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抱怨的生活

抱怨,是今天這個社會隨處可聽到的聲音。從心理學角度看,抱怨並非是件壞事,因為這也是一種心理宣洩的方式,有助於個體壓力的環釋。但是,畢竟抱怨並不能解決問題,而且抱怨的同時也會生成負面的情緒而影響了人們的心境。
  
  常聽到的抱怨大致有如下的內容:
  
  我是一個沒用的人,我什麼都做不來,湊合活著……
  
  天底下沒人可信,哪裡有真正的友誼,不會有可交心的人……
  
  上學(工作)沒勁透了,可是還要熬下去……
  
  現在生活太累了,人就是生活的奴隸……
  
  我永遠得不到真正的愛情……
  
  為什麼我們什麼都做不來呢?為什麼我們人際關係處理不好呢?為什麼我們成為了生活的奴隸?為什麼工作和學習變成一種負擔?曾經和一位人近中年的公務員聊天,他說過的幾句話,至今給我留下很深的印象,因為我很懷疑他生活的品質。他說:“做一個公務員,工資沒多少,也不像教師、企業家受人敬仰;這點錢買不起房子、買不起車,連老婆都不能娶個上等的;我這人快言快語,眼睛裡揉不進沙子,所以,唱得罪人;人緣不好,命也不好,我是不成了,怎麼也要讓我女兒上最好的學校、出國、找個能掙大錢的行當;……”
  
  工作的好壞用工資衡量是一種習慣;人品和人才的衡量取決於職業是一種習慣;生活的好壞看房子、車子和票子也是一種習慣;上名校、出國深造掙大錢才有前途還是一種習慣。這裡說的“習慣”就是眾人皆念的經,眾人皆往的路。
  
  一位專家曾經做過這樣的實驗:他把老鼠聚集在一個平臺上,讓它們一個個往下面兩個門跳。跳向左門,它會碰得鼻青臉腫;跳向右門,門卻會打開,門後是甜美的乳酪。小老鼠當然不笨,經歷幾次之後,就快快樂樂都向右門跳去,不再摔得一鼻子灰。
  
  可是,在小老鼠的選擇方式固定了的時候,專家把乳酪從右門移到左門。本來以為可以飽食一頓的老鼠現在又碰得鼻青臉腫,它不知道客觀情勢已經改變了。幸好,摔了幾次之後,它又漸漸熟悉了新的情況:原來乳酪在左邊!
  
  這個時候,專家又設計了新花樣。他把門的顏色重新漆過,把乳酪一會兒放左,一會兒放右,老鼠在新的習慣形成之後,發覺原來的抉擇方式又行不通,它必須不斷地適應新情況,不斷地修正自己的習慣行為……
  
  終於,老鼠變不過來了,它的下一個反應就是“以不變應萬變”。我們發覺,在應變不過來的時候,老鼠就搞“擰”,開始固執起來,根本就拒絕改變方式。譬如說,如果它已經習慣於跳向左門,你就是把乳酪明明白白地放在右門口,讓它看見,它仍舊狠狠地往左門去碰腫鼻子,愈碰就愈緊張。如果實驗者在這個關口繼續強迫它去作跳左或跳右的抉擇,老鼠就往往會抽筋、狂奔、東撞西跌或咬傷自己,然後全身顫抖直到昏迷為止。換句話說,這只老鼠已經“精神崩潰”。
  
  於是,專家歸納出導致老鼠“精神崩潰”的五個階段:
  
  首先,利用某一個難題(左門或右門),讓老鼠逐漸培養出一種應對的習慣來(選擇右門:右門有乳酪)。
  
  其次,改變客觀環境,老鼠發覺慣有的方式已經不能解決問題,因此感到驚駭。
  
  下一階段,不斷地焦慮與挫折、失敗之後,它就固執地以舊有的方式面對新的情況,不計後果(就是看見乳酪出現在右邊,仍舊往左邊闖)。
  
  第四個階段,根本放棄努力(乳酪也不吃了,乾脆餓死)。
  
  最後,如果外力迫使它非解決問題不可,它就又回到它所習慣的舊方式(左門就是左門,非左門不可)。當然又碰得鼻青臉腫,餓得頭昏眼花。
  
  老鼠沒有人類的智慧,明明只要換個途徑就解決了一切,它卻固執地在習慣行為中飽受挫折與失敗的煎熬,最後以崩潰結束。我們是不是不應步其後塵?客觀環境和變化的世界就是控制乳酪、製造難題的“實驗家”。道聼塗説他人成功的經驗是通往乳酪的門,所有的人都往那個門跳。榮華富貴是幸福、金榜題名是成功、我行我素是天定,這些觀念深深地根植在人們心中,因為我們發覺別人曾走過了“名利”之後就有甜美的乳酪可吃。但是,在大家都追逐和效仿這個方式之後,客觀情況卻變了,乳酪換了門。繼續向這個門撞去,卻會撞個鼻青臉腫,而且得不到乳酪。
  
  現在我們思考一下我們常有的抱怨:沒有人什麼都做不來,只是你沒有愛上一份工作,你沒有發揮自己的特長。因為你一定要擠向眾所周知的“熱門”,你不管自己適合與否都要去做“社會承認”的“高尚職業”、“上等工種”、“優秀崗位”。現在財務已經不是昔日的“金飯碗”,“北漂”變得越漂越遠,大學畢業生直接進入待業青年的行列。如果你不去追逐那些所謂的“習慣”,是不是可以活出一個光鮮的自我呢?
  
  當“沒有人可信”成為了我們的座右銘,我們是不是首先不會付出真誠?我們是不是習慣於苛刻計較,是不是會缺少許多同情心和同理心?那樣的結果肯定是與真誠無緣,與友誼絕交,卷在人際矛盾之中。因為我們不願意改變自己,我們強迫自己不去改變,以得到心靈自衛,不是我們先天生活在地獄裡,倒是我們不經意之中,把人看糟了、把人慢待了,當我們把天使看成魔鬼,把天使變成了魔鬼的時候,我們不就是在造地獄嗎?
  
  “生活太累了”是因為生活的目標出現了問題。人家有別墅,我們就至少應該有套“體面”的房;人家有高檔車,我們至少也應該扔掉自行車;人家有錢讓孩子出國,我們至少找到獎學金也要出去……不知道幸福生活的標準,但是無休止地追逐“時尚”和“體面”,生活當然很累。
  
  說到愛情,想一想我們是觸動愛之感情、感受愛的幸福,還是借助愛的經歷,獲取愛的附加品呢?太多的條件、太多的參謀、太多希望與對方交往得到的東西,已經讓感情不堪重負,完全沒有了感性,只剩下“理智的選擇”。當我們把一生的奢望寄託在“愛”的內涵裡,那種理想的愛幼何處去找呢?
  
  人生都是自己譜寫的,每個人都會面對自己的課題,每個階段裡都有必須做出的判斷和抉擇:考試失敗、他人誤解、愛人移情、離職次聘,等等。每一個人、面對每一個問題,都需要一個解決的辦法。究竟乳酪在左邊還是右邊?究竟選擇哪一扇門?你不能成為那地智商的老鼠,而要利用自己的智慧。當你能夠尊重自己、愛自己,以至不斷以“新”的方式來應付“新”的情況,你就會快樂而富有成效。當你一意孤行,不計後果,根本拒絕改變自己的時候,他成為了一隻弄“擰”了的老鼠,精神的解體只是自然的結局。如果不受制於舊習慣、舊觀念、舊方法,如果避免搞“擰”,不因總是撞一扇沒有乳酪的門而撞得鼻青臉腫,生活就會變得美好,抱怨就會煙消雲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