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最大的底牌從來都不是男人,而是自己

01

前幾天見了一個四、五年沒見的朋友,她一眼認出了我,熱情地招呼我。可是我盯著這個胖胖的姑娘,根本沒有反應出,她是我的哪位朋友。

當她報出自己的名字後,我簡直驚訝極了。

這姑娘不是以前我們學校跳舞最棒的姑娘嗎?曼妙的身材,靈動的表情,俏皮的樣子,一直都是我眼中的女神啊!

記得上一次在星巴克裡見到她,她還搶著幫我買了單。

可是也就幾年沒見了,怎麼變化這麼大?竟然胖的臉都嘟起來了?

我心裡以為是她剛剛生了寶寶,就順嘴問了一句。

結果她的眼神一下子黯淡下來,低聲告訴我,這兩年她所遭遇的意外。

原來一場意外的血液疾病,讓她的血小板跌到了一個常人無法想像的數值。

她很快就被送進了重症監護室,搶救回來了一條命,可是連續服藥的激素反應,讓曾經那個漂亮的姑娘,變成了今天的樣子。

真的沒有辦法想像,生活竟然也會躲在一個角落裡,突然發張厄運牌,砸到我們頭上。

前些年喜歡到處旅行的她,總覺得青春還可以有大把的時間揮霍,還沒有想過要一個孩子。

看著站在我身邊的熊孩子,她的眼神既羡慕又難過:你的孩子都這麼大了,真好啊!

我一時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

我安慰她,現在病好了,就是一件好事,可以當媽媽了。

她更加難過了:醫生說是可以生寶寶了,可是婆婆一家好像不太願意我生孩子,擔心給孩子傳染疾病。

我約她就在附近的甜品店吃點東西,坐下來慢慢聊會。

她看看手錶,指著地鐵口對我說:不行,得失陪了。馬上還得去圖書館複習司法考試,快考試了。

我驚訝她咋這麼刻苦,她說,以前還可以教教舞蹈,可是生病了以後體型變化太大,自感不太適合了。

她像是對我說也像是對自己說:不增加點謀生的本領,以後的路就越來越窄了。就算哪天自己一個人生活了,也不至於讓自己過得太差。

望著她急匆匆遠去的背影,我心裡非常難過。

想到她告訴我,每週都要去抓藥,工作之余還要自學,對於一個大病初愈的人,真不容易!

但是她願意這樣去堅持,還能勇敢的笑著面對生活中的折磨。

我深信往後生活中,有再多的困難,應該也難不倒這個姑娘了。

我深深佩服這樣的人。

02

華盛頓郵報的掌門人凱薩琳女士,曾經自稱自己的人生就像一出肥皂劇。

可不是嗎?她從一個普通的全職媽媽成為了報業巨人,從一個從來不抛頭露面見人說話都會臉紅的害羞女人,到一個勇敢的面對每一次報業遇到的挫折時用生命去書寫奇跡的掌門人。

這期間究竟發生了什麼?

凱薩琳的爸爸是一個特別成功的投資富豪,還曾任世界銀行的第一任總裁。她媽媽是《紐約太陽報》的特約記者,對文學藝術繪畫都有著很深的研究,是當時非常傑出的知名女性。

凱薩琳大學畢業後,有過短暫的記者經歷。結婚後,她就安心回家相夫教子,從不抛頭露面。可是幸福生活就像掉在地上的花瓶,說碎就碎。

她的丈夫不幸得了精神分裂,由於無法忍受長期病痛的折磨選擇了自殺。

46歲的凱薩琳這時已經是4個孩子的母親,她強忍著悲傷,做起了這份報紙發行人的工作。

話說《華盛頓郵報》最初只是一個不起眼的小報,而且當時的新聞界幾乎是男人的天下,凱薩琳覺得自己很多東西都不懂,於是特別虛心的向人請教,新來了一批高手,很快這份報紙就因為獨特的風格開始吸引人們的注意。

《華盛頓郵報》消息靈通而且內容非常真實可信文筆犀利,很快就與紐約時報比肩。

直到不畏強權、真實客觀報導水門事件,最終迫使總統下臺,此刻的《華盛頓郵報》成為了當時新聞自由最閃亮的標誌。

從那時開始,白宮裡的每個總統起床看的第一份報紙就是《華盛頓郵報》。

回想起這段經歷,幾乎沒有人能想到這個孱弱的女性,能夠有如此強大的爆發,以及超出常人的冷靜和堅強。

女人,可以在最苦難的日子裡,依舊選擇把自己的生活過成一首詩。

就算生命裡沒了可以依靠的男人,也用不著日夜悲傷。

要知道,生命中所有的壞事隨時可能蘊含著轉機,就像凱薩琳,是真真切切感受到苦難也是財富,一個女性依靠自己竟然可以把這份報紙經營的比丈夫在世時還好得多。

女人最大的底牌永遠不是男人,而是自己。

03

我想起了老家的一個鄰居姐姐。

因為有輕度的智力障礙,她父母擔心自己走了後沒人照料,特別著急著張羅把女兒嫁出去。

也不知道她的父母是不是從來沒有在婚姻中獲得過滿足感,還是怕自己隨時撒手人寰,非要用這樣的方式增加自己不必要的滿足感與安全感。

聽我媽講,這次她回老家時,聽說這家鄰居已經搬走了。

那個姐姐也已經離婚了,帶著一個男孩回家。對,兒子是她這段婚姻唯一的烙印。

本想給女兒找一個終身的託付,穩定的長期飯票,到最後依然事與願違。

這個世界,沒有那麼多人能夠心甘情願長期當飯票,他們同樣渴望能夠跟自己勢均力敵的女性組建家庭。

而這個姐姐,這樣的愛從一開始就不是平等的。

如今,全家人現在靠著外公微薄的退休金,非常拮据的一起生活。

聽說這個姑娘,只有看著自己孩子的時候兩個眼睛才寫滿無限的溫柔。

而平時,斷然是沒有什麼表情。

生活從來都不可能是輕鬆的,20多歲的時候還可以認真的拼一下,學會延遲自己的滿足感,真的是需要每一個女性修煉的最高境界。

女人從來不能指望依靠別人,哪怕這個人,是自己的丈夫。

有一天他厭倦了、他累了,他都會說走就走,結果走著走著,就變成了前夫。

04

全世界第一條裹身裙的設計者——黛安·馮芙絲汀寶,雖然已入花甲之年,卻依然舉手投足間散發著優雅的魅力。

你也許不知道她的出生頗為坎坷。她的猶太人母親在奧斯維辛集中營飽受折磨,骨瘦如柴的從集中營出來後,醫生曾奉勸她母親,最好別生孩子。

然而黛安依然出生了。

懂事後的她,總用最樂觀的方式鼓勵自己,我怎麼會是受害者的女兒,我是倖存者的女兒啊!

她曾經是王室的王妃,儘管接受了最優質的高等教育,卻始終因為是猶太人飽受周圍人的歧視,丈夫似乎也無力保護自己,最終這段感情淡了下來。

在那些最難熬的時光裡,她隻身前往美國,開始自己的專業——服裝設計師,後來她還主動放棄了王妃身份,結束了這段婚姻。

她曾因為做出的連衣裙一條也賣不出,在美國紐約街頭嚎啕大哭;也曾因閨蜜搶走了心愛的人痛不欲生;甚至因為自己患上舌癌而手足無措……

但是堅強的她,還是一步步倔強地走了出來。

最終,她靠實力站上了時尚界的巔峰,被譽為香奈兒之後最懂女人的女性設計師。

53歲那年,她與愛戀自己26年的傳媒達人,生活中的老友再次走進了婚姻殿堂。

這一次她的心終於有所安放,終於不再漂泊,可以與心愛的人從容地相伴到老。

看著年過七旬的她和九零後的妹子站在一起都不輸氣場的身材和魅力。

我突然明白了,一個女人能夠依靠自己變得更好時,怎麼可能不遇見懂自己的人呢?

在那些寂寞的時光裡,黛安用自己的方式熬過了那段時光。

她認真地走過青春,優雅地迎接現在,這才是一個真正美麗女性最迷人的樣子。

女人,別人給的底牌有可能會隨時收回,而你千萬別忘了,你才是自己最大的底牌。

這個世界,還有多少事情,能真正難住那些在困境中,永不放棄的女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