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得適當糊塗一點,你才能瀟灑自在

我認識一個寫手,我問他:至今為止你發表了多少篇文章,你知道嗎?
  
  他笑著回答說:不清楚。有很多搞寫作的人的確有保存發稿記錄的習慣,可我從來不保存發稿記錄。不光如此,寄來的那些樣報樣刊我也不保存,占地方啊。我都是各攢到一定數量之後,把它們當廢紙賣掉。
  
  我問:為什麼這樣做呢,留作紀念不好嗎?
  
  他說:保留?我從來都不考慮。因為我不打算出書,更不打算加入各級作協,我留它幹嗎?
  
  這個寫手朋友是快樂的。他每天都能收到一些稿費。他的稿費分作三個作途:犒勞自己,給家人,捐給有需要的人。
  
  有一次,我問一個生意做得不錯的朋友:你的財產有多少?
  
  他回答說:不清楚。
  
  我說:怕我跟你借錢嗎?
  
  他說:如果每天都關心自己賺了多少或虧多少,那樣會影響自己做生意的心情。我想做個快樂的生意人。你問我,我也只能回答你一個籠統的數字。
  
  我有一個同事,叫老六,是一個極好酒的人,並喜歡請朋友一起喝,儘管他的日子過得並不寬裕。經常上老六家喝酒的人當中有個鐵公雞,只知道吃別人的,很少請別人。我們都替老六鳴不平。
  
  有一次,我問老六:你總是請他喝酒,你知道這個月你請了他多少次?
  
  老六傻乎乎地說:不清楚。我只知道我經常請客,別人也經常請我,這就夠了。有酒喝就行。
  
  聽了老六的話,我突然發覺老六不是傻,而是心如大海一樣開闊。
  
  智慧之光:生活,有時候就是需要不清楚,需要一點糊塗。當我們活得太清楚,往往會活得很累,活出太多煩惱。而適當地該糊塗時糊塗一點,需要清楚時才清楚,把握好這個生活的度,那麼自然會活得瀟灑自在。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