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之苦

男人之苦

我們知道女生比較易哭,比較多愁善感。看了一套感人的韓劇,她可以流淚;被愛人哄哄,她可以流淚;收到一份夢寐以求的禮物,也可以流淚。隨了容易感觸落淚,女生也很愛分享喜樂,感情抒發頗為外在。然而,我們好像對男性的內心世界一無所知。

男生。這種生物蠻奇怪,傷心時不會哭,也很少跟人分享自己內心世界。不知道女生們是否相信,不過就算多相熟的男生,許多時聊天的話題都很少觸及自己的內心世界,反而是聊工事﹑車﹑足球﹑美女﹑廢話﹑社會居多;他們不像女生,他們可以彼此認識了好長的一段日子,然而卻對對方的內心世界可以非常模糊。

男生在這個社會中有一種來自傳統社會觀念的壓力,我曾在不久前撰過文章述此;那是上年九月的事,文章名為<>。以下是其中的部分節錄:

1. 男生不能哭
看到這句的讀者們可能第一反應是:「嘩!何等守舊的思想?」
對,或許它真的很守舊;不過管它守不守舊,這種觀念卻在社會上廣泛首行著。
社會上雖然不斷地有新思想的流出:「時代改變了,男生也可以是感情流露的。」
然而,傳統的事實卻仍在作怪。

男生們打從他們小時侯開始,就被告知他們是一個戰士,他們是一個永不跌倒的超人。
男生眼裡見到的每個故事﹑聽到的每個童話,都在歌頌著男生是如何的堅強,如何的奮鬥。
孩童時的男生不能隨便哭,無論是因為掉了糖果,還是因為擦傷手腳,他們哭也會換來一句:
「男仔黎咖,唔好甘容易喊啦。」
所有偉人傳記、故事、媒體、教育,都在塑造出男生們一種不表達自己的特質,電影裡的大將軍們,就算要出征遠行,妻女離異,都決不能流一適眼淚。
我知道被那種觀念薰陶很可笑,但那是事實。女生們不明白,她們沒被這樣灌輸過。
這個觀念幼稚,卻深固於男生心中。他們未必是不想哭,更大程度上是不敢哭。
要看見一個女生在熟人面前流淚,不難;要看見一個男生在熟人面前流淚,很難;要看見一個男生在群眾之中流淚,幾近不可能。隻要回想一下自己的經歷,定必同意。
所以若眼見妳眼前的男生在哭,請不要小看他們,因為那可能是他們十年來的唯一一場哭泣,也可能是你一生中僅能看見的一次。在這之前,他們可能忍住了足足三、四年的壓力和憂傷,他們可能忍住了妳所無法想象的傷痛,才最終像小孩一樣哭了出來。」

這是準確無誤的。說起哭,我都算夠感性了,還不過是平均兩年一次而已;不過,我們就是這樣生活的。
男生的那種壓力,遠比單純哭與不哭,來得更深更遠。

女生可能或多或少會認為男生在社會上比較公平:他們常享坐擁較高的職位,他們會被父母給予更好的對待,他們可以更自由地做自己喜歡的事….然而可以想象,正當如此多的高職和一個個歷史的「成功男人案例」在社會的空氣中迴盪著,男生因而受的社會壓力和數之不盡的期望,到底又多可怕。雖然此前撰過一文,但近來在一團體活動中,又有女組員提起,故觸發我重撰的動機,不過是想加強說明社會期望與男生的壓力。
從小到大,從學校裡、社會、家庭、親友所有方面,我們都接收到各式各樣的將男女定位和格式化的訊息。那又要說說我們偉大中國的傳統教育和理念。古時侯的男生要不然需要前往京師考狀元,畢生精讀五經詩書搏取官職,以換妻女溫飽;或是辛勞地在田裡勞動、或是奔赴戰場撕殺;總之,男生的最大責任,就是好好給家人溫飽….這與女生被灌輸要矜持、要守五從四德﹑要淑賢,其實無異。我們都不要故作清高,口口聲說句「其實我不介意」。我們在不斷倡導「男人可以流淚」和「女人可以踢波」的同時,我們心裡有多「不介意」,其實心裡有數。一個男生若因考試不合格而哭,隻會被女生認定懦弱;同樣地,一個不力爭上遊掙取未來的男生,也會被人看不起。隻要你偶意放下書本,說說空談的理想,不怕聽不到家人的狂轟猛炸。男生看來很自由,惟隻有肉體上很自由,但意誌和生活上的自由空間卻非常有限。

更可憐的是,上天造男人時就把他們做得自尊心極重。男生必須要憑著事業上的成就,來獲取他人甚至自己的肯定,失掉金錢朋友或許未最重要,失去尊嚴才是核子冬天。在這種情況下,可以想象那些沒能抓住良好教育的男生,到底在揹負著怎樣的指責(或是自責)、怎樣的壓力。隻要稍有一點點上進心的男生,都會明白這種啞子吃黃蓮的感覺,隻是他們不向外人交待;因為失敗的感覺太糟,而這直接關乎到尊嚴的問題。他們不想被女生看不起,更加不想被男生「對手」比下去,所以索性不把自己的失敗和悲傷說出來,尤其不想告訴同性,那樣便沒有尊嚴好失;那怎樣?吞下去啊!

對於男生是否可以獲到更多更好的教育和更高薪的職位,我對此存在質疑。我們不是在說古代私墊,隻有男生才能讀書,我們現在生於一個「男女平等」的社會中,學位是對男女開放的;然香港殘酷的精英製度又在小學階段強要把小孩分高低,定了他們以往十年,及至一生的道路。男生思想發展比較遲熟,這點大家都知道,一個小學和中學會考,基本已經決定了超過一半的男生將不可能達到傳統的「成功」標準。

在中學會考以前,中學的男女比例大約是1:2,但到高級程度會考時,已轉為1:3甚至1:4。
那沒能趕上去的男生怎樣?無他,他們不能停止,因為他們被告知要不繼續向上遊;累了苦了,他們不能說出來,因為那會被看輕;真的痛了,他們不能哭,因為那關乎到尊嚴的問題;最後,唯有什麼都不說,什麼都不提,說說足球算了。

「琴日曼聯羸左車路士!太興奮!」
「我不嬲都話曼聯會羸咖啦,車路士邊個又傷左,跟住上幾場…」
「係啊!我下幾場哩,我睇好阿邊個咖,如果…」
(下省30分鐘的足球對話)

不談這些,難道談理想、談傷痛嗎?
別傻了。
(本人無意貶低熱愛足球的男士,小弟自己也愛看足球比賽。)

最後我想引用幾個在上篇文章提過的例子:

「承擔意識」還在許多方面被表現出來。
當一艘郵輪要沉船時,女人應該首先被疏散出來,有優先權棄船逃生。因為男生是戰士、是強者,所以他們要與郵輪共存亡,淹死在船艙裡也是無可口非的。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荷蘭的執政者對以往的「通敵者」進行清算,結果抓獲的男性全被當眾處死屍體示眾,女性則予以削髮的懲罰。因為男生理應奔上戰場為祖國戰鬥,女生通敵多半是被迫的,所以男生處死示眾,女生削髮刑罰,也是合理至極。」
這,就是男生的處境。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