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被期待的快樂

不被期待的快樂
我認識一對兄弟,哥哥是知名企業的科技人,弟弟是攝影師。
  兄弟倆生長在同一個家庭里,兩個人的個性、口才截然不同。哥哥很會說話,很有領導能力,書也一直讀得很好,各方面才藝都很傑出,運動方面也很出色。弟弟跟哥哥念同一所學校,比哥哥低一個年級,壓力一直很大,老師們都會說:“啊,你是誰的弟弟對吧,你哥哥怎樣怎樣……”
  更糟的是哥哥還長得比他帥哩。
  不只在學校有壓力,在家里也—樣,闖了一點兒小禍,媽媽會不經意地說:“跟你哥哥學學,你哥哥從不讓我操心的。”拿了中不溜兒的成績單回家,爸爸也會搖搖頭說:“咦?你哥哥沒怎麽念書,成績就很好呀,書有那麽難念嗎?”
  他不是不努力,可是無論他怎樣努力,就是沒有辦法贏得“你跟你哥哥一樣優秀”的口碑。青少年時,他有點憤世嫉俗,跟著變得越來越轉,喜歡教訓他的哥哥。有一陣子不太講話,暗譏哥哥:“哼,有一天你會聰明反被聰明誤。”
  雖然,他心里還是很以哥哥為榮的。
  哥哥一直光芒萬丈,像一座明亮的燈塔,而他只是一支虛弱的燭火罷了。哥哥考上明星高中,大學也念了第一誌願。而他竟然連一所公立高中都考不上。
  爸爸說:“好吧,家里只要有一個人念大學,我就不算辜負老祖宗了。”隨便他怎樣。他便選了他惟一感興趣的高職美工科。
  哥哥又念了碩士,進入一家電子公司,成為科技新貴,讓父母引以為豪;他高職畢業後發現自己對攝影比較有興趣,就應聘了幾家公司,變成一個攝影師的助理。爸媽對於他,好像形同“放棄”似的,只要他“現在可以養活自己,將來可以養活妻小就好了。”
  後來,他當上了某電視公司的攝影記者,每天為了追逐新聞,沖來沖去,很少和哥哥聯絡。他二十九歲,哥哥三十歲那年,有一天,平常在科學園區忙得沒日沒夜的哥哥,忽然回到家來,對他說:“餵,爸媽要拜托你照顧了,我辭了職,想到法國去學現代藝術。”
  哥哥說,他已經累積了足夠多的錢,前一陣子,他因為過度加班忙到昏倒,被從公司送到醫院,差點“過勞死”,這使他悟到,人生有限,他不能一直沒有自己,三十歲了,他覺得自己有了足夠的積蓄,留下來的股票夠給爸媽養老,他想了很久,想要“為自己活”,選擇一條他真正想走的路。
  啊?他聽得嘴都歪了。哥哥的夢想是學現代藝術?
  “為自己活?”難道,英明的哥哥、不可一世的哥哥,不是一直都在為自己活嗎?哥哥那麽優秀,一直有許多選擇的權利,不是嗎?
  “不,我一直活在別人的期望下,沒有辦法做我自己,”哥哥說,“我一直很羨慕你可以念美工科。以前看你在趕美術作業時,我都一邊在念教科書,一邊在嫉妒你:你真好,可以選擇自己的興趣。你那麽自由,那麽快樂。”
   聽了這話,他三分驕傲,七分心酸。驕傲的是,他竟然曾經讓自己心目中的英雄暗暗羨慕過;心酸的是他了解,如果不是因為哥哥比他優秀那麽多,承擔了那麽多父母的期望,他哪能夠安安穩穩地做自己。
  “原來,不被註意,有不被註意的舒適和快樂。”他說。
   “我一直是在他的陰影下乘涼,卻只會抱怨他遮住了我的陽光,並沒有想到,因為他的存在,我才沒有被曬傷。”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