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保自己的命

先保自己的命

母子落水,做丈夫的沒有立刻跳下水去救他們,為什麼?大災荒時,母親沒有餵飽飢餓的孩子,而與孩子分食,為什麼? 因為在危難之時,他們選擇先保全自己,自救而後救人。 走過門前的樹叢,有隻小鳥從裡面飛出來,撥開枝葉,發現一個十分精巧的小鳥巢,端端正正地架在枝子之間。 再往鳥巢裡看,居然還有兩個花花白白的小蛋。 「千萬別打擾了牠孵蛋。」我趕緊躲回屋裡,跟著就見個黑影飛回樹叢。問題是,只要我推開門,或門前有人經過,那小鳥就會立刻飛走。 「鳥媽媽怎麼那麼不負責?只顧自己,不管蛋,天這麼冷,搞不好蛋會凍死。」我一邊偷窺,一邊對太太說。 「這有什麼稀奇?蛋可以再下,當然先保大鳥,再保蛋。」太太笑道。 為娘的自私?母女因而活命
在「世界日報」上讀到一篇文章。
「大災荒」時期,作者看見一個媽媽帶著孩子去領食物,媽媽拿到食物,把孩子夾在兩腿之間,不准動,也不管孩子哭著喊餓,先往自己嘴裡塞,再分幾勺給孩子;一碗飯,作媽媽的吃了大半。旁邊的人都說那娘自私,可是作者說後來證明,那不自私,因為別的媽媽把食物給孩子,自己餓死了,孩子卻因為沒人管,也死了,反而是那對母女活了下來。
大人倒了,孩子也沒命
一家人坐飛機去佛羅裡達。
自從九一一,機上就特別嚴,非但不供應食物,而且不准無故站起身,尤其飛過華府附近的時候,連廁所都不准上。
安全介紹也比以前講究了。
「在高空缺氧的情況下,氧氣面罩會自動落下。」空中小姐比著手勢:「千萬記住!大人先戴上,吸足了,再給你的小娃娃吸。不然,你缺氧暈倒,孩子也沒人管。」
機警逃生,才能救人
看大陸觀錢塘潮的紀錄片。
一群人站在岸邊,看潮水排山倒海般湧來,突然,一個浪頭打上岸,兩個人被沖了下去,是一對母子。
就見那做丈夫的大喊救命,但是叫了幾聲,他不叫了,居然往岸上的斜坡飛奔,接著從上面竹林拉下兩根竹子,跑到江邊,伸出竹子,在大家幫忙下,把太太跟孩子拉了上來。真機警,紀錄片的旁白說:「他沒像很多人,急著往下跳,他知道跳下去沒用,他知道先保自己。」
總統自保,而後保民
美伊開戰了,沒兩天,星期五傍晚,布希居然拉著老婆上直升機,去了大衛營。「天哪!他去度周末了。」一同看電視的朋友喊:「跟他老子一樣,當年波斯灣戰爭開打,晚上居然還去看歌劇。」
「這有什麼錯呢?」另一個朋友說:「難道要他去伊拉克站在第一線?先陣亡,逞英雄?作總統,統率三軍,碰上大事,最重要的是冷靜,他連自己都不能保,怎麼保國家和人民?」
醫師不自救,怎能救病人
SARS肆虐,一位台北和平醫院的護理長病逝了。
「在封院期間,這位護理長急著救人,每天只睡兩三個小時……」電視新聞播報。「這怎麼成?」一個來找我打球的醫師對著電視喊:「睡這麼少,抵抗力都沒了,能不被感染嗎?感染了能不嚴重嗎?」
「可是你們作美國住院醫師的時候,不是也沒吃沒睡,一天可能工作十八小時嗎?」我反問他。
「對!但那是以前。現在政府已經規定不能那樣了。」他又喊:「作醫師不先自保,怎麼救別人?」
唯一依靠,我絕不能倒
台中一個曾姓市民,因為被從香港來的哥哥感染SARS,經過與死神的搏鬥,還是病逝了。
「女兒今後只能靠我了,我從這一刻開始就要站得穩穩的,他在九泉之下才能放心。」曾太太對記者說。
在丈夫染病的後半期,曾太太被居家隔離,她沒有哭著喊著帶女兒去見爸爸最後一面,母女三人只是守在家裡。
她甚至沒有送丈夫的遺體到火葬場。
但是丈夫死的第二天,她就擦乾眼淚,去社區當義工了。
不是不犧牲,為發揮在最有功效處
「暴虎馮河,死而無悔者,吾不與也。」
雖然孔子早在兩千多年前就這麼說,但是在中國這個重人情的社會,人們還總是歌頌那些「力疾從公」、「身先士卒」的人。
他們會要求首長到第一線,會罵那些戴著口罩站得遠遠的首長是膽小鬼。問題是,如果首長先「掛了」,會更好還是更壞?
我佩服那位曾太太,她知道先保自己。
保自己是「自愛」,不是「自私」,是為了把自己的力量更有效地發揮出去。保自己不是不犧牲,是保守自己,到最後關鍵的時候,作最有價值的犧牲與奉獻。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