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有氣質的耐看姑娘,會把錢花在什麼地方?

01

上月跟女友到香港玩,因為時間有限,我們分頭行事,她去尖沙咀的廣東道買香奈兒包包。而我則拖著皮箱奔向灣仔會展中心的書展,打算淘幾本心頭好。

書展人流湧動,各攤位站滿書友,其中人氣最鼎盛是賣旅遊主題和烹飪主題的攤位,看來吃喝玩樂還是最得人歡心。

我把目光鎖定在心靈書籍攤位。

攤位旁圓凳上坐著一位身穿白色亞麻布裙子的女士,原來她就是我手上翻閱的書的作者,她左手捧著一本書,右手揮動著鋼筆為讀者簽名。

那本書用了她的照片做封面,我看了一下封面又看了一下她,居然真人比照片還好看。

她打扮簡潔,理著一頭短髮,只化淡妝,耳朵綴著的珍珠耳環跟她一身白色裙子很搭,年齡大概三十多歲。

輪到我簽名時,我把書遞上去,她微笑著幫我簽名,當我告知她我是廣州來的遊客時,她用溫柔又細心的語氣告訴我書展有哪些看點,告知我聽名人講座的流程,非常友善。

她說話口吐蓮花,讓人感覺親切又有學問,雖然衣著簡潔樸素,但氣質極其高雅。

最關鍵是,她身上散發的知性氣質讓人好想繼續跟她聊天,她完全沒有高高在上的感覺,周到又溫文爾雅地對待讀者的方式,讓人如沐春風。

看來長期的閱讀寫作能讓人套上一層知性的的光輝,清風朗月水滴石穿,讓氣質長在你的細胞中,精神世界裡。

02

看完書展下午我匆忙趕到廣東道的香奈兒店與女友匯合。

門前排起了一條長龍,那些左右手都拎著購物袋的女士們,不知道是否因紫外線太猛烈,個個灰頭土臉,有些女士站得累了還蹲著,有的直接坐在地上。

一位女士拿著剛到手的包包,耀武揚威地大聲跟同伴說話,說她家裡的包包配上她上次入手的名牌套裝,簡直完美。

因為等女友無聊,於是跟這位女士聊起了天,她問我買了什麼式樣的包包,我說沒買,只在書展上買了些書。

她瞟了一眼我的皮箱說:“都什麼時代了,還買書,太老土了,我好多年沒看書了,手機上什麼都有得看。”

我說,書本更適合深度閱讀,更方便做筆記和思考。她哈哈笑說:“帶小孩和玩王者榮耀的時間都不夠呢,哪有時間看書,有什麼好思考的?”

原來看書和思考會被她認為是笑話。

我內心不自覺地把她與上文提到的女作家比較。

這位女士相貌不比女作家差,甚至衣著打扮更顯富貴,但氣質相差甚遠。

我陷入了沉思,但心裡很快有了答案:

女作家讀的書多,自然散發出知書識禮的優雅氣質,而這位女士一張口就暴露了她的無禮,就算十個香奈兒包包加持都掩蓋不住她的俗氣。

看來,你是個什麼樣的人,不是靠你的外在包裝就能掩人耳目,你讀過的書、受過的教育和素養,才能還原最真實的你。

03

我一直認為,讀書是提升氣質性價比最高的投資方式。

花點小錢就能買斷作者一生的經驗積累,實在是筆划算交易。

就算自己沒法親身感受詩和遠方,書中作者的視野卻能讓你與眾不同。

我先生的外婆很喜歡閱讀,平日她愛看人物傳記、養生書、老人報、國際視野的書籍也不放過。

有時週末家庭聚餐,大家說起美國和俄羅斯的國際關係,八十多歲的她居然能頭頭是道地分析特朗普和普京的外交政策,完全緊追時局發展。

還有一次,全家人一起討論全球哪裡最熱,我先生脫口而出說,非洲好多沙漠沒有海洋,一定最熱。外婆立馬反駁說,非洲其實有很多海洋面積,夏天還沒廣東熱。

後來查了資料,發現她說得無比正確。

原來她經常閱讀某地理雜誌,知道世界各地的地理知識,眼裡比我們年輕人還有詩和遠方。

很多人也許會認為打扮穿著有時尚範,才算時尚氣質。

但在我看來,思維的時尚和新穎,才能讓一個人從內而外散發出新潮氣質。

比如外婆,雖然外表打扮早就落後於時代。但通過讀書,她的思維和眼界始終與時代接軌,因此她比很多同年人有時尚氣質得多。

而且這種氣質不需要用買名牌堆砌,不過是因為多讀書而已。

04

顏值和氣質齊飛的女人,通常都比一般人愛看書。比如:

從小愛讀書的劉若英是公認的氣質女神,成名後逛書店依然是她一直保持的愛好,她買書比買衣服還多。比起那些只肯花重金購置行頭,把自己打扮成名媛貴婦的明星,她總是有著更舒服氣場。

48歲但依然少女氣質濃烈的伊能靜,她說即使自己最難過的時候依然天天找書看,宗教、心靈書籍給予她非比尋常的能量。

從《中國詩詞大會》到《朗誦者》出口成章的董卿優雅大方,她說自己無論多忙都會保持每天睡前閱讀一小時書,且從不把手機帶進臥室。

如果說我們羡慕這些才女們的氣質,還不如學習她們愛讀書的習慣。

讀書才是女人最貴的面膜。只要一周不敷就有面目可憎的趨勢。

對於飲食我很節制,但對於買書我從不手軟,我家的沙發旁、臥室、洗手間都裝了書架,目的是讓自己能無時無刻想看書都能順手拈來。

讓知識潤萬物細無聲地補充大腦,即使沒能行萬裡路,但也能在萬卷書裡讓靈魂有香氣。

曾國藩說:“人之氣質,由於天生,很難改變,唯讀書則可以變其氣質。古之精於相法者,並言讀書可以變換骨相。”

深以為然,無論一個人出生如何,面相如何,唯讀書可變其氣質。

讀書是一種精神的長途跋涉,日積月累能造就一種文雅氣息,這種氣息能貫穿你的任督二脈,與你如影隨形。

我們年老了,以為許多看過的書籍都成了過眼雲煙,不復記憶,其實他們早就長在你的骨肉裡,在談吐上,氣質裡,胸襟的無涯裡。

在我眼裡,沒有老與不老之分,只有讀書與不讀書的區別,手不釋卷的你,靈魂永遠新鮮,氣質永遠優雅,時代永遠與你同在。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