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著跑著,我們就變成了別人眼中的兔子

我們的課上有個問答群,學生會問一些有趣的問題。有時候他們會把一些問題搬到知乎來,我會幫他們點關注,這個問題就是其中之一。這個問題引來很多朋友的關注和回答,是因為無論我們多麼成功,內心裡,我們都會有這種落後於人的焦慮心態,而這個問題體現了這種心態。
  
  我經常在課上跟學生討論這個龜兔賽跑的問題。我們都知道這個模型是錯誤的,但對它錯在哪裡,卻各說紛紜。
  
  有人說,這個問題不對,是因為“人是豐富的,不能用單一維度比較”,“兔子是兔子,烏龜有烏龜”。也有人說,烏龜應該和兔子比長壽,而不是比跑得快。這麼說當然有道理,但也有局限。局限在於,這麼說好像就已經承認了如果我們是烏龜,確實跑不過兔子,應該認命,局限還在於,社會有時候就會把人放到同一緯度做比較,競爭並非都是不合理的,但這麼說好像我們逃避了這種競爭。
  
  直到聽我的朋友@飛之鴻老師提到關於兒童對於能力信念差異(他是做積極教養的專家)時,我才恍然大悟。
  
  龜兔賽跑模型的錯誤在於,它傳遞了一種機械的能力觀。這種能力觀認為,人的能力是相對固定的。即使能增長,也潛力有限。烏龜一輩子都是跑得慢的,而兔子註定是跑得快的。
  
  有人說,人的能力是遺傳的,相對固定的。也有人說,人的能力是由後天決定的,潛力無限。真實的情況如何,我們暫且先不論。更重要的是,我們對於能力的看法,對我們的心理狀態和成長,影響重大。
  
  斯坦福大學的德韋克教授區分過兩種不同的能力觀:固定型能力觀和成長型能力觀。
  
  她用大量的實驗表明,當你認為能力是固定的,你就會把注意力集中到證明自己是聰明還是笨上。你會回避挑戰,因為挑戰可能證明你不夠優秀;你會對批評和表揚患得患失,因為批評和表揚證明你優秀還是平庸;你會不願意努力,因為既然能力是固定的,真正聰明有天賦的人根本不用努力;你也會對別人的成功耿耿於懷,既然你們被放在同樣的維度做比較,別人的成功就意味著你的失敗。
  
  你會害怕自己最終被證明是一個烏龜而不是兔子,而那些比你優秀的人,好像都在提示你,你就是一個烏龜。
  
  相反,當你認為能力可以不斷成長,你會把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到怎麼完成任務上,你會通過努力來提升自己的能力。你會擁抱挑戰,因為這是讓能力成長的機會;你會把批評看作對事情的回饋而不是對你的評價;你會更加努力,因為你知道努力是進步的前提;你也會努力從別人成功中學習,而不是把別人的成功看作自己的失敗。
  
  你不管身邊是兔子還是烏龜,你只是努力奔跑。而這,會讓你的能力進入一個良性發展的軌道,並真的提高你的能力。
  
  龜兔賽跑也好,“只要功夫深、鐵棒磨成針”也好,或者“愚公移山“也好,表面在告誡人們努力很重要,實際上卻在傳遞這樣的思想:人的能力是相對固定的。即使進步,也只是緩慢地增長和上升。這種錯誤的能力觀會影響孩子,等他們長大了,他們自然就會問像題主所問的,“如果兔子都在拼命奔跑,烏龜的奔跑有什麼意義”這樣的問題了。
  
  固定的能力觀是怎麼形成的?
  
  原因之一,可能就是太多不恰當的表揚。我們通常覺得表揚會讓人更自信。但當表揚的人說,“你很聰明”的時候,它就傳遞了一種固定的能力觀,它讓孩子逐漸失去了內在動機——孩子本來是會被有趣又有挑戰的事吸引的,讓孩子把注意重心放到別人的評價上來,放到“如何不讓那些表揚我的重要人物失望”上來,他們開始變得患得患失,不願意接受挑戰。他們想的不是能力的增長,而是怎麼證明自己。
  
  那麼人真實的能力是怎麼樣的?
  
  我和@飛之鴻老師都相信,它不是固定不變的,也不是線性增長的,而是螺旋上升的。它的起點可以很低,但如果找到了人和環境的互動方式,我們積極地接受回饋,從環境中學習,人的能力增長會非常快。
  
  很可惜的是,因為害怕被評價,很多人回避了這種回饋。現在經常被熱議的所謂“第十名現象”,既初高中時的第十名有時候比前幾名更有成就,我覺得很可能是因為第十名沒有足夠的關注,反而逃離了“表揚”的魔爪,由於更少被評價,他們反而發展出了更健康的成長型能力觀,反而更專注於做事不是“證明自己”。
  
  有很多這樣的例子。比如馬雲或者俞敏洪這樣的大佬,他們現在的能力和成就,當然已經只能仰視了。但他們的能力真的是天生的、向來如此嗎?我覺得不是。這也只是因為,最初他們找到了好的和環境互動的方式,並從這種互動中不斷得到了學習和提升自己的能力。
  
  所以我對這個問題的回答是:這世界上本沒有烏龜或兔子,說的人多了,也才有了烏龜或兔子。我們都跋山涉水,風塵僕僕地向前奔跑,不是為了證明我們到底是不是兔子,是因為我們相信:
  
  跑著跑著,我們就變成了別人眼中的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