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不想要的事情上失敗,還不如在熱愛的事業上冒險

前不久,我們《羅輯思維》的微信公眾平臺上有一個小姑娘,她遇到了這樣一個煩惱。她是做麻辣燙的,她希望做成中國最著名的麻辣燙品牌,但她家裡人不支持。她家人說:你回來吧,我們找關係把你送到銀行裡去,收入又高,夏天還有空調吹,搞什麼麻辣燙啊?因為家人不理解,所以她跟父母關係鬧得很僵。
  
  如果我給這位朋友和她的父母提意見,我也覺得做麻辣燙比去銀行上班有前途。為什麼?如今滿大街都是ATM機,銀行底層的櫃員們天天在那兒做簡單的收付工作,這部分追求效率的工作很快就要被互聯網浪潮淹沒,很快就不存在了,連銀行所在的金融系統都面臨著脫媒等一系列重大的轉型危機
  
  可是麻辣燙這件事就不一樣了,麻辣燙跟效率沒有關係,它有的就是趣味。無論到哪朝哪代,至少幾萬年之內愛吃一口麻辣燙的中國人總歸是有的。這種跟效率無關,僅僅跟個人口味、個人興趣、個人的一種特定領域的取向有關的生意,就可以永遠做下去。更何況這個姑娘對麻辣燙這麼癡迷,可以放棄銀行的工作來做麻辣燙,沒準兒真的就做成了,咱不說全國第一,做成區域知名的麻辣燙品牌還是很有可能的。你不覺得她這一生將既有榮譽感,也會有社會地位,而且也不缺財富嗎?
  
  當一個人,放棄追求效率,轉而追求趣味時,反而越容易成功
  
  這得說到一個專有名詞,叫冪律。冪律是什麼意思?就是只要一個系統,所有的因素都在追求效率的時候,這個系統就會呈現出一種非常不均衡的分佈狀態。
  
  比如微博為什麼會出現大V?就是因為我們所有人都想要跟他聯繫,當所有人都願意加他關注的時候,其他新進來的人會覺得,這麼多人都關注了他,我為了獲得收集資訊的最高的效率,也不得不關注他。所以你看,現在微博就呈現出這樣一種生態,越大的V,上千萬粉絲的大V們,他們的粉絲就會越來越多。
  
  而當這個生態固化之後,如果我是一個小人物,沒有幾個人關注我,就會一直沒有人關注我。我在新浪微博上現在有20多萬粉絲,想再往上漲那是非常非常困難的,但是像潘石屹、薛蠻子,他們的粉絲漲得就非常快,這就叫冪律。
  
  冪律是人人都在追求效率之後自然形成的一種結果。經濟就是這樣,為什麼一旦出現太平盛世,漸漸地就會出現貧富分化?就會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就是因為在安定的狀態下,當每個人都在追求效率的時候,冪律就會出現,不均衡分佈就會出現,這是一個經濟學上的鐵律,不是哪個富人心黑導致的結果。
  
  而互聯網時代讓冪律這個歷朝歷代、古往今來都在起作用,導致社會不公平的魔鬼的作用力更大。100多年前,一個唱歌唱得好的人很受歡迎,無非也就是搞幾場全國巡迴演唱會,對吧?可是現在,一個歌星一旦爆紅,比如說LadyGaga,她就會成為全球巨星,她的收入就會比稍差她一號的明星多幾倍,這就是冪律的作用再一次顯靈了。
  
  那小人物該怎麼對抗冪律?
  
  很簡單,就是從冪律產生的根源上去剷除它,不追求效率就好了。讓每一個小群體靠興趣、價值觀、心靈的追求、趣味的表達整合起來,形成一個個小而美的商業形式。
  
  其實,我既是在說國家宏觀層面的選擇,也在說最具體的每一個人的選擇。這個急風暴雨般的趨勢總是會撲面而來,說一句冷酷的話,總有人會被這個趨勢淹沒。所以,我們這一代人會迎來財富的海量增長,不會面臨凍餓而死的危險,但是人生變得灰敗的悲劇,對某些人來講、對某些無法選擇新的機會的人來講,也許真的是無法避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