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穿人世不如看穿人心

人,總有自然角色和社會角色的區分。女人也不例外

人們紛紛開始說:“這個時代裡,女人比男人還能幹!”

能幹的女人是不少,但能在社會這鍋大雜燴裡互相融合又保留自身原味的女人卻少之又少!

身邊總有女人說:“念書時,我拿全額獎學金,工作後,我三年連升三級,任何專業上的難題到了我這兒都不再算是難題了!但是,偏偏一遇到人際涉世問題,腦袋就短路!我是本著以誠待人的態度,可我的‘真’卻只換來了對方的‘假’。這個世界裡,人人都是怎麼想得啊?”

人總有趨利避害心,“真”還是“假”,都是一種社會生態潛規則,該“真”的時候要敞開心懷,該“假”的時候也要做做姿態,唯此,才算是在社會這所大學裡拿到了學位!

不過,這又有問題了–什麼時候應該“真”,什麼時候又該“假”呢?

的確,“真”遇上“真”,可以是莫逆相惜;“假”遇上“假”,也能夠敷衍笑臉;但“真”遇上“假”,只能夠一次接一次地當你的冤大頭!

經歷人情世事最倒楣的女人是:你把別人的“假”當成了“真”,別人卻把你的“真”當成了“假”!
好心腸換一盤驢肝肺!

是你的不值,也是你的愚鈍!

人心各自一本帳,只有看得穿人心,才能搞得定人生!

精明的女人有副好腦子,但精明的女人未必有個好人生。舉眼望望周圍,活得舒心受人愛戴的女人莫不有點“傻傻的”,於是萬萬個伶俐女子開始憤憤不平:“世人怎麼這麼沒腦子,就喜歡和沒腦子的女人交往!”

噓!千萬不要這樣講。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