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死神手中奪回自己的生命

從死神手中奪回自己的生命

四年前的一天,我的卦館來了一位年輕人,他非常瘦弱,臉色白得可怕,一對無神的眼睛像虛脫似的露出,一進大門就坐在沙發上喘氣,老半天說不出一句話。我想,此人應該到醫館求醫才對,我這裡是卦館,不是醫館,他不是摸錯門吧?
  
等了半天,他慢慢站起來,慢慢走到我的卦桌邊坐下,開始向我說話,但是,我隻是見到他的嘴唇在動,聽不到聲音,湊前耳朵去聽,才勉強聽到他的語音,像垂死的小貓發出一絲呻吟那麼微弱。啊,是個可憐的人!我心裡產生了最大的同情。
 
他已知道我聽不到他的講話,乾脆用筆在紙上寫,將他要講的話簡單的寫出來。
  
他首先要求占問一支「病情吉凶」的卦。我誠心替他禱告並占算,開出來的卦象是大凶之兆,此人性命難保。但我不便直說,隻得避重就輕,先告訴他患的病是傷了「氣」,比較嚴重,醫治要有恆心,否則日趨惡化。
  
他聽了我的卦斷,點了點頭表示明白,然後又低頭寫起來。
  
原來這位年輕人叫張守敏,兩年前還是一個健康活潑的小夥子。有一天,偶然與同事一起到一位很出名的掌相家那裡看相,掌相家一見他,就說他的壽命不出三年之內。當時他非常健康,年少氣盛,當然不會相信,便不把這些話放在心上。誰知不久之後,他患上了這種連醫生都束手無策的病,西醫說他的氣管有問題,中醫說他損傷了元氣。起先是覺得運動時呼吸困難,診醫葯針無效,很快就連平時行路都上氣不接下氣,身體日漸瘦弱,聲音也跟著微弱,幾乎不能出聲,飯量也日益減少,兩眼無神,身心疲乏,幾個月內,已像十幾年的老病骨模樣。什麼中醫西醫、物理治療、電療、針灸等等全無功效,醫病醫到家中貧困不堪,眼看病情日益惡化,隻有「等死」的份兒。
  
到此地步,他憶起掌相家的話,開始相信命運。於是他將自己的八字拿去給幾位算命先生算,都說他近一年之內劫數難逃。
  
在四處絕望之時,他內心的悲痛是無法形容的,準備過些時候獨自一人跑到荒島上去死掉算了,不要連累家人再花一筆殯葬費。
  
由於一個偶然的時間,在收音機裡聽到我的講卦節目,提到過「改變命運」和一些「因果」方面的問題,引起他的深思和疑問。於是,他打聽到我的地址之後便找上門來了。
  
我見他一面寫出簡短的經歷,一面在流淚,引發了我的大悲心,我心中在暗泣!不由想起《大悲陀尼經》內的一段話:「無量眾生,常為三業六根重罪所障,不見諸佛,不知出要,但順生死,不知妙理,我今雖知,猶與眾生,同為一切重罪所障。… …」世人就是如此啊!
  
他開始向我提出疑問,記得他第一個問題是:「人死了之後是不是一了百了?」
  
我嚴正地回答他:「天地宇宙之間,豈有如此簡單便宜之事?如果一個人大奸大惡,殺人放火,強姦搶劫,騙詐財物,然後盡情享受,一旦東窗事發,則一死了之,若是一了百了的話,豈不是天地不公?無形的因果報應我們凡人肉眼難見,你且看世間上凡是奸惡致富者,能得善終嗎?其後代子孫能昌盛嗎?隻要你稍為留意觀察周圍,隨時都有「現眼報」的事情發生。人無論在生或者死後,都要受到『善惡因果』的裁判!」

「人若無善無惡,自殺是否有罪?」

「一般的人在失意之時自殺,其罪極大。原因之一,是人秉父母而生養,秉天地而生養,自殺不但忤逆父母,更且忤逆天地,其罪大。原因之二,是人人皆有佛性,此佛性若能開發出來,即可成佛。自殺是斷除佛性之開發,等於殺佛,其罪至大至重。所以自殺都要受到惡果的裁判,要受地獄的慘痛苦報。除非是在緊急關頭之時,以身殉國的烈士,或是保貞守節的烈女。凡是此種之自殺,不但無罪,尚且有德。」
  
就這樣的一問一答之間,我向他講述了因果禍福的原理和改變命運的方法,並鼓勵他不要灰心悲觀,不要去死,也不能等死,要建立自信和恆心,積極去消除前世的三業重罪,這才是最根本的解決辦法。
  
「我現在生存的時間不多,還來得及嗎?」他問。
  
「無論來得及或來不及,隻要一息尚存,就必須實際去做,隻要一旦明理,就決不能拖延!」我答。
  
他慢慢的站起來,瘦削蒼白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伸出瘦削無力的手同我握了一握,然後慢慢的走了。
  
約過了十天的時間,收到他寄來的一封信,大意說謝謝我的開導,使他明理了,他開始有了信念生存下去,亦開始拜佛。因家中不便設神案香爐,他用腦子想念菩薩形象,拜也是用「心拜」,(因為稍行運動即會呼吸困難。)我教他唸六字大明咒,他隻能默唸,有時連默唸都覺得呼吸困難,就用心去觀想咒語的字型。如此日夕不斷,盡力而為。
  
其實我很替他擔憂,因為他從使博盡全力去做,也隻不過能做到這麼一點點,而他的孽障又那麼重,杯水車薪,恐怕無濟於事。
  
一眨眼半年時間過去了,一天他又來到我的卦館,行動仍然是那樣慢,臉色仍然蒼白。
  
「怎麼樣?有沒有好轉一點?」我心急地問他。
  
隻見他眉頭緊皺,搖了搖頭。顯然有些灰心。
  
我想,他的孽障太重,而每天所能做到的「功課」又太少,正如小刀鋸大樹,半年時間也實在無濟於事。於是,我鼓勵他繼續努力,並教他到佛前懺悔和許願。這期間他也看過一些佛教書籍,知道「懺悔」和「許願」的意義。於是,他去到一間佛寺,跪在佛前發露懺悔,並發心誓願:「若得病癒,願盡畢生之力,弘揚佛法!」此後每日更加虔誠做功課。
  
不覺又過了幾個月,我又見到他。他告訴我,病情雖仍然未見好轉,但已經發覺半年多來沒有再惡化了,服中藥也有時有效,我鼓勵他繼續。
  
就在這樣的情形之下,又經過了一年多的時間。漸漸的、漸漸的,他的聲音已可以使人清楚地聽到了,走路也比較快了,服藥也有效了。他的信念更加堅定了,亦更加努力了。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我幾個月見他一次面,發覺他的臉色漸漸有了光采,眼睛也有神了,交談發音已漸漸和常人一樣。
  
他本人亦日益努力,他的父母每月給他的一點點車費錢,他拿出大部分來放生。佛堂的佛友見他窮,自願捐出藥費給他,他又暗中拿去放生,他說:「我藥可以不吃,善德不可不做,吃藥是治標,做善德是治本。」他能領悟出這層道理,可見他精進的程度不簡單。
  
去年開始,他臉色有了紅潤,人也胖了不少,雖然仍在服藥之中,但已健康多了。
  
自我第一次見到他至現在,已有四年之久,他沒有因病情惡化而死去,相反地越來越健康,我們為他高興,為他祝福。而他本人四年來日日功課持誦佛咒不輟,如果沒有堅定的信念和恆心是做不到的。
  
佛菩薩的慈悲賜福,也必須有堅定的信念和恆心的人才能得到的。
但願張守敏能早日實現自己的誓願--為弘揚佛法而努力!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