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女人,可軟可硬

安詳是我的大學同學,畢業後她回了家鄉工作,以前我們同學之間聯繫的還比較密切,沒過幾年大家就已經很少聯繫了。再次見到她的時候,安詳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媽了,而且言談舉止間,與我以前認識的那個安詳,差別真的很大,誇張一點說,就跟變了個人似的。

她健談了許多,聲音也比以前亮了,偶爾還會講個段子逗大家樂,一字一句裡都透露著一股強烈的自信。以前那個笑不露齒,走路略帶弓背的小女孩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現在站在我面前的是一家餐飲公司的老闆娘。

我逗笑她,作了富太太,生活肯定樂逍遙吧。她卻矢口否認,並告訴我她丈夫幾年前開始創業,就在一切張羅妥當準備開業的時候,她丈夫卻突然病倒了。儘管丈夫一再堅持可以邊治療,邊工作,但安詳毫不猶豫的給拒絕了。

可是餐飲店已經投入了一大筆錢,總不能放任不管,付之流水吧?最後安詳辭了自己在學校的工作,幫丈夫打理起了餐飲店:為了控制成本,她親自跑到批發市場進貨,一分一毛的和別人砍價,一向溫文爾雅的她,無數次和別人面紅耳赤;店裡人手不夠,她就自己做帳,自己傳菜,自己站在街上發傳單;有人刁難店裡的服務員,她也義無反顧的維護著每一個人……

而且那時候她們家的小兒子剛出生不久,真不知道她是怎麼堅持過來的。但也正是因為有了這樣的經歷,現在的她,溫柔裡才總有一份堅韌在。

好女人,一定是可軟可硬的,就像畢淑敏在她文章裡寫的:

我喜歡深存感恩之心又能獨自遠行的女人。知道謝父母,卻不盲從;知道謝天地,卻不畏懼;知道謝自己,卻不自戀;知道謝朋友,卻不依賴;知道謝每一粒種子每一縷清風,也知道要早起播種和禦風而行。

德國總理安格拉·默克爾,被稱為當今世界政壇的頭號鐵娘子,由於她的政治手腕很是強硬,甚至有人給她起了綽號叫黑寡婦

默克爾的父親從小就教育她必須永遠比同齡人優秀,而她也一直將此奉為人生的信條。先是通過自己的努力成為了萊比錫大學的物理學博士,之後又成為了德國歷史上第一位連任三屆的女總理,放眼整個世界,也難有幾人能與之比肩。

但就是這麼一位在媒體面前不苟言笑的女強人,在私下裡卻是個極其溫柔的鄰家阿姨。她每天早上為丈夫做飯,馬鈴薯湯、烤蛋糕、炸肉排全都不在話下。除此之外,默克爾還利用業餘時間親自去菜市場買菜,德國民眾將此習以為常,即便偶爾見到總理,也都表現的很平靜,大家親切的稱呼她為整個德國的媽咪

身在高位,手握重權,絲毫沒能影響她在生活裡做回自己的小女人;暗流湧動,波雲詭譎的政治角力也一點沒有遮住她溫柔體貼的個性光輝。

她的心很柔軟,但充滿力量。

我見過太多的女人,要麼太軟,要麼太硬。

太軟的女人,像塊柔弱的浮萍,始終沒有自己的根和方向,隨著男人的指令到處漂泊,結果渾身是傷;太硬的女人,始終不肯放下自己的身段,不願意接受別人的建議,不肯別人對著自己指手畫腳,其實她們也知道自己是刀子嘴豆腐心,但到最後還是用刀子劃破了身邊人的心。

唯獨可軟可硬的女人,婚姻家庭事業一項不落,全都經營的遊刃有餘,究其原因,其實也還是我們老生常談的那幾點:

1.懂得尊重,願意包容。軟不是柔弱,是一種韌性,他錯了,你願意包容,你錯了,就虛心接受他的建議。唯有你的韌性越好,兩個人婚姻的幸福值才能越高。

2.嘗試主動引導。這句話包含了兩個很重要的點,即主動引導,你不主動就很難把握感情的走向,缺乏靜水流深的引導,交流往往會變的針鋒相對。很多人總是在問題出現的時候默不作聲,等到火燒眉毛了才開始採取被動措施,或聲嘶力竭的控訴,或你死我亡的吵鬧,這些都是無利而有害的。

3.學會獨立,有自己穩定的事業,不攀附,不依就。事業是女人的底氣,不論你做什麼事,穩定的收入來源都是你行動的支撐。更重要的是,事業比家長里短的雞毛蒜皮更容易讓你在一個相對愉悅的環境裡,慢慢堅強。

學會做一個可軟可硬的女人,誰都可以成為自己理想的樣子,溫柔堅韌,不懼風雨,能獨自遠行,更可守一人到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