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鎮. 蠟燭.石頭

小鎮. 蠟燭.石頭

小鎮很小,一條馬路兩排房子,在鎮子的盡頭,有一塊幾米高的孤零零的石頭,人們說它象一隻蠟燭,這樣這塊石頭就成了小鎮的天然標誌。
  
  每一個有陽光的黃昏,一個女人總是默默的站立在小鎮石頭下,她手中一塊紅色的石頭折射著血紅夕陽的光輝。仿佛是一團火焰,是一顆跳動的心。女人就這麼默默的站著,直到餘輝落盡,那塊石頭失去了光芒…….在她的心裏,它不是蠟燭,它沒有照亮一個追求溫暖的靈魂;這塊石頭是一塊墓碑,充溢著悲哀和傷心的追憶。
  
  十二年前,她和他相遇了,一個笑容,一句衷心的讚美,使他們就墮入情網,他們相愛了。一切都這麼簡單,一切都是那麼的神奇,她一直肯定,這個男孩子是上天的安排,使他們千里相遇。感情的溫度計越爬越高,她仿佛看到了白色的婚紗,看到了白髮蒼蒼的自己和他一起回憶今天……….
  
  有一天,她們離開了異鄉,在他的城市裏,他要她留下。她猶豫了很久,最終她決定回到她的家鄉,她想再讀一次書,畢竟他們還太年輕。在送她的路上,他們彼此發誓,會愛對方一輩子,永遠永遠直到生命的盡頭……..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她在學校裏追尋著自己的夢想,希望早點畢業,早點回到他的身邊;他進了他父親的單位,努力的工作,希望為他們的未來積累更多的希望。一個月,兩個月……連綿不斷的書信和電話維繫著他們彼此的思戀和憧憬…….在炎熱的夏季即將來臨的日子,他收到了她的信,信裏她告訴他,她思念著他,同時告訴他有一個男孩子在追求她,不過她保證她只愛他不會辜負他。他敏感得近乎神經質,夜裏,他失眠了……最終他決心在 假設的背叛到來之前先背叛她,理由不能被女孩子甩,這樣他會很沒面子的……鴻雁不在穿梭於兩個城市。一切平靜得象沒有發生過。
  
  一年,兩年,五年,他在追憶和思念中痛苦,在香煙和烈酒中麻醉,在期待和失望中徘徊…..突然有一天,他接到她的電話。電話裏,她問他結婚沒有。獨身的他突然莫名其妙的說:結婚了!她沉默了一下,幽幽的說,她可以結婚了。放下電話,他感到一種莫名的報復的快感,但是只不過一秒鐘,他的心就開始沮喪開始痛楚開始空蕩,他知道,他失去了最後一次機會……可是虛榮使他沒有勇氣打電去挽救…….
  
  他終於結婚了,婚姻是幸福的。可是,他卻怎麼也忘不了她。在無數個夜裏,他突然被驚醒,呆呆的依靠在床頭,抽著香煙,陷在往事中。看著熟睡的妻子,他心裏象一團亂麻,迷茫又愧疚。到了第 八個年頭,他又一次得到了他的消息。他和她訴說著各自的生活,她有了自己的孩子,但是她生活並不幸福,甚至是痛苦。他的心又一次破碎了,愧疚和自責一陣陣的敲打著他。他不斷的安慰她,努力的想給她一些溫暖和愛。就這樣,他們象剛認識一樣,彼此感受著對方的愛;感受著心靈的平靜和安詳。他們彼此約定在不影響家庭的前提下,隔著空間的距離,彼此實踐著曾經的諾言。他們約定,今生一定要在一起,,在她的他和他的她故去後,即使他們只剩下一天的生命也要在一起!所以彼?i戒要愛惜自己,努力的長壽!
  
  又過了一年,他有了自己的孩子。她感覺到他對他孩子和妻子的愛是這麼的真摯和深,切。她漸漸的覺得她是時候退出了。在有了自己的孩子後,他漸漸明白,他們再在一起的期待是這麼的渺茫,他漸漸可以體會到一個母親的感覺,也漸漸明白一個父親的責任!他徘徊在兩難的抉擇中。他們聯繫得越來越少了,直到象九年前那樣,失去了彼此的消息。….
  
  她依然生活在那個小鎮,生活在痛苦中,她對未來沒有抱任何希望!在炎熱的夏天快要來臨的時候才會想,他也許已經忘記了她,她把他送給他的一塊紅玉從脖子上解下來,系在了自己孩子的脖子上,她幾乎可以肯定,他已經忘記了自己。她也把他埋在心的深處,漸漸的被歲月塵封起來。…….他的思念越來越沉重,情感煎熬中,他變的越來越憔悴,身體越來越羸弱,他清楚的知道自己不可能長壽到能夠再在一起的那天……他感到絕望,變的有些乖僻和瘋狂。
  
  在他們相識的第十二個年頭,炎熱的夏天將要來臨的一天。他在上班的路上出了意外,一輛汽車把他撞出了十多米。他幾乎死去,在他垂危的時候,沒有人通知她,她不能象從前他們約定的那樣:無論在哪里無論是怎樣的情況都要彼此見最後一面。他最終沒有死,但是,他失去了他曾經自豪的智慧。在他住的社區裏,人們總可以看到他漫無目的的到處遊走,或是癡癡的望著遠方…..這個冬天,他從他的城市中消失了。
  
  小鎮還是那麼小,仿佛這十多年都沒有一點變化。她走著,她不會注意周圍,雖然剛下過大雪,她還是可以閉著眼睛去小鎮的任何地方。突然,她覺察到小鎮的盡頭,那個‘蠟燭’下,火紅的夕陽映照著一個人,沾滿污垢的衣裳破爛不堪,亂蓬蓬的頭髮下,一雙深情的眼睛裏閃爍著夕陽的光輝。她不敢相信,眼前這個癡癡傻傻的人真的是他。她流著淚把他領回了家。她幫他梳洗乾淨,幫他給那雙走了幾百里路的傷痕累累的雙腳穿上鞋襪。他就這麼傻傻的望著她,淚水流淌在他傻笑著的臉上。
  
  她的丈夫回來了,責怪她不該多管閒事,這天夜裏,吵架的聲音驚醒了小鎮上的很多人。第二天醒來,她發現家裏的門開著。她瘋了一般的沖出了家門。在小鎮盡頭的石頭旁,她看到了他,他僵硬的依靠這這個‘蠟燭’,靜靜的躺著,臉上一滴結了冰的淚珠在朝陽下閃耀著七彩的光芒。他僵直的手中,露出那塊心一樣的紅玉……
  
  每一個有陽光的黃昏,她總是默默的站立在這個不曾溫暖過的‘蠟燭’下,手中紅色的石頭在夕陽中搖盪,那就是一團火焰,就是一顆跳動的心。她就這麼站著,直到餘輝落盡,那塊紅玉失去了光芒…….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