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分寸,是最好的教養

圖圖赴了一場令他很鬱悶的晚宴。 本來這是一場行業內大頭們的聚餐,輪不到圖圖去湊熱鬧,但老闆有心提攜,想讓圖圖多累積點人脈,圖圖便受寵若驚地跟著去了。 席間,老闆隆重地向他的朋友們介紹:圖圖是我公司最有衝勁的銷售員。圖圖有禮貌的向各位領導點頭致敬,並一一敬酒。他在心裡給自己打氣:一定要好好表現,在這些業界大咖面前留下一個良好的印象,這樣才不辜負老闆的一番栽培。 酒過三巡,氣氛漸漸放開了,幾個大腹便便的老闆們開起了玩笑,捉弄起一個叫李總的光頭。有人說李總聰明絕頂,有人說李總的髮型省洗髮水,李總樂呵呵的摸著油光鋥亮的腦袋,眼睛都快笑沒了。顯然,他並不覺得禿頂很丟人,他還很享受大家拿他這個特點來尋開心。 圖圖眼見氣氛活躍,便推波助瀾地補了一句:“李總家的燈炮都可以少裝幾個啦!”語落,大家哈哈大笑。李總一直眯著的眼睛卻鬆開了,臉上的笑意雖然還沒散去,但已能讓人察覺得到有些尷尬。 與此同時,圖圖的老闆也倏然變了臉色,朝圖圖丟來一個慍怒的眼神,並用唇語暗示他:“敬酒,道歉。” 圖圖明白自己失禮了。他本來無意冒犯,他明白李總是自己老闆的好友,內心很是尊敬,本想以詼諧的方式贏得對方的好感,沒想到變成了嘩眾取寵。 老闆趕緊轉移話題,飯局的氣氛才又回歸輕鬆。圖圖卻如坐針氈,只巴不得趕緊從飯桌上逃離。 席散,圖圖搭老闆的車回家,一路悶悶不樂。老闆看穿了他的心思,問他:“你覺得今天晚受委屈了?” 圖圖憋了一晚上的情緒終於得到了釋放,他垂頭喪氣地說:“老闆,我原以為你給了我一個機會來進入你們的圈子,現在明白了,不同階層的人是沒有辦法交朋友的。我的地位太低,你們這種高級人士根本就瞧不起,所以你們可以跟李總開玩笑,我卻不可以。” 老闆笑了笑說:並不是你理解的那樣。第一,李總對於我們來說是平輩,對於你來說卻是長者。就像同樣一個玩笑,你可以跟同學開,卻不可以跟父母開,一樣的道理。第二,我與李總三十多年的交情,開什麼玩笑都無傷大雅。而你是第一天跟他碰面,交情還不足以到可以取笑他的程度,你今天的行為,就是失了分寸。 圖圖豁然開朗,仔細想想,其實他自己也有過類似的感覺,同樣的話,從不同的嘴巴裡說不來感受是不一樣的。 他單身八年,常被好兄弟奚落說他娶不到媳婦,他從未覺得有什麼不妥,卻在雙十一聽到公司前臺的一句“老光棍,收快遞”的時候怒不可遏,感覺對方很沒教養。現在想想,其實是前臺小妹說話的時候不懂分寸。 分寸感,是對自己與對方情感的一個準確的掂量,能說什麼話,能說到什麼程度,如何讓對方感覺舒適,其實是一個人最大的教養。 作家大仲馬有段賣劇本的軼事。 話說年輕的大仲馬靠著《亨利三世》一炮而紅以後,許多劇院都爭著購買他的劇本。他剛寫完《安東尼》的時候,有一家小劇院的經理和一家大劇院的老闆一前一後地來登門造訪。 小經理進門,脫帽致敬說:“先生,很榮幸見到您,我希望能買到您的劇本,只是我們劇院非常小,最多只能出80法郎,非常希望得到您的幫助!” 大老闆進門後,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抽雪茄,輕慢地說:“小子,聽說你完成了一個新劇本,給你1000法郎買下,你從沒見過這麼多錢吧,可要珍惜這個機會喲!” 大仲馬最後把劇本以80法郎的價格賣給了小劇院的經理。 無論一個人地位多高,多有權勢,如果言行舉止沒有分寸,依然得不到他人的尊重。 彬彬有禮的小劇場經理能以低數倍的價格爭取到大仲馬的劇本,而傲慢的大劇場老闆卻提著錢被人拒之門外,這就是教養不同帶來的際遇差別。 有教養的人讓人如沐春風,沒教養的人讓人如梗在喉。 一個人對分寸的拿捏程度,顯示了他的教養程度。 直爽的分寸把握不好,就變成了刻薄。不懂分寸的人以直爽來解釋自己的口無遮攔,懂分寸的人不僅能讓別人聽到自己的肺腑之言,也能適可而止地顧全他人的體面。 幽默的分寸把握不好,就變成了惡俗。不懂分寸的人拿庸俗當幽默,以譏諷當取樂,懂分寸的人卻能不偏不倚地切合要點,讓人會心一笑。 友善的分寸把握不好,就變成了諂媚。不懂分寸的人為了獲取別人的好感曲意逢迎,懂分寸的人總是恰如其分地讓人感覺到自己的善意,也不失自己的立場。 同樣,謙虛的分寸不把握好,就變成了虛偽;智慧的分寸不把握好,就變成了心機…… 一個真正有教養的人,絕對是一個善於把握分寸的人,舉止合乎身份,言語合乎場合。他們往往能在人生的道路上順風順水,更易獲得成功。因為他們準確的分寸感能讓他們獲得更好的人際關係,做人做事有權衡,懂取捨,自然能在人生的每一個重要時刻運籌帷幄。 古人雲:“處世不分輕重,非丈夫也。”處世有分寸,知進退,才是一個人最好的教養。版權歸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