層次高的人,絕不會做的一件事

  曾經看過一個笑話。  有兩個人在聊天,一個人問:“你是哪個學校畢業的?”  另一人回答:“我是理工的,你呢?”  第一個人驕傲地說:“我是清華的。其實你要是當初努力一點,說不定也能上清華。欸,你是哪個理工的?”  被問到的人回答:“我是麻省的。”  雖然是則玩笑,卻也令人深思。兩個都是不錯的名校畢業生,但是在他們的談話中,兩個人的格局和層次高下立現。  層次越高的人,越不會做的一件事,就是炫耀。  在網上看到一篇文章叫做《空姐說第一次坐頭等艙的女客,都有這個特點》,故事中的空姐分享了這樣一個故事:  在一次飛行中,她所服務的頭等艙迎來了一位女客人。這位女客人落座後,向空姐提出了一個請求,希望空姐能幫她拍下在頭等艙“輕車熟路”的照片。  後來,女乘客又請求添加空姐的朋友圈,空姐看見了她在起飛前發的照片:“又飛了,這家航空公司的餐食還是一如既往的勉強。”  生活中,有很多像這位女乘客一樣的人,總是用拼盡全力地營造一種“看起來很好”假像,在社交平臺上炫耀著不屬於自己的生活。  在便利店買一杯果蔬汁,拍了一張自拍,發到朋友圈:“又是一份健康的早餐。”然後隨手就將寡淡的飲品丟到垃圾桶。  將亂糟糟的工作臺整理好,拍了一張照片,放到朋友圈:“讓簡潔成為一種工作習慣。”然後又隨手將文件塞在抽屜的某個角落。  穿上運動裝到健身房,對著鏡子用盡全力擠了點線條,拍下照片,發出朋友圈:“健身房打卡,又鍛煉了兩個小時。”然後洗了個澡,就匆匆離去。  卡耐基在《人性的弱點》中所說的:“天下最悲哀的人莫過於本身沒有足以炫耀的優點,卻又將其可憐的自卑感,用令人生厭的自大、自誇來掩飾。”  真正可怕的是,我們在眾人豔羨的假像中,有了自己真的擁有這種生活的錯覺。身處苟且,還以為自己擁有詩與遠方。  人生層次越高的人,越不會做的一件事,就是炫耀。  製造假像比努力爭取容易得多,而沉迷於虛構中的夢境,會讓你忘了腳踏實地的生活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  小王在一家外貿公司幹了兩年,業績平平,他也覺得現在的職業沒有什麼前景,於是決定跳槽。在經歷了幾場面試後,差不多談妥了一家互聯網公司。  覺得成功在望的小王很快地向公司提交了離職申請。上司找他談話,詢問離職的理由。  小王想著反正快離開公司了,也沒太多顧忌:“現在的崗位又沒錢賺,又不可能升職,活還多。哪像互聯網公司,福利好,環境好,又肯花心思培養人才。”  而且,小王也在辦公室裡高調地和同事炫耀他找到了一份滿意的新工作,即將離職。辦公室的同事們難免羡慕又嫉妒,於是他們對小王說:  “互聯網公司是福利好,可是加班多啊。多少互聯網行業的員工,加班到猝死啊。”  “互聯網公司都是人才聚集的地方,你別屁股還沒坐熱,就被人頂替了。”  小王被人說得慌了,心理開始懷疑自己跳槽的決定是不是正確的。在同事們一言一語的鼓動下,小王竟然放棄了夢寐以求的新工作。  然而不幸的是,小王的原領導在這場離職中,看透了小王在職場上的不成熟和不穩定,也看到了眼界的上限水準,因此決定不再和他繼續勞動合同。就這樣,小王一時春風得意沒忍住的炫耀,讓他落得竹籃打水一場空。  炫耀一時爽,後果想一想。  炫耀的時候貪圖的痛快,往往會給你招來大患。  王小波說:“我長大了才明白,人生是一個不斷受錘的過程。你不露頭都要挨錘,你一露頭更跑不了。”  所以,有時候不炫耀是一種充滿智慧自我保護。一個謙虛謹慎的低姿態,能夠躲避世間許多惡毒的攻擊。  許多人有了一定的身價後,總喜歡為自己貼上“老闆”、“老總”、“富商”的標籤,對別人“金主爸爸”的稱呼和“抱大腿”的行為很是受用。  但是往往這些人在他人喧嘩的捧殺中,迷失了對財富正確的態度,令人十分反感。  而也有許多人,在獲得了令人羡慕的金錢和地位之後,任然保持著低調和樸素的行事風格。  曾經的跳水皇后郭晶晶,在嫁入豪門後,依然被人看到用簡單的皮筋紮頭髮,出入菜市場和小地攤。  這樣一股清流般的簡單真實,也許正是郭晶晶不僅能做一個令人尊重的豪門媳婦,也得到了丈夫無限寵愛的原因。  風雲富商李嘉誠,一輩子的商海沉浮,他說:“做人最要緊的,是讓人由衷地喜歡你,敬佩你本人,而不是你的財力,也不是表面上的服從。”  李嘉誠從不靠流於表面的炫耀和浮誇來結交人脈,對財富和名望也始終有自己的堅守。除了樹立起偉大的商業帝國,李嘉誠的一生還幹了兩件大事:慈善和教育。  在任何公共場合和採訪報導中,你不會聽到有人叫這樣一位富商“李總”、“李老闆”,你一定會聽到大家都尊稱一聲“李先生”。  有句話說,一個人越是缺少什麼,越是貪戀什麼,就越是炫耀什麼。而真正內心富足的人,不會留戀在他人豔羨的眼光和紛紛的議論中生活。  他們低調、沉穩、惜福,也因此真正地受人尊敬。  低調是為了生活在自己的世界裡,高調是為了生活在別人的世界裡。只有小丑才嘩眾取寵,而層次越高的人,越是低調,越不炫耀。  袁泉在《我的前半生》中的表演,令人印象深刻。在劇中她扮演了一個獨立穩重的都市女子唐晶,總是裹著深素色的大衣,安然、沉靜地走過喧嘩的大樓。  唐晶那種迷人的氣質,也正來源於袁泉本身。  袁泉出道近二十年,少有過花枝招展的時刻。她甚少涉足綜藝、真人秀,在鎂光燈閃耀的時尚秀場,也難見她的蹤影。  袁泉始終活躍在一片獨屬於自己的舞臺上,她演話劇,演進了“中國話劇百年名人堂”。她演音樂劇,演《琥珀》,被專業音樂人盛讚是樂壇的滄海遺珠。她演電影,塑造的都是藝術質感上乘的人物形象。  電影《後會無期》的片場採訪裡,導演韓寒對袁泉印象深刻:“她是一個很低調的演員,來現場只有一個朋友做助手,有時候甚至一個人。”  姚謙說:“在這喧鬧與聚眾為生存之道的文藝圈裡,她的那個角落總有種與世無爭的安靜氣氛。”  低調不是躲在塵埃裡不說話,而是經營好自己的小宇宙,積攢屬於自己的能量。一個人內心的力量越是豐富,便越不喜歡喧嘩和炫耀,因為他們深知:“人生最好的境界,是豐富的安靜 。”  袁泉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喝茶,周圍的水是沸的,她的心卻是靜的。  這不由得讓人想到亦舒說過的一句話:  真正有氣質的淑女,從不炫耀她所擁有的一切。她不告訴人她讀過什麼書,去過什麼地方,有多少件衣服,買過什麼珠寶,因為她沒有自卑感。  曾經看過一句話:“我刻意地炫耀,告訴每一個認識的人,我正快樂的不可開交。大多數人都瞋目我的過分炫耀,少數朋友欣慰我過得很好,只有你讀出了我的寂寥。”  所以,何必要大聲地炫耀呢?  羡慕你的人,會在背後向你放冷槍。原本就輕視你的人,會更加看低你人生的格局。而與你同行的人,不用多言,便能懂你的心。  願我們都能遠離世界的假像和內心的喧囂,踏踏實實地過著屬於自己的生活。來源網路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