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於失去,也是另外一種得到

01

  人生對人最大的教化,莫過於讓他們接受人生設定。

  可變化才是永久不變的東西,好的世界則源於總有人不斷對既定存在的事物產生好奇,遷徙是幹嘛呢,淘汰舊的弱的東西,包括舊的弱的自我。

  你甘於畫地為牢,坐井觀天,就只好繼續在井裡呆著,做沉默的嗷嗷待哺的大多數。

  所以,主角們常代表我們,善於發出最後的吼聲,而後向他的人生設定發起挑戰,他們的高光時刻,常是在最憤懣處的絕地反擊,作品帶給我們的除了心靈震顫,最過癮的,莫過於心如鋼鐵,用實力打臉,尤其是面對那些“你不行”。

  02

  我心裡敬佩的人,我最終都沒有向他們主動表達過。

  比如,創業的那個,正在朋友圈裡曬自己公司新址的掛牌儀式。

  眼看他舉重若輕的,把公司從幾個人做到幾十個人,從二十平米到四百平米,公司的招牌一換再換。

  此刻他說:“要為房租加油了。”

  他不常抱怨,沒有說過自己的理想,很少在朋友圈展現內心。有時候大概覺得枯燥了,就發一些古舊的東西,小時候住過的房子,青春期成長過快迅速變短的顯得空蕩的褲腿。

  偶爾路過了老單位,就仰望著看了看,說,那段日子啊。

  之後沒有詳細描述。不過是,別人不想加的班,他加了,每個春節,總是他在守著。

  我認識他的時候,他正是這樣,比現在瘦,看起來平靜,兩腮無肉,又很沉默,閒時抖著腿,哼著小曲,看起來不會有作為的樣子。

  到現在,我收回我當初的判定,以及暗暗地佩服他,雖然並沒有說出口過。

  討厭自己現在的樣子,就去努力改變;想過另外一種生活,就當機立斷的開始,從來不在自我設限裡打轉轉。

  和世界的交道就是,你不想理我,我偏理你,你看不見我,我就跳起來,讓你看到。

  這是他教我的事,也許他並不知道,對自我有把控的人,較少關注周遭人的眼光和觀察,他三步兩步的,像在做順水推舟的事,直到後來我們喝喝小酒,談談人生,他沒有總結的那麼好,我替他總結了。

  他的說法是:我為什麼——不能——按照——自己設定的方式,去生活?

  我愛他這種簡單粗暴直接不聽信命運設定的表達,關鍵是,還有做法。所以,我總是堅定地為那些過山車般扭轉自己人生軌跡的人鼓掌。

  辭了工去學做西點的,到美國讀書的,去日本過避世生活的,好好的突然就放下一切奔向異國愛人的,開始不斷遷徙著生活的。

  他們讓我看到生而為人的希望,也用來提醒我,即便是被裹挾的人生,必須要有像那些主角突然勇猛的高光時刻。

  而人生的轉變,並不靠雞湯獲得,不靠聽從道理獲得,甚至不靠身邊的人勵志獲得,惟有,靠日有寸進的改變獲得。

  所以說:沒有未來,現在就是未來。

  他們的每個決定,在那時那刻都看不到結果,只是在看不到結果的時候,難免好奇。

  攀山,愛人,舉重,過關,與人為敵為友,化敵為友,都是當下要做的,變成慢慢水落石出的未來。

  03

  “你有多久沒有奮不顧身過了?”

  你敢去徒步十公里嗎?

  你敢去挑戰下過山車嗎?

  你敢去向喜歡的人表白嗎?

  你敢離開現在相對舒適的環境嗎?

  每個你的不敢,都只是為了證明你此刻的安全。

  三十歲前我把不敢當藉口,現在卻要把不敢當成突破自我的方法。

  人生的無趣在於,竟沒有什麼事情讓你願意傾其所有,那些曾讓我們心心念念的,最後都依靠獲得變得不過如此,多無聊啊。

  所以寫作是,跑步也是,樂趣在於,將自我調到可控的範圍之外,看看自己會是什麼樣子。崩潰也罷,痛苦也罷,只是人生設定之外,有趣的體驗罷了。

  我欽佩的另一個人,是一個被我稱作用身體細胞活著的傢伙。

  我在上班的時候,他就去各地漫遊,曬過的太陽,淋過的雨,經過的兇險,他都沒有一一對我講。

  我不想過這樣的生活,但不妨礙我欣賞他的活法,讀萬卷書和行萬里路並無差別,關鍵只在於,你是否放下了既有,並在遷徙中不斷豐富自我。

  看很多人變得更好,並不能讓自己變得更好。

  聽很多人關於尋求自我最終獲得答案的過程,不如自己親身嘗試一下。

  我能想到最好的人生,就是每個階段,都完成必要的和不必要的挑戰。

  而所謂的收支平衡,只是一句安慰自己的話。敢於失去也是另外一種得到。

  去試試突破下吧,也許,你真的沒有自己想的那麼好,但也沒自己想的那麼糟。

  04

  有朋友說,這幾天都快被你的新書刷屏了,看起來像是動用了無數的資源。

  但只有我知道,私交也好,求助也罷,發出去的每一句話,都在耗費之前的積攢,而此刻拿回來的幫助,也必將記得,並通過更長的時間償還。

  除了感恩,還有更多的是,我是否對得住這些幫助。

  有更小的作者抱怨,為什麼沒有得到更好的協助和資源,我苦笑著無法說話。

  當沒有資源可用的時候,最好先把自己變成資源。沒有大腿可以抱的時候,孤身一身沒有援助的時候,看起來好像全世界都有負於你的時候,最好的掙脫和清醒,就是問問:你自己為自己做過什麼。

  人生是一場不靠雞湯的偉大遷徙,要不破產,只有忠於自我,默默趕路。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