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過境遷,那些耿耿於懷的事情還做不做?

上個月,我在微信公眾平臺上發起了一個互動話題你一直想去做而至今沒能夠完成的事情,有很多讀者朋友給我留言,分享了他們的經歷。我發現,在不少讀者分享的內容中,有一類事情,是引發最多情感的投注的。就是時過境遷,那些耿耿於懷的未完成的事情,是否應該去做?在讀者的留言中,有的人已經放下,有的人還在感慨,有的人還在糾結,有的人最後選擇去完成了。

  我們先通過幾個讀者的留言來感受一下吧:

  讀研究生,當時因家庭貧困,需要大學畢業掙錢給弟弟妹妹交學費,後來工作,結婚,生子。然後就沒有然後了。現在的工作穩定,辭職讀研不划算,研究生畢業也找不到現在這樣的工作了,不了了之。——@潛江

  從小把我帶大的奶奶,在我大二的時候,突然腦出血去世,每次想到這個事情,我仍然會哭到不行,我曾經答應過奶奶,等我大學畢業工作,自己賺錢的時候,要帶她到北京旅遊,看看天安門,故宮,長城,可惜沒有那一天了。這是我一輩子最大的遺憾。——@Nana

  多年以前的遺憾可能是沒和喜歡多年的男生告白,一直壓抑自己的情感,不願自己之外的任何一人知道,隱藏自己的感受,當想要去的時候卻沒有機會了。如今一切都不重要了,只想好好的活在現在,只是也會出現現階段的煩惱,我會求助度過這一段的,一切都會過去,嘻嘻。——@小楠

  分手後一個人去了戀愛時承諾過一起的地方旅行,給他買了禮物,想把禮物送給他,又一直沒有去寄……現在想想,很多事情不是想做而還未完成,而是已經沒有必要了。希望他好,所以不去打擾。——@涼~涼

  他說要我去他成長的城市看看,結果還沒去,他就提出了分手,我們在一起2年多的時間。分手一年多了,我還是很難走出這段感情。今年國慶的時候,我一個人去了他成長的那個小城市,去了那些他曾經拍過照的地方,走過他走過的那些路。最後,我把他發給我的那些照片,連同對他的感情,一起刪除了。——@May

  當你看到這些留言時,是否也會勾起你的一些情愫,不妨也想想時過境遷,讓你仍耿耿於懷的未完成的事情。

  該如何面對那些事情呢?接下來,我將從以下三個方面與大家一起來聊聊這個話題。

  1、看到曾經的自己,擁抱自己

  耿耿於懷的事情還未完成,卻已時過境遷,多麼讓人遺憾和無奈。回望來時的路,請你看到曾經的自己,看到自己那些或單純、或美好的心願。

  現實從來不是完美的,人生總是有很多的殘缺。比如讀者留言中為了家庭放棄的學業,因為青澀壓抑住而沒有及時去表白的情感,還有因為失戀未能兌現的牽手旅行。也許是因為現實的客觀原因,也許是因為主觀因素,再回首時,難免會感慨命運,追悔過去,歎息自己,但是歲月一去不復返,縱使有再多的無奈。

  然而,當你能看到曾經的自己時,你會發現,那個充滿幻想,卻不得不壓抑自己真實需求的自己,他(她)那麼脆弱,甚至還要偽裝堅強,告訴自己無所謂,多麼令人憐惜!

  再回首時,請你不急著評判、否定,請感受一下最初的那個自己,嘗試著去理解他(她)。這麼多年了,因為那些事情,自己仍然難以忘懷,可見那些事對自己的影響有多深。當時的選擇,有諸多的無奈,但是也許對於當時的自己而言,那是最真實的選擇。那樣的環境下,那樣心智的自己,那樣真實的存在。

  所以,當你看到自己曾經的遺憾、無奈與無助時,請給自己一個深深的擁抱。當你用一顆更為開放與博大的心,來面對曾經的自己時,即使只是默默地陪伴著,自我的療愈已經在不知不覺中開始發生。

  2、告別需要儀式,請微笑著道別過去

  現實中,有很多我們耿耿於懷,但卻無法完成的事情,其實面對的是喪失,如同上面讀者留言中提到的親人的逝世,失戀等。

  面對突如其來的重大改變,我們往往感覺到束手無策,而對於那些曾經計畫好的事情,是否需要去完成呢?在我看來,面對喪失,如果經過一段時間的自我調整,能夠順利、平穩地過渡,那麼那些落空的計畫,勢必也將隨著喪失一起被接納。但是,如果很長時間裡,仍然對未完成事件耿耿於懷的話,那麼或許我們需要針對喪失感再進行處理。

  讀者@Nana因為沒能兌現大學畢業後帶奶奶去北京旅遊的願望,每次想到這件事情,仍然有較強烈的情緒。原因在於她還沒能真正從心理上與奶奶進行告別,對於未完成的心願,依舊無法釋懷。在她看來,對奶奶是有愧疚的情感的,同時伴隨著自責。如何去處理這麼一個心結呢?在我看來,Nana其實可以去完成這麼一個儀式,填補內心的這份空缺與遺憾。例如帶上奶奶的骨灰,或具有代表性的遺物,到北京走一番,把當初承諾帶奶奶去的景點走上一遍。當她完成了這件事情後,也即可以撫平對奶奶的愧疚及內心的傷痛,從而在心理上與奶奶作一次告別。

  很多時候,告別是需要儀式的,需要一個儀式來承載我們的各種情緒,讓我們能夠正視已經發生的現實,從而去接納現實。而未完成事件,很多時候充當的是這麼一個儀式。

  讀者@涼~涼在與男朋友分手後一個人去了戀愛時承諾過一起的地方旅行,這其實就是一種告別的儀式。而在讀者@May的留言裡,告別儀式的重要性更體現得淋漓盡致,失戀一年多未能真正走出陰影的她,一個人去了前男友成長的城市,刪除了前男友的照片,最終徹底刪除了這段感情。

  當然,儀式可以有很多種,不一定是通過完成未完成事件來實現。例如,在心理諮詢中,諮詢師有時候會讓失戀的來訪者去寫日誌,或寫一封信,與戀人作告別,當然也不一定要把信投遞出去,而在通過“寫信”這個儀式來完成告別。

  時過境遷,如果未完成事件依舊是你的心病,不妨讓儀式感來得猛烈些吧,當你填補了內心的空缺,真正微笑著告別了那些人,那些事,你也將獲得身心的自由。

  3、理解歲月及成長,與自己和解

  不管是看到曾經的自己,擁抱自己,還是通過儀式與過去道別,最終無非都是要理解歲月與成長,與自己和解。

  讀者@潛江提到的讀研究生,不知對她而言,最初想讀研的動機是什麼呢?如果主要是想找一份穩定的工作,那麼後期經過兜兜轉轉,最終也實現了自己的願望。沒能去讀研,固然是一種遺憾。但是反過頭來,經過了若干年,再看待讀研這件事情的時候,除了遺憾,還有其他與最初想讀研時不同的認知嗎?再回首時,能否看到自己在歲月中的成長,看到面對同一件事情的不同心態呢?

  時過境遷,每個人都在成長,曾經未能實現的心願,最終變成耿耿於懷的心結,還是雲淡風輕般的釋然,取決於我們如何看待我們自己,看待成長。

  幾年前,我曾經一度非常熱衷於一個人出去旅行。對於當時的我而言,一個人在路上的感覺,能夠讓自己感覺到精神上的自由與超脫,我享受於這種狀態。為了證明自我對精神世界的追求,我去了很多地方,同時還給自己定下了一些計畫。

  2011年的時候,我曾告訴自己,三年內,我一定要去一次西藏。然而,三年早已過去,至今我都沒有去西藏。原因在於這三年裡,我的生活經歷及體驗告訴我,我不需要通過旅行的方式,去證明自己;對精神上自由與超脫的追求,不需要通過去西藏來體現。於是,對我而言,西藏不再是一個符號,不再具備當時賦予的意義。而當我理解了歲月與成長,我也就與那個年少輕狂與偏執的自己和解了。

  人們常說不忘初心,其實時過境遷,此時此地之心,與初心相比,發生很大的變化,是很正常的。現在的你,已經不是當初的那個你,又何須苦守舊的標準審視新的自己呢?透過現象看本質,既然時過境已遷,很多事情,做與不做其實並沒有那麼重要。例如對於現在的我而言,去西藏已經不再是非去不可的事情,當然我也不排斥去西藏這件事情,如果有機會,到西藏走走,也未嘗不可,只是心態已跟從前不同。

  歲月荏苒,當我們能理解歲月及成長,也就能更好地與自己和解。當耿耿於懷漸漸變得釋懷,我們也將活出全新的自己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