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真正的魅力,從來和這件事無關

看過一期關於形象改造的綜藝節目。一個46歲的女人,和男朋友的感情發生了危機。於是她求助節目,希望形象老師能夠將她變得更美更有魅力一點,以解決危機。看到這裡,我以為這期節目又要將一個將邋裡邋遢的中年女性變成優雅美女,卻在她登場時震驚萬分:上身穿著帶蕾絲褶皺的粉藍色泡泡袖襯衫,下身穿著牛仔熱褲,腳蹬小白鞋,頭紮丸子頭。這哪裡是46歲的女人,明明是20歲的青春美少女。現場嘉賓一片譁然,形象老師問她,為什麼要這樣打扮。她說:“我男朋友比我小8歲,這樣打扮能夠讓自己看起來年輕一點,和他站在一起比較搭。”在場的心理嘉賓老師一邊聽一邊搖頭:“小你這麼多的男朋友和你在一起,一定不是因為你的不老青春,而是因為你身上有著他欣賞的其他魅力。”在主持人和形象老師的勸說下,女嘉賓燙了微卷的長髮,換上了設計簡潔的米色襯衫和黑色闊腿褲,穿上了酒杯跟的裸色尖頭高跟鞋。當她以最終形象出場時,她的男朋友登上了舞臺將她抱在懷中,他看向她的眼神中閃著愛的光亮。一個令男人迷戀的女人,從來不因年齡,而是一種由內而外散發的女人的魅力。 2孟德斯鳩曾說:女人的魅力,通常是在經年智慧之中,而不是在青春的容貌之中。對此我深以為然。同事吳姐今年37歲,是我們的部門的老大姐,我們都喜歡和她交往接觸。她從來和顏悅色,極少抱怨指責,而且總是能量滿滿,讓人覺得隨時都可以依靠。我常常在想,一個女人到底要如此修煉,才能擁有如此吸引人的力量。直到前幾天晚上加班,和吳姐一起去吃宵夜,我才了然其中秘密。那天我兩剛在小吃攤坐下,就有一個端著破爛搪瓷杯子的乞丐來要錢。我低下頭玩手機,假裝沒看見,而吳姐從包裡摸出好幾個硬幣給了乞丐。乞丐走後,我對吳姐說:“這一看就是職業乞丐,你何必給她錢?”吳姐笑道:“人,總是有善有惡,不能因為見過了惡,就不相信善。我隨手捐出去幾塊錢,不過是希望能幫到那些真正需要的人。就算對方是職業乞丐也沒有關係啊,不過幾塊而已,也可以讓他早點回家。”聽到這話,我有些發愣,不知道該說什麼。而吳姐見我發愣,笑著點點我的頭:“傻丫頭,幾塊錢的事,別想了,快點吃吧。其實呀,人不用在意太多,尤其是錢。你看看剛才那個乞丐,這麼冷還在外面伸手乞討,再看看我們,加班出來吃一頓熱騰騰的火鍋,多幸福。”聽著她的話,我突然覺得面前這位大姐有著一種特別的溫暖魅力:她的世界很大,在她眼中錢財是過眼繁華,只有對有需要的人才更有意義。她明白人性好壞善惡,但卻不對世界抱有偏見,堅信人性本善。正是因為她經歷過這些,明白這些,她的生活才充滿正能量。而這種正能量,滋養著她那顆看透生活善惡,卻始終珍惜當下的心,從而讓周圍的人倍感溫暖。 3一個女人的魅力,不僅僅來自于經歷時光流逝而收穫的生活感悟,更來自于經歷時光沉澱的自信氣場。前段時間張愛玲的經典小說《半生緣》再次開拍,劉嘉玲出演顧曼璐的消息一出,引起一片譁然。很多人不敢相信,天后級的劉嘉玲居然會出演電視劇,而且還是給當紅小花做女配。更多的人在懷疑,劉嘉玲真的能夠演好這個角色嗎?51歲的年齡適合演一個風情萬種的少婦嗎?而劉嘉玲對此霸氣表示,只有自己能夠演出顧曼璐的千種風情和萬分悲情。義大利作家索菲亞羅蘭曾經說過:女人的魅力來源於自信,這種自信和年齡無關,來自於對自己的瞭解。 2016年,劉嘉玲參加綜藝節目《我們來了》。在節目中,主持人汪涵問劉嘉玲:“你最享受人生的哪一段時光?”劉嘉玲沉思了一下說:“我最享受現在,此刻就是我最好的時光。因為我從來不像現在這樣自信,舒展,欣賞自己。所以,我最好的時光不是20歲,也不是30歲,而是現在。”接受採訪的時候,劉嘉玲51歲,神采奕奕,如花綻放。那一瞬間,我突然明白為什麼梁朝偉會愛上這個女人,並和她攜手一生。一個連年齡都不畏懼的女人,是何等強大。年齡從來不是有損於女性魅力的刻骨刀,而是增加女性魅力芳華的砝碼。20歲的女人有洋溢的青春,綻放的活力;30歲的女人慢慢開始有故事,懂從容; 40歲的女人歷經更多生活艱難,其韌如絲;50歲的女人把自信寫在臉上,把年齡寫在心裡。有魅力的女人,從來不畏懼年齡。她們明白,相比於年齡,更重要的是對於自我定位和追求。她們經歷了時光流逝,明白時光易逝,紅顏易老,青春不可追的道理。她們面對歲月流逝依然從容,她們知道美麗重要,卻不苛求年輕貌美。她們明白最美的就是當下的自己,珍愛當下的自己。畢竟,每個年齡,其實都有每個年齡的味道,每個年齡,其實都是恰到好處的自己。 4女人的魅力,從來和青春無關。女人的魅力,要經歷時光雕刻。看過本法國書,名為《做優雅的巴黎女人》。書中說,最有魅力的女人都人在中年,她們都有著特殊的香味。這種香味飽滿而厚重,耐咀嚼,耐欣賞,是經歷時光荏苒的累積,是經歷歲月淘洗的清澄。女人的魅力,其實從來簡單,于青春貌美無關,用時光和經歷塑造。這種美,是獨屬於每個女人的不同美麗狀態。有時是淨白蓮花瓣尖的一抹紅,是洗盡鉛華後的動人;有時如墨色夜空中的一顆繁星,來源於微小細節的閃光;有時是歷經歲月初露其身的玉石,有著溫潤的質感。歲月從不敗美人,你若盛開,清風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