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是一種癮,戒不掉.

不知不覺,習慣了早上喝咖啡,夜裏喝牛奶。習慣了早上用清苦的沸水喚醒胃的知覺,晚上用香甜的沸水安眠胃的浮躁。因著胃囊的感覺安排生活,從日出到日落。只習慣沸水的溫度,從苦到甜。
  
曾經以為,孤獨比寂寞更深沉。淪陷于寂寞裏,方知寂寞比孤獨更難熬更令人疲憊。孤獨不需熬,沒有盡頭的路只能無限忍受著走下去。而寂寞總是折磨人至疲憊不堪,又帶著更深的歎息浸入新的夢境。疲憊是每一次夢醒後的歎息累積的重量,夢是寂寞開的花,寂寞繁盛夢所以多且頻繁,而疲憊是花落之後結的惡果。
  
不知不覺,習慣了白天在陰影裏發呆,傍晚在街上看霓虹閃爍。習慣了黑白顛倒,晝伏夜出,像個幽靈遊蕩或者短暫停留。習慣了黑暗的亮度,怕強烈的光線刺傷了眼,怕刺傷的眼會不知不覺流淚。
  
曾經以為,孤獨比寂寞更有價值。寂寞愈深的時候,方才明白比價值更令人在意的是感覺。只剩下一種虛無的感覺時,任何價值都變得虛無。虛無是感受分明卻觸摸不到的空洞,空洞衍生的沈默冬夜的空氣一樣的冰寒。而沈默被稱為言論,冰寒被稱為溫度。虛無,這個矛盾的極致,是寂寞最後的感覺。
  
不知不覺,習慣了撐起雨傘走在雨裏,穿上風衣走在風裏。習慣了讓無意飄入傘下的雨淋亂了發絲,讓無意穿透纖維的風吹濕了睫毛。習慣了深夜三點用失眠折磨神經,下午三點用空虛饑餓細胞。失眠和饑餓交錯的十字路口,迷失緣由感染了一種自虐情緒。
  
不知不覺,習慣了雙臂環抱的溫度,左手牽著右手的溫柔。習慣了午夜時分耳輪和指尖冰涼的摩擦,熟悉的香水氣味彌漫停滯的空氣中,自己呼吸。習慣了笑容凝結在鏡中宛若深秋清月,自己欣賞。滿足的微笑的背後隱藏了一種自戀情緒。
  
不知不覺,習慣了咀嚼喜歡的文字,呼吸熟悉的感覺。習慣了無病呻吟,把無聊演繹成一種情調,時光將生活消磨得乏味,淚珠日益彌足珍貴。不知不覺中,寂寞病變成一種癌症。
  
曾經以為,不會被寂寞打敗。一個人的夢裏,方知寂寞是一種癮,戒不掉.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