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人正逐漸喪失耐性

有一次我下班後在樓下小攤去給新手機貼膜,談好價錢準備貼了,過來一女生詢問,也準備貼膜。當得知要等給我貼完再貼她的時,女生馬上拿回手機說不貼了,我連忙說你要著急你就先來,我不著急,這才給貼膜的年輕人多爭回一單生意。
  
  幾年前看到一條新聞,說的是婚紗攝影樓門前的一幕,幾十對小倆口交好錢被安排等著拍婚紗照,整個過程要持續一天,這中間不乏因等待而煩躁不安甚至失聲痛哭的女生,還有中途放棄的。
  
  幾年前還有一則新聞,說的是某大學新生宿舍沒空調,把孩子們熱得沒辦法,有位大學生被熱得從五樓跳了下去。我不知道熱到什麼程度會把人熱得跳樓,只知道過去幾千年中國人沒空調,也都這麼過來了。因熱而跳樓的事情,只能在當代看到,是個怪現象。
  
  當代人的思維方式是走直線,用最小成本獲知最大化信息量,或達到最終目的。很多中間地帶被忽略了,或者說完全不去觸及。這使得有些事物的本來面目,呈現在人們面前時,是被扭曲的,因為人們已經逐漸喪失瞭解一件事物的耐性,而最終的結果導向是,人的耐心也逐漸失去。
  
  我記得小時候,大人會有意識讓你去做一些看上去很難的事情。例如有一年冬天,四叔帶我給水管編草繩,以防水管在上海那刺骨的寒冷中凍裂。這件事在我沒開始做之前看來,簡直是天方夜譚,那麼冷的天,還要蘸著水用稻草編成繩子,然後再纏到水管上,怎麼看這都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但在做了之後才發現,其實也沒什麼,從勞動的過程中,你會獲得許多。
  
  30年過去後,許多事情都變了,大家條件都好了,因此都希望能給孩子提供最好的條件,讓他們出最少的力氣。最好的條件我不反對,但出最少的力氣這一點,其實大有問題。有些適度的勞動,對於孩子的成長極有好處,能鍛煉孩子的靈巧度,平衡能力,乃至耐心和堅韌,回避了這些,等於是回避了孩子成長中最好的條件。
  
  該排隊時,能夠從容排隊,該出力時,能夠有條不紊,這是現代人最缺的東西,而支撐這一切的,正是我們逐漸失去的耐心。人不能指望永遠都是順境,飯不用做,衣服不用洗,該辦的事情有人給辦。我們這個社會過去30年一直走的是一條上升的曲線,一兩代人經歷的都是順境,不代表今後一直會順下去。一旦條件變差,主流人群的生存能力堪憂,因為他們已逐漸失去了自己的耐心。
  
  如果有一本國民指導手冊,那是最好的,注明哪些是對人有益的活動,哪些是有害的。人的耐心,正是在一點一滴的日常活動中培養起來的,而耐心的失去,也正是在條件好起來之後一點一滴的呵護中喪失的。而耐心,卻是維持人類生存的重要條件,我們真的有勇氣讓一個缺乏耐心的民族去迎接未來挑戰,真有把握能讓一個缺乏耐心的民族贏得先機嗎?我看很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