檯面得自己上

臺灣有一家雜誌社,想請你那擔任專業模特兒的同學久安娜拍封面照。才回到紐約,我就告訴兒子這個好消息。
  
  他卻手一攤:“久安娜已經不幹模特兒!”
  
  “為什麼?”我一驚:“一百八十公分的身高,人長得漂亮、她很有這方面的條件啊!”
  
  “挫折感!你知道嗎?她的經紀人,三天兩頭叫她去不同的地方面試,不要說十去九不成了,簡直一百次去,有九十九次不成!好不容易搞到一個機會去加拿大為服裝雜誌拍照,偏遇上壞天氣,而攝影師需要一片藍天的背景,結果錢雖然拿到了,照片卻沒被採用。”所以她決定不幹了!兒子十分為她抱不平地說。
  
  “你覺得有道理嗎?”我問。
  
  “多少有道理!挫折感就是道理,一而再、再而三地挫折!”他說。
  
  我不得不對他說起自己一些經歷:
  
  在我大學剛畢業的那年,非常幸運地得到了一個主持三台聯播國慶晚會的機會,由於反應很好,某公司就請我去製作並主持一個類似的節目。於是我每天奔忙於節目的聯絡,並親自編寫腳本,甚至跟著歌星一起錄音,臨時客串和聲。
  
  節目中有個短劇,也由我編寫,但是當我千辛萬苦找來各種史料,將劇本寫好時,導播卻說不行,由他找人改寫,只不過改了小小幾段,編劇卻換成了別人的名字,更甭提編劇費了。
  
  過了一陣子,他們又找我,說有個益智節目應該改進,並把我介紹給製作人。
  
  那位製作人倒也十分熱情,要我立刻參與新節目的策劃,並撰寫第一集的腳本。豈知腳本送上去,便石沉大海,原來製作人帶著新節目的策劃案跳槽了。公司又要我去找另一位製作人。
  
  說到這兒,我問兒子:“如果是你,你還去下去?而前面我所說的這許多遭遇,又算不算是挫折感呢?”
  
  我去了!這就是我主持“分秒必爭”的因緣。那個節目,收視率非常高,而我在每次節目的開場白,則成為後來的《螢窗小語》!
  
  再談談《螢窗小語》吧!你知道當我拿著第一集的稿子,去見一位元出版社負責人的情況嗎?他隨手翻了幾頁,斜著把稿子遞還給我,笑著說:“這麼小小一本,我們不感興趣!”
  
  接著我又拿去給電視公司的出版部,說:“這內容既然在公司播,是否能由公司出版?”
  
  對方的答覆也差不多:“這麼小小一本……你自己出吧!”就是這一句“你自己出吧!”使我一本接一本寫,一本接一本出,建立了我對寫作的信心,創作出更多的東西!
  
  直到今天,我常想:如果沒有先前的挫折,而由別人草率地出版,可能不會銷得那麼成功,也沒有今天的我。
  
  再往前想,如果我當初跟導播斤斤計較,找公司負責人理論,或許能“爭回個公道”,但很可能便沒有後來的機會,而沒有《分秒必爭》,也就沒有《螢窗小語》。
  
  現在,每當我遇到挫折,便感恩。因為我的成功都是從挫折中產生的,我的良機常是對手給予的。當前面的山路塌方,我所獲得的是找另外一條出路,而在那裡常見到別人未曾看過的美景,所以在我的字典裡沒有“挫折感”這個詞。
  
  要成功,先得上檯面。檯面都上不了,怎麼成功?而這檯面豈是易上的,常是忍辱、負重、貼錢、蝕本、吃虧,且偷偷吞下眼淚,才能上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