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用一套簡單的思考方法解決大部分問題?

1

  我們每天都在處理各種各樣的問題,從睜眼那一刻起,就要洗臉、刷牙、吃飯、坐車、上班。每一個環節都需要作出決策和行動。好在很多問題,我們大腦的“自動駕駛”模式足以應對。但是,我們依然會遭遇很多棘手的問題,例如要不要和同事談戀愛,要不要上這個培訓班,如何把手上的工作做好,如何升值加薪。我曾有一段時間思考,有沒有一個簡單的分類或者方法,能夠處理工作生活中,大部分不簡單也不困難的問題。

  2

  我在一次會議中,聽一位創業者分享了他思考創業問題的思維方式,我整理後,發現這也能用於處理創業之外的大部分問題。

  問題通常可以分為兩種,一種是封閉式問題,一種是開放式問題。前者普遍有條件限制,後者無條件限制。這很好理解,要不要去這個餐廳吃飯,今晚約不約,這是封閉式問題。錢應該怎樣花,如何提高學習能力,是開放式問題。把問題分類,是為了找到一類問題的統一處理方法。

  先說封閉式問題,舉一個粗暴的例子。現在,想想一個場景:淩晨,你正在夜店和朋友嗨,這時一位顏值極高的帥哥或美女,走到你面前,想邀請你去海邊坐一坐,你決定去還是不去呢?真實環境裡,我想你一定能知道,別人的真實想法是什麼。選項有限,決策時間少,你必須很快做出決定。

  再舉一個封閉式問題的例子。在斯坦福大學的課堂上,TinaSeelig教授做了這樣一個小測試。她給了班上14個小組各5美元,作為啟動基金。學生們有四天的時間去思考如何完成任務。當他們打開信封,就代表任務啟動。每個隊伍需要在2個小時之內,運用這5美元賺到儘量多的錢。然後在周日晚上將他們的成果整理成文檔發給教授。並在週一早上用3分鐘在全班同學面前展示。時間和資金有限,你要怎麼做?

  開放式問題簡單舉例,例如,為了提升企業實力,這筆錢應該花在哪?如何為自己制定學習計畫?怎樣才能兼顧生活、工作、學習?

  3

  這兩類問題各自的統一解是什麼?

  以夜店例子來說,不要先做選擇,而要假設自己現在已經來到了第二天早上,躺在自己的床上,在未來的這個時空點來思考當下的決策。這時你就會產生一些不同的感受:不能去,第二天早上看見男朋友我會後悔;去就去,反正我划船不靠漿靠浪。

  斯坦福的案例中,有的學生通過預定熱門餐廳的座位,然後將其出售給不願排隊的消費者賺錢。有的學生在學校給同學的自行車打氣,還有的去倒賣果汁、幫人洗車。而勝出的那一組,即最賺錢的學生組做了一件完全不同的事情,他們將課後3分鐘的彙報展示時間賣給了一家希望在斯坦福招生的企業,賺了650美元,回報率達到13000%。這樣的思考中,他們並沒有將視角固定在當下有限的資源(錢和時間)中,而是將視角放在了課程結束之後,回頭來觀察時發現了商機。

  對於企業決策也是如此,要不要做這個新專案,如果將視角放在五年後看今天,答案便不會那麼混沌。

  所以,封閉式問題,通常採用的是開放性思考,即將決策所在的時空點從當下轉移到未來或過去,前後觀望當下這個問題。

  開放式問題,以我遇到的一次學習規劃為例。我個人對於哲學、自然科學、心理學、音樂、商業理論等學科都很感興趣,在公司主導行銷策劃,還是創業者,兼顧事務繁雜,所以我需要用到大量的商業理論。於是,我想要繼續夯實商業理論基礎,同時為了穩固底層思維,想學習哲學。我還會糾結於學習效率低,有沒有辦法先提升學習效率再學其他知識,看完費曼的文章又心癢著擁有了物理學的思維方式將是多麼牛逼。

  開放式問題,通常會讓人陷入選擇恐懼症,進而形成嚴重的拖延症。我因此很長一段時間處在意淫學習計畫,卻啥都沒有執行的狀態。

  轉化了思考方式,我列出了想要學習的這些學科,然後發問,這個學科可以先不學嗎?如果不學會怎麼樣?學了能帶來什麼影響?這麼一問過後,我將商業、物理、生物、心理學、音樂、健身等知識滯後,將認知科學和學習科學提到最高權重。因為,學習這類學科,會提升學習本身。如果說學其他學科是捕魚,那麼學認知科學和學習科學就是學習捕魚技能,升級捕魚裝備。這樣的結論,就是以上三個問題帶來的。

  後來聽了分享,感同身受:開放式問題,通常採用封閉式思考,即將事物相關的所有變數源逐個檢驗排除,找出那個對其他所有變數,或對事物本身,能產生極大影響的變數。

  掌握足夠多優質的思考方法,安裝優質的心智程式,會降低我們的認知負荷,從而釋放出更多的心智資源,做更多的事情。表面上會呈現出了一種技能繁榮,外人會給你填上學霸標籤,但你心理得清楚,這實際上只是多了一些二階思考而已。對此,我還是那句話,心念一閃,震動十方。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