆弱。工作上他很有自信,但說到自己外表及內在時,她總是非常自卑自責,見她幾次失戀時情緒低落樣子,你便明白我的意思。其實我並不清楚她的背景,但有這種自卑表現的背後,總是有一段故事。」
然後他們繼續說起Ava在公司的事情……

在洗手間內,Ava剛從廁格步出來。
「很久沒見了Ava。」
「佳佳,為什麼剛才沒見你的?」
「你只顧跟兩個俊男傾談又怎會看見我呢!」
Ava微笑著站到鏡子前為自己的娋臉補粉。
「跟他們有一腿嗎?」
「有需要跟妳說明嗎?」Ava展現出勝利的微笑。
「真服了你,久不久便交上俊男。」
「也不算什麼,不過是拍散拖的遊戲吧!」
「你那麼容易得男人的歡心,有什麼秘訣,可教給我嗎?」
「其實也沒什麼秘訣,最重要是知道自己的專長及男人的弱點,善用這兩項便無往而不利。」
「再說清楚一點好嗎?」
Ava以她的美目望向佳佳。
「任何人也總有她的優點,我自知自己外貌的弱點不小,但那雙孩子眼卻是很多男人第一眼望我,便會喜歡的地方,當知道這一點,便多練習望人的眼神──楚楚可憐的眼神,往往能吸引愛照顧弱小的男人;適當的矜持害羞,會叫好男人神魂顛倒。
然後,交往以後多留意男人的弱點與喜好,不要指責他的弱點,會傷他的自尊;卻要不斷提出他的優點,讓他自豪。在交往之時,一會兒要表現令他欣賞的地方,一會兒又要做戲假裝軟弱,如此,愚蠢的他們便會一步一步跌入你的陷阱。
其實男女的章法就是這樣簡單……」

男女關係,有些人可用心理方法作出種種計算,然後水到溝成。但是,在愛情的世界裏,如此計算還算是感情嗎??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