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離身邊這三種“心窮”的女人

數年前一日,和朋友小美逛街,同坐計程車出行。正聊天,車內響起悶悶的鈴聲,我在座椅上找到一部嶄新的蘋果手機,大約是剛下車的乘客落下的。電話是失主打來的。我把手機交給司機,讓失主與他聯繫。下車後,小美臉一沉,抱怨道,“你是不是傻?新款蘋果,你不想要,我還想要呢!”我一下呆住了。從那以後,我便和她疏遠了。 範曄說:善人同處,則日聞嘉訓;惡人從游,則日生邪情。和尖酸刻薄的女人多言,你會情不自禁口舌咄咄;和墮落的女人關係近密,你易被帶入深淵。和一個“心窮”的女人做朋友,你的人生格局會受限。心窮如小美的女人,不可深交。心窮的表現各不相同,我們一定要遠離以下三種女人。 1愛貪便宜的女人最近有篇熱文《媽,我20塊錢賣了自己的子宮》。湖北24歲的小莫自殺了,就為了貪20元便宜。小莫起初奉母親之命,搶購便宜20元的尿不濕,卻被一男子拉到卡車旁,“我有貨,一包便宜20元。”小莫進了車廂,男子問,“你想捐卵嗎?一顆2萬。”小莫和母親同意了。男子帶她去取卵,提出代孕,加碼到20萬。母女兩又經不住誘惑。取卵時,雇主提出直接做受孕,小莫不同意,被強暴,自殺。如果母親不催她去買那便宜20塊的尿不濕,她就不會死。如果小莫不是因為受母親影響,從小耳濡目染,形成愛佔便宜的性格,一次次擊穿底線,也不會落得如此悲慘的下場。 一個貪便宜的女人,都沒有大格局,她的生活都在雞零狗碎、一地雞毛中度過。或是為了搶購免費贈送的雞蛋,她們能5點起床去排隊,卻不惜時間珍貴;或是相信投入999,收入999萬一夜暴富的神話,她們深陷傳銷而不自知;或是篤信世有捷徑,她們出賣自我,用青春換得前半生逍遙,後半生淒苦。到老了,才會明白,原來所有的便宜後面都是深坑。 一個愛貪小便宜的女人,她的目光短淺,為了眼前的蠅頭小利絞盡腦汁,永遠不會謀大略計深遠。與這種心窮的女人打交道,你會被潛移默化,變成曾經鄙夷的樣子。 2愛八卦的女人1995年秋天,白宮實習生萊溫斯基和克林頓,在總統橢圓形辦公室的私人書房發生了第一次關係。此後,他們又在白宮留下歡愛痕跡數十次。 萊溫斯基向閨蜜特裡普炫耀了她和總統的情人關係,還情不自禁地描述露骨細節。豈料,這個八卦女偷偷錄音。在克林頓的性醜聞調查案中,萊溫斯基否認和克林頓有一腿,特裡普卻交出錄音爆料,“她和總統有性關係。”甚至連她藏有一條沾有克林頓DNA的藍裙子,這等床笫秘事都抖落出來了。她成了淫蕩的代名詞,身上釘著羞恥架。她遠走英國,年近四十都沒男人敢娶她。萊溫斯基這一輩子算是被閨蜜徹底毀了。 和愛八卦的女人在一起,你的隱私無處遁形。你早上吃了韭菜盒子,中午來了大姨媽,雙十一和男神約會這種事都被傳得沸沸揚揚。 公司總有那麼幾個女人,人稱“八婆”。“xx月入3000背30000的包包,肯定是做那種事了。”她們內心狹隘,通過窺探別人的隱私作為談資。與她們離得太近,你遲早被捲入無妄之災的漩渦,被出賣得連褲衩都不剩。更可怕的是,你也不知不覺變成一個大嘴巴、萬人嫌,無法關注自身成長,失去身邊人信任。這種心窮的女人,不遠離,總有一天,傾成湮身禍水。 3愛抱怨的女人大師徐悲鴻時年22歲,邂逅18歲的蔣碧微。她在母親的繡筐裡放下一封訣別信,便與徐私奔東渡日本。為了愛情漂泊,少女吃盡苦頭。背棄家族換來的姻緣,卻敵不過瑣碎。

徐厭倦抱怨聲聲和咄咄惡語,在內斂靜好的孫多慈眼裡重覓溫暖;蔣不滿丈夫的不甚關心和出軌,在善解人意的張道藩懷裡沉醉。他登報與她斷絕關係,她怨極了他,恨極了他。他剛把行囊搬回家,她立馬大聲呵斥丟出去;他6次想重修舊好,她怒懟之後斷然拒絕;甚至連她父親去世,他送的奠禮都一併退回。前半生勇敢私奔的愛情,在睚眥必報和抱怨聲聲中湮滅了。她索要巨額財產和百幅畫作為離婚贍養費,徐心有愧疚,不忍拒絕和遠離,日夜作畫,身體都垮了。而她沉湎在抱怨裡,才女喪失了前行的動力,靠賣前夫的畫為生。徐悲鴻死後,她慟哭,出自傳《我與悲鴻》,自陳“和悲鴻結縭二十年,我不曾得到過他一絲溫情的撫慰”,言語中盡是抱怨,怨他背叛,恨他拋棄。而她卻不知反省,自己又給過他多少溫情?她的溫柔悉數給了情人,留給他的只有強硬和怨氣。

一天到晚抱怨的女人,她就像充滿負能量的導體,誰靠近,都會被負能量附身。抱怨,會毀掉上進心,讓身邊人避之不及,讓愛化作綿綿恨。一天到晚抱怨的女人,人窮,心更窮。聆聽抱怨的你不是瑪利亞,你拯救不了她們,只會淪為陪葬,怨婦只能自救。遠離愛抱怨的女人,你才能解開前行的羈絆。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