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要自殺,怎辦? / 如何減少自殺..

有人說要自殺,怎辦? / 如何減少自殺風險?

首先必須認真嚴肅對待,別以為他在開玩笑。跟著可以問他何以會有此念頭、何時開始、出現次數和程度、能否駕馭這些想法等。跟著要問他是否寧願自己死去?是否感到沮喪和絕望?是否想過了斷殘生?死是否他預期的事?從這些探索式的詢問,每每可以確定他對尋死有多堅決,以及尋死的原因,如與愛侶相聚、懲罰別人、逃避痛苦的處理或考驗命運是否對自己仁慈等。
  當我們發現一個有自殺傾向的人,到底如何去評估其自殺風險呢?以下的問題也許可以讓我們知道他的風險有多高。
  「你是否想過了斷殘生?是否已有具體計畫?以何方法?何時?何地?」計畫愈具體周詳,死念愈堅決。
  「有否為自己的輕生計畫作準備?如收集藥丸、更改遺囑、寫下遺書或將死意轉告他人?」準備時間愈長愈充足,死意愈堅定。
  「從前是否有過傷害自己的行為?」若過去一年有自殺未遂,其自殺風險增加百倍。
  「是否有預警如何自殺或曾作出類似的行為?」
  「怎樣預期計畫帶來的後果?是否預期自己會死,還是沒有想過自己會死?」
  「是否容易去執行計畫中的自殘行為?」若自殘行為可隨時發生,其風險也自然更高。
  「選擇的方法有多危險?」愈危險的方法表示自殺風險愈高。
  「有否想過真的會死?」
  「有否作出任何安排去防止他人發現自己的自殘行為?」愈多計畫以阻止別人的拯救,其自殺風險也愈高。
  「如今給救活過來,是否仍然想死?」
  「令你自殺的事故是否仍然存在?」
  「是否有衝動、失控,或酗酒、濫藥的習慣?」
  以上的問題給予愈多正面的答案,表示自殺風險愈高。當然,要全面評估自殺風險,便一定要查問近日發生的生活事故,如失去摯親、關係破裂、學習或工作失意,及任何形式的創傷等。詢問這些內容可以了解自殺者的「絕望」程度。或者直接問:「你如何看自己的未來?」也許可以讓你看到他對將來是否仍抱任何希望。
  此外,他是否有良好的支撐網絡?是否願意接受治療?近日的壓力事故是否遠去?是否有人關心他?又或者是否有人需要他去關心?他昔日如何面對生命中的不如意?  這些問題都能給你一個印象:他是否能夠以解決問題的方法去面對當前的困局?

如何減少自殺風險?

倘若有人有嚴重抑鬱或出現幻聽命令他去傷害自己,或已作出了完整的計畫去了斷,他大概會在四十八小時內行動起來。處理這麼高風險的輕生者,最佳的辦法是立即把他們送到醫院去。

  有自殺傾向卻沒有具體計畫的人,其自殺風險也是高的。有這個情況的人即使不用入院,也必須得到恰當幹預,才可以避過自殺的風險。嚴禁他們濫用藥物 及酗酒、發動家人及互助人士向他們提供援助、移除任何武器及協助其解決種種生活困難等,也可以大大降低他們自殺的機會。

  不少研究指出,自殺未遂的人倘若得到精神科醫生的治療,其自殺身亡的機會會大大降低呢!跟醫護人員有良好的互信關係及心理治療,也可以減低自殺風險。

  另一方面,當我們懷疑一個人可能患上了抑鬱症 ,切記要問問他可有求死的念頭。醫生為有強烈自殺傾向的人處方藥物也得格外小心,即使要處方抗抑鬱劑,也盡量使用副作用及毒性俱少的新一代藥物。

  有人認為醫生要病人作口頭不自殺協議,也可以減少自殺,惟此方法是否有效,仍有欠實證支持。

  近年,美國 及荷蘭 的研究發現,當選擇性血清素再攝取抑製劑類抗抑鬱劑個案減少了百分之二十二,美國的自殺率上升了百分之十四,而荷蘭的自殺率更上升了近百分之五十!換句話說,及早治療抑鬱症可大大減少自殺風險。

  約百分之七十五的人,在他們自殺身亡前的一年內,都曾經光顧基層家庭醫生,三分之二更曾向精神科醫生求助。在自殺身亡前一個月,百分之四十五的死者曾光顧其家庭醫生,不少病人更把藥丸收集起來作自殺用途呢!

  當你要協助有輕生念頭的人,首先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忽略個人安危、過分拼搏,往往容易帶來悲劇。當輕生者手持利器、槍械,又或者站立於高處,我們要做的事是跟他們保持對話,讓他們知道問題不是無法解決,聊上二、三十分鐘,也許有人覺得累而放棄自殺的念頭。

  即使不是一起住或經常見面,多關心和每日跟他們聊天,也可以讓你知道他們是否有抑鬱,或有自殘的傾向,而促使自己作出相應的行為。

  鎖上通往天台的大門,在炭包上寫上求助熱線號碼,及高資訊治療抑鬱症等方法,也許可以減低自殺的風險。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