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懂

但凡有感情的人,似乎傾其一生都在尋找那個懂他(她)之人。
  
  某年中秋,漢陽江口,風浪過後,雲開月出。伯牙鼓琴彈曲,弦斷遇知音,見到了柴夫鐘子期。伯牙將其邀於船上,彈奏《高山》《流水》,得到了鐘子期最精准的點評,從此兩人結拜為弟兄,約定來年八月十五再相會。次年中秋,伯牙得知鐘子期染病身故,葬于江邊以聽琴,伯牙悽楚彈奏《高山》《流水》,慨歎“世再無知音”,“乃破琴絕弦,終身不復鼓”。對伯牙而言,鐘子期無疑是最懂他的人。
  
  管仲和鮑叔牙一起做生意,管仲總是投入少得到多,有人看不慣,鮑叔牙卻說:“他家困難,他比我更需要錢。”兩人一起充軍,衝鋒時管仲總是落後,兵退時卻沖在前方,首領想要殺掉管仲以儆效尤。鮑叔牙為他辯解:“他家有80多的老母無人照顧,他這樣做是為了活著盡孝道。”管仲聽了,哭著說:“生我父母,知我鮑叔牙矣!”對於管仲,鮑叔牙絕對是最懂他的人。
  
  每有煩心事,古人都會到寺廟進香,將所有煩惱統統向佛祖傾吐,佛祖盤坐于金蓮之上,雙唇緊閉,面露笑容,左手拈花,右手撚成蘭花指。人們訴說完畢,再見佛祖,佛祖仍拈花不語。人們頓悟,高高興興地走了。原來,對百姓而言,佛祖應該是最懂他之人。
  
  其實,這個世界上究竟有幾人能真正懂你?
  
  對於鐘子期,只是悟得伯牙的旋律以及弦外之音,而並非懂得伯牙的全部理想與志向;
  
  對於鮑叔牙,卻是對管仲多了幾許寬容和理解,並能慧眼識人;
  
  對於佛祖,也只是懂得學會傾聽,等得人們將心中積蓄已久的苦悶釋放,再看他拈花的手指以及淡淡的微笑,自然會頓覺輕鬆。
  
  從生到死,究竟誰才是那個懂你的人?而你是否也是懂他之人?
  
  鐘子期死後,伯牙傷心欲絕,荒於事業,引得妻子不滿,伯牙歎息:“同床之人,卻不如子期瞭解我,天之大,知音難覓呀!”一日,伯牙至子期墓前,其妻追至,撫琴彈奏,正是《高山》《流水》,時而驚濤拍岸,時而流水淙淙,伯牙從未見過妻子彈琴,更不知她的琴藝已遠超自己。曲終人靜,妻子說道:“天下不只子期一人,也不只伯牙一人。知音難覓,實為心難覓矣!”可見,妻子也懂伯牙,而伯牙不懂妻子。
  
  管仲輔佐公子糾,鮑叔牙輔佐公子小白。最後小白登上寶座,被稱為齊桓公,他決定封鮑叔牙為宰相,鮑叔牙卻推舉管仲。齊桓公大惑:“他是你我仇人,為何薦他?”鮑叔牙解釋道:“他當時輔佐公子糾,可見他的忠誠,而要治理國家,非他莫屬!”齊國在管仲的輔佐下興盛起來,成就了齊桓公“九合諸侯,一匡天下”的霸業。齊桓公問管仲:“你死後誰能輔佐天下?”管仲連提三個,齊桓公疑惑:“為何沒有鮑叔牙?”管仲才說鮑叔牙是第四人選。管仲道:“我說的是能輔佐天下之人,而非最感激之人!”鮑叔牙懂管仲,管仲也懂鮑叔牙,而齊桓公卻不懂二人。
  
  拜佛之後,人們如若再遇煩惱時,仍舊來佛祖前禱告傾訴,卻見佛祖正躬身在自己佛像前虔誠參拜。人們大驚,問:“佛祖為何拜自己?”佛祖仍一以貫之地拈花一笑,不言不語。誰知佛是否懂人,人一定不懂佛也。
  
  懂你的人是否真的存在於這個世界上?並且剛剛好你們在對的時間相遇?
  
  出生時,以為父母懂你,怕你冷,棉衣覆身;怕你餓,將乳頭堵住正在哭喊的嘴。殊不知你恰恰因為熱和胃部飽脹才大哭大叫;小學時,以為老師懂你,怕你基礎不牢,一遍遍領你讀,一遍遍領你寫,殊不知你對此早已厭倦;中學時,以為學友懂你,帶你一起去河邊嬉戲,一起去偷摘桃子,殊不知你最怕的是水,那桃子恰是自家爺爺栽種;大學時,以為男(女)友懂你,看到你哭,為你擦眼淚,看到你笑,為你扇扇子,殊不知你哭是因為偶然想起分手的前男(女)友,你笑是因為你在笑面前這個男(女)友的憨樣;婚後,以為另一半懂你,工作離家,互致一聲路上小心,回家,圍坐在電視前,一人一個手機上網聊天玩遊戲,深夜,上床安睡,卻常常同床異夢;年老後,以為兒孫懂你,不遠千里去看望他們,他們帶你到高級餐館吃饕餮盛宴,當你臥床不起,為你高薪請來超級保姆,殊不知你最喜歡吃的卻是自家鍋裡熬煮出來的飯菜,親人的一句安慰足以抵過保姆的貼身照顧。
  
  “芸芸眾生,疼你的人很多,但真正懂你的人,卻鳳毛麟角。即便真的遇到了懂你的人,他此刻懂你,下一刻未必懂你,下一刻懂你,未必時時刻刻懂你;懂得了你的眼神,未必懂得你的心,懂得了你的心,未必懂得你的全部。”
  
  人生箴言:
  
  “懂你,是緣;你懂,是慧。”
  
  “人的一生,如若真的遇到這個懂你之人,可謂千載一遇,千古善緣,哪怕千山萬水,望君千萬珍惜。”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