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線

一次,一位在江南開鎖廠的老闆說他的買賣很是興旺,日進鬥金,很快要上市了。我問他何以如此發達?
  
  他答曰:現在的人富了,有錢有物,自然要加鎖買鎖;再有,我的鎖科技含量高,一般技術很難打開,而且不斷技術更新,所以市場總在我手裡。
  
  我笑道:我的一位好朋友說這世界上他最不喜歡的東西就是鎖,因為鎖是對人不信任,是用來防人的。
  
  鎖廠老闆眉毛一挑說:不防人防誰?我賺的就是防人的錢。你以為這世上真有夜不閉戶的地方嗎?
  
  我說:五十年代真有。七十年代我住在一座房子的頂樓上,門上只有個掛鉤,沒鎖,白天上班把門一關鉤一掛,從來沒被人偷過。
  
  鎖廠老闆說:那是什麼時候,早沒影兒了,不信你不鎖門試試。
  
  我笑了笑沒再說,我信他的話。我承認,一個物欲的時代和一個非物欲的時代,人的底線是不同的。社會的底線也在下降。所謂社會底線下降,就是容忍度的放寬。原先看不慣的,現在睜一眼閉一眼了;原先不能接受的,現在不接受也存在了。在商業博弈中,謊話欺騙全成了智慧;在社會利益競爭中,損人利己成了普遍的可以獲利的現實;誠信有時非但無從兌現,甚至成為一種商業的吆喝或陷阱。在這樣的社會生態中,人的底線不知不覺在下降。
  
  可是這底線就像江河的水線,水有一定高度,船好行駛,人好游泳。如果有一天降到了底兒,大家就一起陷在爛泥裡。我們連自己是髒是淨是誰也不知道了。
  
  所以,人總得有自己做人做事的底線。其實這底線原本是十分清楚的。比如人不能見利忘義賣友求榮賣國求榮乘人之危,不能虐待父母以強淩弱恩將仇報落井投石,還有不義之財君莫取朋友妻不可欺等等。
  
  這個古來世人皆知的底線,也是處世為人的標準,似乎現在被全線突破了?
  
  底線是無形地存在於兩個地方。一在社會中,一在每個人心裡。如果人們都降低自己的底線,社會的底線一定下降。社會失去共同遵守的底線,世道人倫一定敗壞;如果人人守住底線,社會便擁有一條美麗的水準線——文明。因此說,守住底線,既為了成全社會,也是成全自己。
  
  然而,這兩個底線又相互影響。關鍵是在你有時碰到低於你的底線時,你是降下自己的底線,隨波逐流,還是堅守自己,潔身自好,堅持一己做人做事的原則?有人說,在物欲和功利的社會裡,這底線是脆弱的。依我看,社會的底線是脆弱的,人的底線依舊可以堅強,牢固不破。
  
  底線是人的自我基準,道德的基準,處世為人的基準。
  
  人的自信是建立在底線上的。沒有底線,一定會是一塌糊塗的失敗的自我,乃至失敗的人生。有底線,起碼在的層面上,獲得了成功的自我與成功的人生。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