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場愛情遊戲之後懺悔

在一場愛情遊戲之後懺悔

  一片綠色撫慰了夏日的焦躁,一頁窗簾遮擋了午後陽光的炙熱,在這個音樂飛揚的靜吧裏,我和她相對而坐。她是那種很靈秀的女人,有些南方女子的嬌媚。一件藍色的上衣襯一條雪白的裙子,我說:“你的衣服顏色真清涼。”她笑了,眼睛彎彎的,聲音很柔:“我心目中覺得它是一種很純潔的色彩。”這時她的臉上掠過一絲不安,又說:“可我把純潔丟在了一場感情中,希望在懺悔中找回心中的寧靜和坦然。”

  她的語言很有書面語的凝練和美感,我幾乎是如實記錄下一個女子在情感與道德選擇中的心靈私語……

  一次錯誤的約會

  我家是外地的,是我們家鄉一家公司駐濟南分公司的職員。我是個工作、生活都很認真的人,來濟南兩年,我慢慢地喜歡上了這個城市。雖然它不時尚,但這個城市的文化氛圍,讓我感覺它到處充滿了人情味兒,我想融入這個城市中,就經常上一個本地網,在那裏跟濟南人或住在濟南的人聊天。我真的很喜歡山東人,那麼直爽、熱情,我有了很多這樣的朋友,也有了一次錯誤的約會。

  叫他寒吧,我們同齡,是我在網上很談得來的一個朋友,也是談得最深的,甚至經常一起談小時候的事情,彼此覺得那樣愉快。我和他都是一個人在濟南,他是濟南一家國有公司的高級職員,於是我們相約見面,在去年春末的一個週末。

  也是在這樣的一個靜吧裏,我和寒像現在我和你一樣面對面。他說:“沒想到你是這樣的漂亮。”我也笑著回答:“沒想到你是這樣的帥氣。”然後我們不約而同地笑了:“互相吹捧。”

  那個夜晚給我的感覺好極了,我們從靜吧出來,散步到千佛山,丁香花的芬芳彌漫山間,一種溫情、渴望也彌漫在我的心間。我很主動地擁抱了他,他也很熱烈地回應了我。我不是個輕浮的女人,但那個春天的夜晚,我真的不能控制自己,我是那麼需要身邊的這個男人,有心理的,也有生理的。我離婚有四年了,一個人在濟南兩年多,真的渴望有一個讓我心儀的男人,來慰藉孤獨和寂寞。那晚趴在他的懷裏,我甚至很自私地想:在這個城市裏我沒有固定的朋友圈,沒有一個生活的圓心,我不需要對誰負責,我可以遊戲一次,這個夜晚過去,我還是原來的我,他還是一個朋友。

  於是,在那個浪漫的春天的夜晚,我享受了一個男人的溫情。這個男人不是我的丈夫,甚至不能說是我愛的人……
  女人何必為難女人

  事實並沒有像我想像的那樣天亮以後說分手,相反我們彼此不能自製地頻頻見面,最終租了一套房子同居了。恨不相逢未嫁時,對,我和他在一起就是這樣的感覺。我對他的瞭解越來越多,他是個事業很優秀的男人,一個人憑能力從煙臺打拼到省城,他的業務能力很強,是公司一個主要部門的骨幹,我也親眼目睹了他身邊的朋友對他的尊重。我還知道他的妻子也是一個很賢慧的女人,是在他家最困難的時候和他結婚的,現在一個人在煙臺既要工作,又要帶著孩子,服侍他的父母,而他原先在家是油瓶倒了也不扶的男人。三個月後,忽然有一天,我就像從夢中醒來——這是我嗎?我睡在另一個女人的丈夫身邊,忘記了自己曾經因此受到的傷害,而把這種傷害轉嫁給了另一個女人。我也曾經全心全意地愛我的前夫,可是他卻不珍惜,賭得家徒四壁。寒的妻子,任勞任怨地操持著家務,可他的丈夫卻在另一個城市溫存著另一個女人。我感到內疚,於是,在一個早晨,我給寒留下一張紙條,搬走了。

  我以為一場遊戲該結束了,在一個老掉牙的故事裏,我是個不光彩的角色,我想改正,在我離開他時,他卻不肯離開我了。我走後,寒到處尋找我,我的公司、朋友家,他多次去打探我的消息,甚至星期天在商場的門口找我。我換了手機,他又打聽到新的號碼,然後每天給我發資訊。他說他是真心想給我一個家,他要回去和妻子離婚,還說沒有愛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他要把房子、家裏的錢都給他的妻子,然後和我一起生活……天天發呀,發的我有時真的很感動。有幾次我差點就告訴自己回到他身邊去,資訊都寫到我的手機上了,只差摁一個鍵,我的耳邊就響起辛曉琪的歌“女人何苦為難女人”;那個女人痛苦的樣子在我的腦中不停地出現,我的手又回來了。女人何苦為難女人,他的妻子在那兒任勞任怨地操持著家務,她的男人在這裏要死要活地愛另一個女人,她若知曉,那是一種怎樣的痛啊!

  說真的,如果那次約會是一次遊戲的話,後來相處的日子裏,我已經在喜歡這個男人。我說過我喜歡濟南的人情味兒,也想過在這裏有個家,目前他的需要也是我的需要,可我怎麼能心安理得地享受這些呢?他終於找到了我,還是在我們初次約會的地點,我不敢看他的眼睛,那雙聚滿淚水的眼睛裏有情有愛有哀求,讓我感覺離開他是我的罪過。他對我說:“你為什麼考慮別人那麼多?人來到這個世界上短短的幾十年,只要你我的愛是真摯的,沒有必要顧慮那麼多。”我說:“沒有我,你的妻兒會活得很平靜,因為我親身體驗過婚姻解體的痛苦,孩子對雙方都難以割捨,那麼苦心經營的家就不在了,我用了整整一年的時間,才把傷口撫平。我怎麼能讓另一個並無過錯的女人,因為我去承受這樣的痛苦?”那個晚上,我無法說服他,他也不能說服我,我說我只是一次遊戲,他應該珍惜原來的家,他恨恨地看著我說:“你遊戲我的感情,我恨你。”

  那天晚上我一夜未眠。我在取與舍之間徘徊著,我拿出兩張紙,一張畫上他的妻,一張畫上我,然後寫上我能想出的所有理由,比較著誰更能離開他。我的眼前總是浮現著那個善良的女人痛不欲生的崩潰,他的小女兒一臉的無辜,我無法坦然接受建立在他人痛苦之上的幸福。
 比愛情更重要的是什麼

  這些日子我一直很恍惚,走在馬路上,有時車開過來了,我還不知覺。他繼續給我發著或愛或恨的資訊,他甚至在資訊中說:“執子之手,與子偕 老”,我覺得我們的感情還沒有那麼純潔,我甚至找不出能形容這段感情的合適的詞語。他說沒有愛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當初跟妻子結婚心靈有七個吻合點,有三個點始終找不到溝通,那三個點正是他需要的愛情,而他在我身上找到了這三個點。我卻不這樣認為,我覺得我們之間更多的是欲望。我不相信一個和他相守八年、讓他感覺七分滿意的女人,會抵不上與一個萍水相逢女子的那三分契合!是什麼讓他如此失魂?不是欲望還會是什麼?

  我的朋友、他的朋友竟然都來勸我:“別的女人死纏爛打地不就想要這樣的一個結果嗎?人家給了你這樣的真情,你怎麼能這樣?”是啊,我不是也想要一個婚姻嗎?我怎麼能這樣?我只能這樣,因為我覺得一個人除了愛情還有更重要的。他和我的朋友都問我那是什麼?我說是道德和責任,他們都搖頭,他們說在情愛的地帶,道德的力量太薄弱了。大家都在說婚姻外的情感遵循一個遊戲規則就可以了,可是這個遊戲太難規範了,如我,遊戲之後還是被遊戲刺痛,因為我覺得道德的力量無處不在啊!他是付出了真情,可是一個“真”字就真的可以讓人無所顧忌了嗎?真的帶來的就一定是美好嗎?

  他說我拋棄了他,我經受著雙重的煎熬———我辜負了他的真情,我又傷害了另一個女人。我好長時間睡不著覺,晚上12點睡,淩晨4點突然會醒來,我去游泳,拼盡自己的體力,在游泳池裏想大叫,我壓在心裏的懺悔無法傾訴。不能擁有自己心儀的愛是一種痛苦,一個人在靈魂裏接受道德和良心的拷問,也是一種痛苦啊!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