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與風度

美與風度

  不論是美,還是風度,都離不開自然。

  如果不自然,男人欲表現瀟灑,便成了做作,女人欲顯示嫵媚。便成了媚俗。

  極度的美,讓我們驚羨;極度的優雅,讓我們心折。

  美,首先征服人的感官,然後才是人心;優雅,首先征服人心,然後才是人的感官。

  征服了人的感官者,還不一定能夠征服人心;征服了人心者。必定能夠征服人的感官。

  優雅的風度。有賴於豐富的內心,這也就是為什麼那些受過良好教育的人,往往風度高雅。

  美可以哭,梨花一枝春帶雨。風度卻只能笑,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

  美流了淚,還是美;風度一旦嗚咽了,便不再為風度了。

  容貌美麗的人,常常是些很幸運的人;風度高雅的人,往往是些很出色的人。

  美是一種淺層次的優雅,優雅是一種深刻的美。

  美讓我們流連忘返,風度讓我們若有所思;我們從美中得到的是愉悅,我們從風度中得到的是啟迪。

  女人回眸一笑,可以是一種生動的美,男人間親昵的當胸一拳,可以體現一種強悍的風度。不過必須記住。任何能增強自身美或風度效果的動作,都不宜過多重複。否則,不但不再是一種美或者風度。反而是一種毛病了。

  美是一朵鮮豔的花,風度是一棵常青的樹。

  時間是美的敵人,卻是風度的朋友。

  一個容貌美好的女孩子,她可能俗氣而且愚昧;一個風度飄逸的女孩子,她必定和諧而且聰慧。

  美,或者風度,都不是隨隨便便可以模仿的,說明這一點的最好例子,就是那個東施效顰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