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高級的優越感,是什麼樣子

01財富上的優越感不是誰的金錢多 上禮拜我和朋友A一起去銀行辦業務,那天人格外多,但我和A走進大廳時,還是一眼看到了門口很無措的一位老奶奶。 她服裝簡陋,用北方方言不停詢問周圍人匯款單怎麼填,但各人有各人的忙碌,或者她的口音別人理解起來困難,或者碰瓷的老年人影響了所有老人的整體信譽,又或者銀行實在是個讓人警惕的場合,所以,並沒有人搭理她,她努力的嘗試和冷漠而熱鬧的周圍反差很大。 A立刻走過去,問她打算做什麼,老人見到終於有人願意幫忙馬上提起全部精神,生怕我們跑掉一樣,緊張地開始描述,但越緊張越混亂,好幾分鐘後,我們終於聽明白她要匯款給外地的女兒,卻不知道怎麼填單。 A按照匯款單上的類目逐項問她,拿出筆把可以代填的部分填好,視窗顧客依舊很多,A便帶她到貴賓室,請熟悉的客戶經理幫忙辦理。 辦好後,老人並沒有感謝,她自言自語收拾好東西走了。因為特別熟,客戶經理對A開玩笑,說:看,你幫了她忙卻連聲謝謝都沒留下,多管閒事了吧。 A豪不在意地說:我們老了可能都是這樣,哪有那麼多客氣和周到,我舉手之勞也不是圖感謝。 朋友A特別可愛的地方就是坦誠,從來不掩飾自己對金錢的嚮往和掙錢的欲望,所以,她很早就是個家底豐厚的女人。 難得的是,她也一直克制著自己對財富的貪心和炫耀,不像很多其他人,經濟上越來越富有,流露在臉上,難免有種“一切盡在掌握”的優裕和攀比,以及對其他人的輕視。 她始終性格隨和、適度熱情。 02盛名下的優越感不是誰更擺譜 高曉松講過一次他幫席琳·迪翁監製新歌的經歷,那時,席琳·迪翁是全球銷量2.2億張唱片的傳奇明星,高曉松也是與很多著名歌手合作過的製作人,但依舊感慨國內歌手和超級巨星的區別。 高曉松說:我給國內最好的歌手錄音,最多也就是說怎麼來就怎麼來,而席琳·迪翁可以做到我只說大概我想要什麼樣,她就會用好幾種方法唱,然後讓我來挑。而且她特別認真,如果我只說OK,她會講不行,一定要你感到HAPPY,要非常滿意才行,她會一直用各種各樣的方法唱,直到滿意。所以,給她錄音,我覺得非常幸福,越大牌的明星越不耍大牌。 席琳·迪翁有一個優秀的團隊,在錄音前全部早早趕到現場,對合作方講解她的習慣、她怎麼錄音、用什麼話筒等。甚至,她的團隊鼓勵合作方提要求,因為席琳·迪翁本人特別喜歡聽到別人的建議。 高曉松錄過很多大牌歌手,從來沒有誰上廁所還道歉,一般耳機一摘說我上個廁所就走了,但席琳·迪翁會特別認真地問:我現在能上廁所嗎? 監製說完“當然可以”之後,她才會加一句“不好意思,打斷你工作”再離開。收工回去,高曉松還收到了她的電話,說:特別感謝你的幫助,感謝你今天的工作,我特別快樂。 高曉松善於自嘲,內心卻非常驕傲,但他由衷感慨:錄了20年音,錄過那麼多歌手,從來沒有誰回家以後還打來電話感謝,很感動。 網路時代速成了很多所謂的名人,但真正的明星並不擺譜,而是實力撐得起光環,就像高曉松那句聽上去很尋常的話:越大牌,越不耍大牌。 03真正的優越感,並不掛在臉上 我見過很多“一般優秀的女人”,她們通常自我感覺非常好,全身撒開一張巨大的優越感的網,把自己包裹得嚴嚴實實,臉上一副生人勿近的表情。 我也有幸見過一些在才華、外貌、職業、出身等方面“特別優秀的女人”,但是,回憶起最初被她們驚豔的那個瞬間,並不是看到名片上印著高不可攀的頭銜;臉上掛著鶴立雞群的微笑;言語之間高談闊論,鋒芒畢露……而是,在不經意的細節中,她們表現出四兩拔千斤的實力,刹那讓人不敢輕視。 在她們那裡,財富上的優越感不是炫富,而在於擁有更大自由度,可以拒絕自己不想做的事; 地位上的優越感不是特權,而在於可以拋開很多通用的規則,更大限度地遵從自己的內心; 閱歷上的優越感不是鄙視別人的無知,而在於能夠看清很多本質,少走彎路少犯錯誤,還能適度提醒別人繞過繞過陷阱,接住餡餅。 高級的優越感像一件內衣,不會沒事顯擺出來給別人看。 知乎作者林小溪有段話說得很可愛:如果是來自美貌的優越感,記得維持美麗;如果是來自智商的優越感,記得別做傻事;如果是來自金錢的優越感,記得別讓上一輩的財富在你這兒斷了。有優越感,悄悄的,並努力為之匹配,那就挺好。 當真正的內心富足來臨的時候,反倒不會那麼急切地去秀什麼優越了。 所以,在低層次的競爭中,我看過很多人耍小聰明、使各種手腕,而高層次的競爭是有門檻的,自動淘汰實力虛空、品性太差和自以為是的人,留下那些優越卻不把優越感擺在臉上的人,別人對你的看法並不會因為你的謙虛和低調而打折。 就像真正的優越感,是擁有實力而不傲慢。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