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心方能容納真知

從前,有一位大師,充滿智慧,遠近聞名。
  
  這位大師講道十分精彩,一個村子就請他去講道。他接受了邀請。到村子時,早已有好幾百人等在那兒了。隆重的迎接儀式過後,大師站在講臺上開始講話,台下的人都豎起了耳朵。大師說:“親愛的兄弟姐妹!我很榮幸今天能到這兒和大家在一起學習。但我想問一下,我今天要講的內容,你們知道嗎?”
  
  全體聽眾都大喊著回答:“知道!我們知道!”大師停下來,看著大家笑了,說道:“嗯,既然你們都知道了,我就不用講了,對吧?”於是他一聲沒吭,下臺走了。
  
  村裡的人都很失望。他們決定再請他一次。大師也答應了。這天到了,大師受到了傳統儀式的迎接。即將開始時,他又問了和上次同樣的問題。這次,大家都準備好了。所以當大師一問:“我今天要講的話題,你們知道嗎?”台下所有的人就一起喊道:“不知道!我們什麼也不知道!”
  
  大師停下來,臉上帶著一絲調皮的微笑,說:“我親愛的朋友,如果你們什麼也不知道,我講了也白講,是吧?”還沒等大家反應過來,他又走了。所有的人都驚呆了。他們都以為“不知道”就是大師想聽的答案。
  
  但大家都拒絕放棄。他們問自己:“如果大師的問題既不能回答‘知道’,也不能回答‘不知道’,那到底答案是什麼?我們怎樣才能得到大師的智慧呢?”於是,村裡開了個會討論。他們集體商量好該怎麼辦,都覺得這回是勝券在握了。他們又一次邀請了大師。日子到了,大家又緊張又興奮。同樣,大師這次又問道:“我今天要講的話題,你們知道嗎?”大家毫不猶豫,一半人喊:“知道!”另一半人喊:“不知道!”然後,大家就等著大師的反應。大師說:“嗯,那讓那些知道的人教那些不知道的人吧!”這給了在場的每個人當頭一擊。還沒等大家緩過來,大師就靜靜地離去了。
  
  這下該怎麼辦?村裡的人還是不死心。他們決定再試一回。
  
  大師來了,他又問了同樣的問題。這次誰也沒說話。台下靜得連一根針掉在地下都聽得見。在一片寂靜中,大師最終開口了,他智慧的話語流淌到了大家的心田。
  
  大師說道:“只有在寂靜中我們才能聽見心靈智慧的聲音。”
  
  第一次,當大師問村裡的人是否知道他要講的話題,他們說:“知道!我們知道!”這是驕傲的自我。當一個人腦子裡充滿資訊時,什麼也裝不進去。就像一個盛滿水快要溢出來的杯子,一滴水也添不進去。
  
  第二次,大家回答說:“不知道!我們什麼也不知道!”這是消極的回答。一個關閉、消極的腦子也接受不了最高的智慧。這就好像把杯子底兒朝上倒過來,再怎麼倒水也沒用。
  
  第三次,大家既說“知道”又說“不知道”,這反映出大腦懷疑、左右搖擺的兩面性。一個不穩定、充滿疑慮的腦子是無法吸收真知的。這就好像杯子裝的水摻了泥。水已經不純了,再往里加的水也同樣會被污染。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只有當腦子靜下來,不胡思亂想了,我們才能聽見心靈深處的聲音。沉默就好像向上擺著的空杯子,可以裝入和容納真知的泉水。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