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為不懂圓滑世故而羞恥

1  我們國人一向是活得很小心,比如我父母那輩人,從來不敢隨心所欲。  尤其在關係高度濃縮的飯桌上,餐桌交際十分考驗人:互動時不僅要動嘴,身體還要跟得上,最好是二者配合默契。  先說動嘴。  動嘴就是聊天,這一點非常講究招數。  比如,對方說:“哎呀你的真絲裙好漂亮,你穿上真年輕!”  你會怎麼反應?肯定是心花怒放啊,恨不得花都開到臉上。  但你不會那樣做,那樣太不禮貌了,顯得你非常不謙虛,你得控制那花開放的程度,最好是半開不開。  結果就是,你用尷尬而不失禮貌的微笑,拒絕了對方的誇讚:“只是一件舊衣裳啦,人老珠黃的!倒是你,半點皺紋也沒有!”  這是很標準的答案,它包含兩大要素:  1、千萬不能承認自己好;  2、要凸顯別人比自己好。  你們開始用這招打太極,看最後誰能把對方誇上天。  其次,動嘴還不夠,還要有動作。  我自己最怕倒酒這個環節:你得用半蹲的姿勢起身,用低於對方的高度端酒杯。  同時,你還得動嘴,說祝酒詞。  這個對協調性的要求太高了,稍有不慎,就變成手忙腳亂、胡說八道。  糟糕的是,在這個環節我總是災難現場。  經常說錯話、做錯事,顯得自己相當笨拙無趣。  2  我們中有許多人,都是在這樣小心翼翼的環境下成長起來的。  這種環境合理嗎?  不一定,但它存在了幾千年沒有消亡,一定是找到了合適的繁殖物件。  這個繁殖物件就是:人。  我仿佛看到一個生生不息的迴圈:文化培養了人——人依賴和鞏固這文化——文化再去培養人。  這是件可怕的事。  小時候,我經常覺得自己笨拙,不懂與人相處,我身邊的小夥伴也有同感,大家一致認為:自己不會說話,不會辦事。  我們經常被父母訓斥:腦袋不靈光!  但讓父母滿意,真的不容易。  與人相處時,你得保持身體緊繃,稍有放鬆就成了“坐沒坐相,站沒站相”。  衣著必須規規矩矩,想穿點有個性的,花樣多的,就成了“不倫不類,吊兒郎當”。  最重要的,小嘴要甜,見人不能害羞,打招呼要及時,最好能培養察人觀色,審時度勢的本事。  ……  這些行為,久而久之產生的影響就是:  1、否認我們身體的真實感受;  2、否認我們心理的真實感受。  有些父母對孩子的表現相當在意,於是更嚴厲地要求孩子。孩子內化了父母的要求,開始執行。  執行過程中,衝突就一個個地出現了:  別人表揚我,我開心得不得了,為什麼不能表達?  我不想參加聚會,為什麼一定要去?  和別人相處,為什麼要像機器人一樣僵硬?  為什麼一定要笑?我今天明明不開心。  內心產生衝突後,人會啟動防禦機制去平息衝突,使自己感覺舒適。  這就和感冒後,身體會生成白細胞來保護自己一樣。  常見的防禦是“認同”——你愛父母,選擇相信他們永遠正確。  這種防禦下,你會產生這種想法:與人相處,就是應該如此圓滑世故,而我做不到,是因為我笨,我不會與人相處。  這就是悲劇的開始。  3  現在,我們把這想法拆開來看,會發現兩層含義:  1、不真實地與人相處,才是對的。  2、如果我做不到,就是我不好。  它對我們有什麼影響?  它最具破壞性的地方就是,讓我們相信:真實,是不好的。  在你往後的人生中,你會遵循以下信條:  我不承認自己好,才不會傷害別人;  我誇別人好,才能讓別人感覺良好;  如果我真實表達自己,不會被接納;  我必須審時度勢;  自我表現是可恥的。  ……  你指望它們幫你在人際關係中變得遊刃有餘,結果呢,你拼命這麼去做,卻發現人際關係越來越糟。  我明明很謙虛,誇我的人怎麼生氣了?  我明明在誇他,他怎麼還不高興了?  我拼命隱藏真實感受,別人怎麼發現了?  你開始懷疑人生:真實的我,到底該不該表現出來?  如果要表現出來,表現到什麼地步?  於是,真實vs偽裝的衝突,成了我們內心最核心的衝突。  4  更糟的是,外部環境會加劇這種衝突。  《人際關係技巧》、《飯桌禮儀》、《辦公室文化》、《如何與領導相處》……這類書應運而生,讀的人卻越來越糊塗,因為它們都是在教你:  如何更深地隱藏真實自我。  這些“捷徑之書”讀多了,可能出現以下情況:  一、自己崩潰;  二、別人崩潰。  自己崩潰的情況比較常見,你會越來越質疑自己:  我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為什麼我在不同場合是不同的樣子?  為什麼我總覺得很彆扭?  類似的衝突頻繁出現,使你變得很累。你會對人際關係失去信心,甚至產生回避行為。  而且,當你回避他人時,他人也會感受到你的彆扭,形成惡性循環。  你會漸漸發現,自己很難以真心示人,別人也很難觸碰到真實的你。  你會越來越孤獨。  5  如何打破這種狀態?  我會告訴我的來訪者,在關係中,真實地去反應你自己。  比如,以前別人誇我有才華時,我第一反應是:沒有啦,其實我比韓寒還差很遠啦。  我心裡是這麼想的嗎?當然不是。  正相反,我真實的情緒是:自豪。  我之所以隱藏了自己的真實的情緒和想法,是因為這符合我心中的“正確”,我是被訓練成這樣的。  但是,現在我就會比較坦蕩了。  我會說:謝謝,我也覺得自己挺有才的。  對方聽我這樣回答,是什麼感覺?  是覺得我狂妄,不再喜歡我?還是覺得我很有個性,更加喜歡我?  其實,你根本無法預料到對方會作何反應。  他也許會喜歡你,更加親近你;也許會覺得你自戀,再不與你來往。  沒有一個標準答案,因為人心是不可控。  誰也不知道,投射性認同裡,會有多少種變幻組合,但我們可以猜一下。  10個人當中,可能有2個人覺得你很酷,有4個人覺得你狂妄,另外4個人壓根不在意你怎麼說。  無論怎麼回答,這個資料都不會有太大變化。我們假設,你真實一點,喜歡你的人會變少。  但那又怎樣?你收穫了真實啊。  試想一下,一個人喜歡你,是因為你真實,那你以後和他相處,你多自在啊。  反之,一個人喜歡你,是因為你不承認自己好,保護了他的自戀,那你以後就得一直保護他、迎合他。  你多累啊。  這樣一來,你就是在為別人而活了。  6  道理大家都懂,踐行卻不容易。  為什麼我們會認為,真實地表達自我是一件很難的事?  因為,你不僅要展示自己的好,還要展示自己的不好,這的確不容易。  比如,演講焦慮。  你演講的時候很緊張,心砰砰跳,聲音顫抖,額頭冒汗……  這時,你會拼命掩飾,因為你相信,一位演講者只有穩如泰山,別人才會尊重和喜歡你。否則,別人就會嘲笑你。  再比如,不懂裝懂。  別人問到你的知識盲點,心裡慌得一批,卻要極力掩飾,在言語中搶佔上風,因為怕被人瞧不起。  我知道,你做這些,都是為了讓自己“合時宜”。  畢竟,誰不想自己一世被愛,受人尊敬?  但我和你,是不同的人,你知道我是怎麼想的嗎?  我是這麼想的:  你演講時,哪怕口若懸河,在我眼裡你也只是個演講者,我對你無愛無恨。當你毫無破綻,最合時宜,我也覺得你刀槍不入,無堅不摧。  當你實事求是地承認,“抱歉,這個問題我真的不懂”,我會驚歎於你的勇敢,欣賞你敢於暴露自己的弱點。  這時,我也會忍不住放低姿態。同時,我覺得自己在你面前,有了一點價值。  當然,不排除有一些人,在看到你真實的反應後,會開始嫌棄你,甚至不和你來往。  但你仔細想想,他們是你想要長期交往的人嗎?  為什麼要在意他們的想法?為什麼要挽留他們呢?  放棄這種執念吧,去和真實相遇,去和能接納你真實的人相遇。  允許你真實的人,才是支援你活出自我的人。  保護你的真實的人,才是點亮你生命的人。文章來源:https://www.lz13.cn/weirenchushi/1839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