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憂慮,讓生活撲面而來

我們常常對於未來過於憂慮。

  剛剛高考完的小朋友問我,暑假我該做點什麼提升自己?我有拖延症,而且我好像什麼都不會,怎麼辦?我能適應大學生活嗎?

  快要大學畢業的朋友問我,我該怎麼做才能找到滿意的工作?我不知道自己喜歡什麼怎麼辦?22歲應該先拼事業還是先談戀愛?

  已經工作了幾年的姑娘問我,我想辭職去大城市闖蕩,但是我27歲了,擔心大城市的生活會不會太辛苦,擔心找不到男朋友怎麼辦?

  01

  我剛畢業的時候在公司附近跟人合租,對住在我隔壁的那個姐姐印象很深。因為我從來沒有見過像她那樣無憂無慮的姑娘。她當時快40歲了,皮膚保養得很好,單身,一年前剛剛從工作了十來年的日本回來。

  她跟我們20多歲的年輕人一樣,合租房子,每天早早出門找工作面試,還報了一個翻譯培訓課程。雖然是租來的房子,但是她佈置得很漂亮,去宜家買了嶄新的單人沙發和書桌,床品也是用得上好的品牌。下班之後跑步,讀書,週末偶爾會在廚房做美食。她把日子過得很精緻,也很鬆弛,沒有都市浮躁氣,也沒有很多大齡單身姑娘的焦慮。

  有一次閒聊,我問她為什麼回國。她說,因為當時喜歡一個國內的男生,就辭掉工作回來了。兩個人相處了一段時間,發現並不合適,就分了手。然後她就一個人從廣州來了北京。

  她說,在日本,其實很多姑娘的生活狀態都是這樣隨性。完全沒有國內那種過了25歲就特別憂慮著結婚的焦慮感。她大學是日語專業,後來去日本工作幾年之後,忽然喜歡上化妝,就辭掉工作,用積蓄去報了很貴的彩妝課程。她喜歡什麼,就嘗試著去做,沒有想過性價比,值得不值得。她說,其實在香港和臺灣也是,人們並不急著結婚,或者走上什麼“正軌”,只有大陸的姑娘才把最好的青春年華,都浪費在不必要的憂慮上。

  02

  我的另一個朋友Jenny也是這樣。她29歲的時候,忽然就從500強辭職,跑到美國去念書。她是那種精緻時髦的上海女郎,住著市中心的高檔公寓,開著BMW,穿品牌套裝,不開心了就休假去熱帶島嶼潛個水。

  她提著兩隻巨大行李箱晃晃悠悠去了波士頓,用積蓄交了學費,和同學合租市中心昂貴的公寓。她慢慢學習搭乘公共交通,練習一個人去餐廳吃飯,習慣去適應波士頓的天氣,和她新的髮型師。

  那兩年,Jenny一邊在學校苦讀拿學位,一邊晃晃悠悠在北美洲旅行,並且交了個美國男朋友,還出版了一本書。後來再見到她,我覺得她和在上海沒日沒夜工作的時候完全不同,不再活在緊張的日程表裡,不再整日憂心忡忡,整個人神采奕奕,散發著迷人的光芒。

  她說她真正下決心辭職去念書,是因為無意中看了毛姆的一本小說——《刀鋒》。那時候她在上海,拿著幾十萬的年薪,生活安穩富足,可是她不快樂。後來她放下了憂慮,像拉裡一樣上路,在全世界到處晃晃,讓生活撲面而來,生活真的給她打開了更多的可能性。

  03

  “生活,其實有它自己的意志,有它自己的軌道和方向,甚至大多數時候,是我們在被生活推著走,是我們沿著生活給我們規劃出的軌道和方向,一路向前奔跑。而究竟在哪裡路口轉彎,我們並不知道。”

  我寫作圈的朋友孫晴悅在文章中這樣說。她在中央電視臺工作,24歲那年,得到一個可以外派的機會,去拉美做駐外記者。她決定把握住這次機會,可是對於未來的工作,愛情,甚至結婚生子,她的憂慮也達到了頂點。

  24歲的她走在玉淵潭公園裡,冒出的一句話是,“你什麼時候才能放下所有憂慮,讓生活撲面而來?”

  3年的駐外記者生涯很精彩,她行走在拉丁美洲,眼界和見識如清風加冕。3年後再回北京,拉美的文化已經融入她的血液,那一段駐外生涯也成為她生命中難以忘懷的華彩。雖然晴悅常常自嘲,當時自己是冒著和男朋友分手的風險,可是我還是覺得,那是她做過的最正確的決定。

  04

  張愛玲有一篇短文叫《非走不可的彎路》——

  青春的路口,曾經有那麼一條小路若隱若現,召喚著我。

  母親攔住我:“那條路走不得。”我不信。

  “我就是從那條路走過來的,你還有什麼不信?”

  “既然你能從那條路上走過來,我為什麼不能?”

  “我不想讓你走彎路。”

  “但是我喜歡,而且我不怕。”

  文章的結尾,張愛玲這樣說,“在人生的路上,有一條路每一個人非走不可,那就是年輕時候的彎路。不摔跟頭,不碰壁,不碰個頭破血流,怎能煉出鋼筋鐵骨,怎能長大呢。”

  可是我們呢,為什麼沒有了試錯的勇氣,反而整日憂心忡忡,害怕走了彎路,甚至害怕走了一條性價比不那麼高的路,落後於別人?我們憂慮的,到底是什麼呢?

  老狼在《關於現在關於未來》裡面有幾句話我一直很喜歡:

  關於未來你總有周密的安排,

  然而劇情,卻總是被現實篡改。

  關於現在,你總是彷徨又無奈,

  任憑歲月,黯然又憔悴地離開。

  簡直就是太多人的寫照。

  我們整天憂慮著未來,卻又那麼迷茫,不知道怎樣去努力現在,所以一天天過去,一年年過去,好像一切都沒有變。

  我們是否可以放下憂慮,享受每一個當下,沉浸在當下生活本身,並且踏踏實實去努力呢?

  05

  我曾經也非常憂慮未來,特別是27、8歲那兩年,工作沒有起色,感情生活一片空白。我每天都特別惶恐,擔心自己愁眉苦臉地活下去,孤獨終老。

  我休假飛到雲南去旅行。可是並沒有心情看風景,大理溫柔的風撲面而來,古城到處洋溢著浪漫的氣息,可是我只想哭。我在長途汽車上哭;我關上旅館房間的門,坐在床上哭;我去麗江,在束河古鎮的咖啡館裡哭,在雙廊,面對著美麗的洱海,在新年的煙花燃起的時候哭……

  那時候,我的憂慮一定也達到了頂峰吧。現在想想,是多麼的可笑和浪費啊。

  看不清前路的時候,我們都迷茫憂慮,可是一味沉溺於憂慮的情緒,卻是於事無補的啊。

  不如放下憂慮,讓生活撲面而來吧。

  生活不是規劃出來的,它有自己的軌跡,也許我們可以做的,就是聆聽內心的召喚,然後真正付出努力。只有走得更遠,才能更開闊,才能有答案。

  放下對未來的種種憂慮,現在就開始努力吧,看看上帝會給你什麼禮物。也許是驚喜連連,也許是空空如也,可是無論哪一種人生,對我們來說,都是獨一無二的啊。無論哪一種人生,我們唯一能把握的,可以拼盡全力去努力的,也只有當下,只有此時此刻。

  以上,和你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