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速提高情商,這3個心理學語言技巧要知道

很多所謂的成熟”“穩重的人都在告訴我們,長大了就不要再說真話了,真話會傷人,要永遠從肌肉深處拉出笑容來,這樣可以避免傷害。

  但我要告訴大家,虛偽的笑會傷害自己。

  嚴格地說,我們可以完全防禦住來自言語的攻擊。儘管他人的話有可能刺痛我們的內心,但是我們並不一定會被別人說的話傷害到。可我身邊幾乎很少有人是十分豪放直白的。

  網路上總認為,直白是一種愚蠢,只有沉默才是對抗衝突的良好方式。回避他人,不與他人說話,是自己對別人施展的一種懲罰,用沉默來應付討厭的電話騙子,煩人的同事無疑是管用的。但與那些你在乎的人冷戰,是解決不了任何問題的,反而把矛盾憋在心中讓自己痛苦。比起語言衝突,沉默更像慢性毒藥。大家其實意識得到這些問題,只是沒有勇氣去糾正。

  我們父母也常用這樣的方式:把結婚戒指放在顯眼的位置,把我們的被單換為大紅色,被子準備兩個。用這樣的方式來逼婚,套路真的很深啊,其實可以不用那麼煞費苦心。下面介紹三個語言技巧,説明你提高情商。

  1

  巧用“三明治技術”對抗集體極化

  所謂集體極化就是,當一件事情,你徵求群體意見時,很可能群體所得出的結論要更冒險更極端,更不近人情。比如,如果法院向線民公佈一個貪官的罪行,線民會異口同聲地說槍斃。如果法院這時再公佈這個貪官為了保護群眾利益做出了犧牲,線民很有可能會改口為無罪釋放,實際上我們的法律體系就是盡可能地公正評估這個人的對錯來量刑,而不是極端化,這樣的例子網路上很多。

  20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兩位心理學家分別發現了這一實例。儘管兩位心理學家的研究方法很不相同,但都得出同樣的結果:全組決定一般比個人決定更冒險、激進。由於集體極化,我們的意志常常遭到所謂的社會觀念踐踏。

  我們在生活中,集體極化是一個不小的威脅。比如“逼婚”就是一個典型例子,其實你父母又何嘗不理解你的現狀和選擇,只是一旦到了家族那個大環境,“你是否應該結婚”這個本該屬於你自己決定的問題,攤到三姑爺八大姨一起討論時就很容易變成“你必須立刻結,閃電結”。你父母那點僅存的理性會立即消失,轉而支持親戚。

  這時“三明治技術”就非常有用,你在表達一個負面的回饋之前,先說一些積極正面的資訊,結束的時候,也再加上同樣積極的意見中和“你的想法”和“對方的想法”。不要把你的批評變成直接攻擊的形式,如“你們不要一天逼我婚好不好,煩不煩,我的事情不要你們管”,使用這樣的話語往往會激起父母的控制欲,他們不但不會停止逼婚,會進一步拿大道理來壓你,最後演變為家庭暴力爭吵。

  其實你只需要這麼說:“爸媽,你們希望我儘早組建家庭的願望是為我著想,不過你們確定我現在結婚一定有好結果嗎?你們是否瞭解那些早結婚的人現狀?如果我們能更穩重的做下結婚這個決定,這個婚姻才會更牢固。”

  準確掌握了先甜後苦再甜這個技巧能很大的避免矛盾,比如我們校長就會跟我說:“漁啊,你在網路上寫的文章很不錯我轉載了,但你也不要把科研論文落下,在大學這個環境中,嘗試不同的文風才能在專業上有更大的進步!”

  薑還是老的辣,我那麼執著的人,當場就答應他今年還是要把科研論文寫好,這便是“三明治技術”的運用。其實我發現身邊的廳級領導很擅長這個。實際上我們也懂,但往往被感情衝昏頭腦。

  2

  “昇華法”來對抗非此即彼的不合理提問

  這個世界上有很多無聊的非此即彼問題讓你往往不會所措。比如“先有雞還是先有蛋”“你媽和你女朋友同時落水到底救哪個?”“挖掘機技術到底哪家強?”等等

  一位女讀者公眾號裡問我,她明天就要去見相親對象的父母,男方微信說:“我的父母年齡很大都已經六十多了,他們生我是晚育,你介意嗎?”

  她非常納悶。她有一點介意,但也沒太大影響。不過她最無語的是無論怎麼回答都可能引起男方得芥蒂。假如他回答“介意”,可能男方會有很大想法,回答“不介意”嘛,又是一種違心說謊。

  這時就需要使用“昇華法”來解決這個無語的問題。

  女方這麼回答男方就是:“這會是一個我們兩家庭的重要負擔,是否影響就要看,在贍養父母這個問題上,你願意幫我分擔多少壓力!”

  昇華法的關鍵就在於,跳出這個非此即彼的問題,昇華到一個更高的層面來討論這個問題,最後把問題的主題選擇丟給問題提出者,從被動轉化為主動。

  如果學生問,先有雞還是先有蛋?

  如此回答:這是一個哲學價值取向的問題,看你具體是科學主義傾向還是宗教主義取向。

  如果女朋友問,先救女友還是媽?

  如此回答:這是一個情感選擇的問題,如果我救了你,你是否願意贍養我爸爸和孩子。一輩子不改嫁,並且每天來監獄給我送飯。

  如果逗比問:“挖掘機技術到底哪家強?”

  如此回答:這要看你是否在乎學歷和別人的目光。

  你可以直接表達你的想法,即使其他人可能會反對。只要你是出於好心,想有建設性的幫助,給別人誠實的回饋是沒有問題的。為了幫助別人,有時候說一些逆耳的忠言也是有必要的,但要幫助別人從更高的層面來進一步思考這個問題的必要性。

  3

  做一個好的拒絕者,善用“接受協商法”

  令你為難的事情並不是越早拒絕越好,也不是越巧妙拒絕越好,而是越平衡越好。

  所謂平衡,不是利益的平衡,而是情感的平衡。沒有情感的捲入的問題只需要看利益得失既可,但是我們中國人偏偏喜歡把所有的一切要求都捆綁上情感輸出,那麼在這種情況下,你是否要拒絕,其實要看你是否願意付出情感。

  事實上,我們總是無法拒絕別人請求的背後,往往是渴望和請求方建立情感連結。然而經歷一次次的背叛和拋棄,讓我們變得條件反射式拒絕。

  不能給你足量的情感回饋的要求,及時拒絕就可,不用太考慮方式。因為無論什麼方式,有那麼些人是沒有感恩這個概念的。

  比如以下幾種情況直接拒絕就行,因為不可能得到情感回饋!

  心系白富美的男神失戀了要你去安慰他,果斷不去,去了,必然成為千斤頂(就是連備胎都沒成為,就換胎時用了下。)

  向來自私的同事要你幫她一個小忙,大可不幫,百次幫了、一次沒幫就成為永世仇敵。

  對於那些親人或者你在乎的人,還是儘量給自己一些說“好”的理由吧。說太多“不”的話,就像當著自己的面關上了幸福的大門。

  比如以下情況可以考慮接受,因為有隱藏的情感獎勵。

  “來吃個飯吧,XX帶了很多帥哥來哦!”——可能認識朋友。

  “你能出席我在學校的演唱會嗎?”——可能收穫快樂。

  “這篇文章幫我查查資料,我們共同發表!”——可能擁有夥伴。

  但我們畢竟時間和能力有限,親人之間的要求有時也難以實現。那我們就需要使用“接受協商法”,可以先說一個可以,然後列舉困難,之後徵求對方意見。

  如果你在乎的人問你,“你可以幫我一個忙嗎?”你應該試著這樣回答他/她,“當然可以啦,幫什麼?”直接就拒絕的話無法給你們的親密關係注入能量,如果對方提出的要求有點無理,或者你不太方便幫忙,你可以和他再協商,如“我很願意幫你做完這個文案,但是我五點半後才下班,下班了我需要回家做一頓好吃的給父母,大概七點我才有時間,還來得及嗎?”

  事實上,那些先說了可以,之後再拒絕我的人,我心裡還是有那麼點喜歡他們的,比起那些主即找藉口拒絕的人。

  沉默會加重自己與親人之間的隔閡。生悶氣更是一種自卑的信號。如果我們巧用心理學中上面的三個技巧,會讓我們的人際關係更加如魚得水。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