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讀書的女人,怎樣都很美

杜拉斯說:如果不寫作,我會屠殺全世界的。

當然,她只是這麼說說而已,如果不寫作,她至多就是一個普通的家常女人,會結婚生子,也會如許多潑婦一樣叉腰駡街。但她說:在文字裡,我延伸著我的暴力,讓愛情窒息到無處可躲,使我想哭的是我的暴力。

所以,讀書就有這樣一種力量,讓你悲,讓你喜,讓你從暴怒到安靜,從憂傷到平和,然後遇見另一個自己——飽滿、空靈、從容。


美女小玉,她的性格開朗,像《歡樂頌》裡面的曲筱綃一樣因為成長環境複雜,活得曼妙多姿,又因工作關係,身邊一度圍繞著各行各業的朋友。

她每天都很忙,忙著呼朋喚友,夜月笙歌到深夜,一群人隔三差五地湊飯局,要麼就是和朋友結伴去旅行……

可是有一次,她喝醉了,哭著說:你知道嗎?夜深人靜的夜晚,我還是會無故生出一種空虛和寂寞,整個人像懸浮在半空中,找不到落腳點。

也像劇中的曲筱綃花癡遇到帥哥趙醫生一樣,立馬變身撒嬌女王,各種撩漢手段層出不窮,很快活捉了男友。兩人走到一起,但相愛容易相處難,趙醫生是學霸,她卻是混世摩王,泡吧喝酒是她的愛好,她說讀不懂莎士比亞和王小波,卻懂得被人嫌棄。

我說:看書吧,它能讓你安靜,讓你從容,讓你從無到有。

後來,她逐漸減少了交際與應酬,將更多的心思花在自己身上及身邊那些更重要的人身上,雨天一個人呆在書房安靜看書,好天氣就到圖書館讀書,閒暇時和朋友談談人生和理想……

再見時,她變了好多,看起來安靜多了,過去的傷害也早已不復存在。

某天閒談,她說:我喝過女兒紅、寧夏紅、也喝過芝華士和威士卡,但是再濃烈的酒帶來的後勁不如書帶來的強烈,因為薄醉的女人迷人帶著膚淺,而讀書的女人帶來的質感卻是永遠。


毛姆說過:世界上沒有醜女人,只有一些不懂得如何使自己看起來美麗的女人,時髦的裝扮可以讓女人變得漂亮,但她最大的美麗是內在的修養,多讀書,通過讀書培養一種區別與他人的品位和修養。

其實,讀書何止提升魅力,它還能改變命運

默是我的好友,也曾命運多舛,母親早逝,師範畢業後做了幾年教師,後來成了家,愛人溫柔體貼,日子開始春暖花開。

但她卻在生孩子時意外得知,當初因為辦助學貸款時,檔案被學校扣留(本人並不知情),教師編制沒入檔,從另一所學校調動時在教育局查不到檔案資料,同等情況全市大概有幾十名教師,一下子成了臨時人員。

孩子滿月後,她找到教育局,甚至市里的分管領導,兜兜轉轉下回答她全是大環境所致,無能為力。

或許人逼到牆角有後勁吧,她每天除了帶孩子,重拾書本,加上這些年,她從未放棄過看書,過去的文字功底,也算得心應手,幾個月後,接到一家事業單位面試,專職寫公文。

一起面臨身份置換的工友們讚歎、羡慕不已。

唯有她知道是讀書改變了命運,這份改變,一如化骨綿掌,又如綿綿春雨,纏綿細碎,卻濕地三尺。

很多人對於我走上寫作這條路,很訝然,畢竟我非科班出身,人又至中年,與所從事的財務有著天壤之別。

其實,除了喜歡帶來的自律與堅持,最大的收益來自於讀書了。

父親是一位讀書人,總喜歡將年幼的我抱於膝上,塞一卷書給我指點江山,雖然那時的我字都認不全,囫圇下來通篇未解,卻也在泥沙俱下的囫圇中明白還有讀書這麼有趣的事。

少年時看《紅樓夢》裡面句句驚豔,簡直是我的春風牡丹,遍地是入心的句子,讓我唾手可得,十來歲的少女,為寶黛發了瘋,又傷了神。

看《半生緣》《小團圓》……知道張愛玲是天才作家,才明白天才和庸才最大的區別就是:天才寫出來的東西能不朽,庸才很快就是過眼雲煙。

雖然我一面罵胡蘭成負了她,又一面看他的《今生今世》,想看他曾如何與張愛玲相愛相殺的?

看奧爾罕.帕慕克在《我的名字叫紅》裡說:我是一棵樹,而我很寂寞,我在雨中哭泣……”時常陷入深思,我是一棵樹嗎?卻很快讀懂了他下面一句:我不想成為一棵樹本身,而想成為它的意義。

失意時,一遍遍讀冬天來了,春天不會遠了來安慰自己。

讀書如空氣一般,蔓延了我的半生。

那份好,就像光陰裡開出了一朵藍蓮花,看上去溫婉,實則有一種強悍的風情,無人能抵,堅定地知道自己要什麼,不要什麼。

在人生悲喜和積塵纏綿的歲月裡,學會了力量與從容。


羅素說過:當我們老了,才知道,我們有所懼了。

這份懼,只怕是一生淺薄,沒有底氣。

而讀書的女人總帶著與眾不同的氣質,分外堅強,也動人,如高大的懸鈴木在三、四月伸出的新枝條,美成一片風景,然後神情旖旎地走過一程又一程。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