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猜疑,生活才無限複雜

構思過度使我們的內心生出了無限的猜疑,這些猜疑讓我們產生了不安,也讓自己周遭的生活陷入了繁雜冗亂。
  
  在法律上,有一種防衛叫”假想防衛”,它被誤認為是正當防衛,但實際上卻不是。行為人由於主觀認識上的錯誤,僅憑想像或者武斷就認為對方有不法侵害存在,實施了防衛行為,並造成了對無辜者的損害。
  
  在軍事上,也有”假想敵”的說法–把不是敵人的人想像成敵人。在生活中,同樣存在很多這種過度猜疑的假想。僅憑想像虛設敵手,而後花費大量的心思同這個對手作戰,並在不經意間將這種”鬥爭”情緒帶到了工作中,影響了自己正常的工作。
  
  有一個男孩子–俊成,在一家很不錯的知名外企工作,平時也非常注意自己的言談舉止,唯恐稍不留意就會影響到領導和同事對自己的看法。俊成是一個在設計領域頗有見解的人,常會為自己的得意之作脫口而出–我真是個天才!每每這個時候,鄰桌的同事子藤都會抬頭瞄他一眼,他也會馬上緊張起來:糟糕!我太得意忘形了!而且,每次聽到部門主管與人談話中提到”新員工”三個字的時候,看著主管嚴肅的表情,他也會立即緊張起來:他們一定是在說我什麼不好的事情了。過分的猜疑讓俊成整日惴惴不安,每次看到別人臉色不好或者兩三個人低聲交談的時候,他都會開始擔心:是不是有人在說我的不好了?
  
  不久之後,公司進行人事調動,新來的經理覺得俊成在銷售方面可能會有更大的天賦。於是徵求俊成的意見想把他調到銷售部去。俊成當時一言不發,心裡卻懷疑肯定是子藤看我不順眼在背後搞鬼了。表面上是調動,實際上是經理聽了子藤的謠言對我的設計能力產生了懷疑。經理以為俊成默認了這個調動,沒怎麼多想就把俊成調到了銷售部。
  
  到了銷售部之後,俊成整天悶悶不樂,對所有新同事都是愛理不理的,工作也不熱心。別人問他工作的事,他也只是隨便應付,一點熱情也沒有。慢慢地,同事們逐漸疏遠他了。有一次,一個重要的客戶打電話來,讓俊成轉告子藤第二天到客戶那裡參加一個洽談會。俊成聽後,故意沒告訴子藤。因為這個原因,公司失去了一筆上千萬的生意,經理非常地生氣,俊成也明顯的感覺到周圍的壞境壓力。最終在惴惴不安中辭職了。
  
  有的猜疑是有必要的,但是有的猜疑的確是杯弓蛇影,草木皆兵。很多時候,我們嘴裡所說的複雜世界,是能擠出水分的。我們太容易把虛幻的東西當成真實,把原本很簡單的東西無限地複雜化了。猜疑就像是一柄對著自己心口的利劍,一不小心就會傷人傷己。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很多東西,不過是我們自尋煩惱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