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些事做起來無聊但堅持越久意義越大?

哪些事做起來無聊但堅持越久意義越大?
  
  我一直認為:
  
  苦行僧文化是教育界的災難,忍受無聊並不會使我們進步,但改進體驗卻能讓我們更輕鬆地堅持下去。而學習,就是“行為上的改變”的堅持,每天都有改變和進步,這對我很重要。
  
  首先第一個習慣:慢速講話。
  
  當你上過台,講過話,不帶草稿的那種,你就會明白慢慢地說話是多麼的重要了。
  
  其中的好處,不只是給自己充分的思考時間,避免忘詞,更是給自己情緒上的一種安定,以便能想出更多緊張時說不到的點。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有些人口無遮攔,冒冒失失的毛病的根源,多半是思慢口快——這時候保持慢速的口調就十分有效。
  
  還有就是,淡定地講出一個笑話,遠比你匆匆說完一個笑話,效果要好得多(個人親身體驗)。
  
  不要以為這麼一個小小的習慣很簡單,許多人包括答主我,一到臺上就緊張得要死,口速很容易不由自主地會加快。而我平時看電視節目的時候,我很喜歡關注演講者的語速,感受他們站在臺上的感覺,不論內容多麼得空泛,我都佩服他們,特別是領導人,哪怕講得再慢,至少很連貫,除了一些官員,“額,這個嘛……嗯,額……”(硬實力在那了,沒辦法。)
  
  而像華少那樣的,畢竟少數,我常常會偷偷地想,他一定默默地蹲在台下把那個臺詞念了N遍了吧!做主持人的壓力都很大,這倒是個公認的事實。
  
  而慢速講話表面上是一種形式,但是有時候形式可以帶動心理上的變化,行為暗示常常比心理暗示更有用。當你能夠以一種悠然的姿態去生活,不只是在講話上,更是在生活的方方面面,你的內部損耗就能夠很好的降下來。
  
  我一直認為: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而有些損耗我們甚至是毫無察覺的:當你和別人爭論時,當你在眾人面前講話時,當你還在被他人的一兩句話弄得很不舒服的時候,如果你想發表你的看法(千萬別和別人爭,不然你已經輸了),請慢慢說;如果你還心裡有條梗,哪怕默念也要慢慢念。
  
  當人處在緊張的情況下,或是思維局限的時候,智商是會降低的。為什麼有些人越是關鍵的時候越發揮不好,我絕不相信是運氣太差,因為這些人根本慢不下來。這個時候,不妨讓自己慢下來:心跳還很快沒關係,但動作一定要慢下來。
  
  我記得我前幾年高考的時候,拿到試卷後,我知道我很緊張,所以我寫名字的時候故意慢慢寫,慢慢寫的過程,就能讓思維發散一點,還能想到其他的一些東西。寫答案的時候也不妨稍微慢一點,雖然時間很緊,但沒必要讓自己太快。
  
  而快,往往意味著緊張的開始。
  
  養成建議:當初回答這個問題的時候並沒有想太多,但是我必須坦誠地和大家講,講話的技巧絕不是形式上的,“慢”並不是要點,但是這個回答可以給大家很多啟發、一種看問題的角度:原來說話還可以和這麼多要點聯繫在一起,也許你看完之後演講仍然一塌糊塗,但是它能讓你注意到平時注意不到的要點,慢慢探索改進就能在談話上有所進步。任何時候,都別期望不用改進就能達到很好的狀態。關鍵是搜集你在實踐中的感受,為改進提供資料支援。
  
  第二個習慣:更多的自我意識,或稱自我監視:關注自己的頭腦思維和情緒。
  
  情商高與低是由什麼決定的?也許有人會說出很多現象和特徵,如專注力、自控力、善於交際,但是卻不能給予你絲毫的幫助。
  
  因為你只看到了表像——這些由根源的東西衍生出來的外物,然後當你轉向其他領域的時候,你一樣會困惑。
  
  情商高的人有更多的自我意識,也就是——他能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心理變化、過程,從而意識到問題的存在。情商低的人往往意識不到問題所在,我的意思是說:根本!意識不到!問題所在。
  
  舉個例子:情商高的人懂堅持。然後呢?你只看到了他無比膩害的表現:他怎麼堅持下去的?當你實在找不到原因的時候,只能把原因歸於——他情商高。
  
  問題的關鍵在於:情商高的人他能注意到堅持過程中自己的負面情緒,從而及時處理這些問題,但是情商低的人他不會注意到這也是一個問題——我,正在討厭這件事情,這是一個不好的信號,所以,它需要被解決。
  
  你有沒有意識到你的情緒,有沒有注意到自己的一些想法。
  
  再舉個例子:戀愛。
  
  戀愛會提升一個人的情商,當然,並非絕對。因為戀愛中的人會時刻小心自己的言行舉止,他會進行自我監視,他會關注自我的一言一行以防導致對方對自己失去興趣。
  
  但是並不是每個人都會意識到這一點,有些人談很多戀愛,還是一樣的幼稚。這又是為什麼?這正是情商低的表現之一:他感覺很困惑,他覺得是如此的突然,他意識不到有什麼問題,他只是跟著感覺走,無意識、無反省。(反省不等於回顧和情緒的再捲入,而是理性的自我關注)
  
  唯有一個意識到問題存在的人才能進步,這是通往成熟和自我完善的門,而自我意識就是這扇門的鑰匙。問題,永遠是自己思維的問題——你需要更多的自我意識,需要注意到更多的問題。
  
  不要以為這是一個容易實現的目標,這是一件非常長期的、需要勇氣的行為。
  
  我們為什麼要關注自我?
  
  因為我們所有作出的行為,都是自己在有限資訊下認知的有限世界,作出的最佳決策,那麼提升資訊的數量和品質,就很有必要。有時候我們會發脾氣是因為我們意識不到自己正在發脾氣,我們不願意關注自我,關注自我的過程就是收集資訊的過程,以增加我們對自身的瞭解,從而作出更符合現實要求的決策。
  
  再舉個例子:你往往能看到:越是你認為成功的人,他們在生活的各方面都運行良好,這才是真正的人生贏家。
  
  我有一種特別的觀點,我認為是因為他們具有更多的自我意識,意識到問題所在,生活中的方方面面都需要被關注到,如果健康威脅到了我的情緒,我應該注意到,那麼,解決它!
  
  再再舉個例子:寫作中如何加粗是一個學問:因為你認為你能瞭解到的東西,人家不一定能有耐心——意識到其中的“自我中心”也是一個問題:這個世界究竟是怎麼樣的,不是你頭腦認為如何就如何的。那些厲害的人,一定是發現了什麼不可告人的認知世界的方式。
  
  自我意識是一個成熟的理性人,所擁有的最明顯和本質的標誌。而成長,必然是一個充滿頓悟、反慣性、痛苦、枯燥但不乏趣味的自我意識過程。
  
  評論有人說到,自我意識太強,太敏感了怎麼辦?
  
  我想,一個真正能意識到自己太敏感的人,會解決這個問題,但是這裡有個更重要的問題:你為什麼明知道自己敏感卻無法解決這個問題?
  
  這才是我真正說的自我意識:存在問題?那麼,我為什麼無法解決它?你有沒有意識到問題中的問題?
  
  我想可能的原因有很多,我猜測其中一個原因是:更多的時候,你並沒有把這個當作一個真正的問題去解決。因為人的行為,大部分時間都是按照慣性進行的(這幫助我們快速決策),可是一個隻按照慣性行事的人,是沒有學習的(學習的真正定義是改變,“改變”發生了學習就在進行之中了)。
  
  回到問題中,如果你真的有強烈的自我意識,你就會觀察自己,搜集資料資訊,然後去瞭解:你在什麼情況下敏感?例如,我常常會在和異性交往的過程敏感,這種熟悉的尷尬感覺常常會不期而至,那麼,繼續觀察。
  
  繼續觀察會發現,我為什麼會敏感,原因是很多的,這真的不是一個單一問題:說話、著裝、經濟地位、場合……這些可能都是導致我敏感的因素,那麼留心這些東西、熟悉這些東西,為綜合分析提供根據。
  
  一個具有強烈的自我意識的人是敏銳的,卻不是敏感的。前者會在早期注意到這個問題然後去知乎詢問,然後堅持改變。我就經歷過這個過程,後來我明白:原來敏感,也是可以鍛煉的。
  
  因為自我意識是一種純粹的專注問題、發現問題、搜集問題和資料的思維過程,而敏感,則是一個相對概念,它取決於參考系和主觀判斷。
  
  第三個:我認為最想和大家分享的一個習慣:尋找更好的思維模型——記錄詞彙、術語。
  
  記得李松蔚老師在一篇推文中說道,他不喜歡術語,認為那是某些人發明出來,換了個概念,然後那它作賺錢用的勾當。而我卻非常喜歡記錄一些術語。
  
  先問大家一個問題:小學的時候你是如何畫蘋果的,那麼現在你又是如何畫蘋果的?你會沮喪地發現(假設你不是學畫畫專業的):過了那麼多年,你對蘋果的瞭解並沒有更進一步——粗線條,左一個圓弧,右一個圓弧,紅色,只有大概的輪廓,和真實的蘋果一點都不像。
  
  因為物質,永遠不能被認知:你眼前的蘋果的屬性,有無限種,單單是每一塊平方微米的顏色的分佈,都能讓你窮盡精力——我們又怎麼能畫出一個蘋果呢?過了一秒鐘,它的顏色又都變了。
  
  玻爾關於量子的學說裡面有一句話說道:
  
  這裡沒有量子世界,只有一個抽象的量子描述。認為世界要做的事情就是弄清楚自然界是怎麼樣的,那是錯誤的觀點。物理關心的只是我們對自然界能描述些什麼。
  
  我們無法還原一個概念,只能借用各種最明顯的性質,強行拼湊出一個概念。例如:你如何說明蘋果這個概念?我們是無能為力的,我們只能用一些最明顯的特徵去描述蘋果,以期構成一個能囊括所有的類似物質的集合,也就是抽象概念。
  
  下次去理解一個概念,可以試著去分解特徵的方法來記憶,你會發現任何抽象的概念都不過如此。上了大學以後,我才對“定義”這類抽象概念有所瞭解:書本的定義常常是這樣的,先弄出一句話,“a是一種什麼樣的b”,然後書本會把修飾b的性質分解,告訴你從哪幾點去理解,這就是一個模糊認知的過程——借由各種性質拼湊成一個整體的印象。哪怕是看完知乎上的回答“XXX是一番怎樣的體驗?”你也最多只能形成一個大概的模糊印象。所以思維清晰的人,總是把一個概念分解,形成有限個特徵——他明白要想全面認知是不現實的,倒不如搞明白你頭腦裡的概念有哪些123條特徵。
  
  你永遠都不可能瞭解原子是一種什麼樣的東西,但是你可以盲人摸象般地瞭解。因為哪怕你借由電子掃描隧道瞭解了它的樣子,那也是人為渲染出來的。甚至親眼所見都未必真實——色盲人瞭解的世界是真實的世界的樣子嗎?男人和女人看到的同一個東西,色彩的鮮豔度是有區別的。
  
  我想說的是:為什麼有些人說話這麼繞,明明是一個容易搞懂的概念,卻要說成另外一種形式?因為每個人的理解都是不同的,這就是一個觀察的角度的問題,是一個思維模型的問題。正如畫蘋果一樣,每個人都在用自己的理解去畫一個蘋果,而有些人的蘋果畫得有些美妙,可能是他們發現了一些別樣的視角。
  
  正因為物質是唯一的,但是認知是不唯一的,所以才造就了資訊上的不對等,才影響了每個人的決策——人在這個世界上不就是不斷決策的過程嗎?誰獲取的資訊更多,誰就能作出更加理性的決策。所以我們在這個世界的所有問題,就變成了一個問題:如何獲取更多資訊,來增加我們頭腦中的認知的真實性、相關性。
  
  慶倖的是,我發現了一個瞭解他人思維模型最有利的工具:用詞。
  
  看到一個人聰明的結果是容易的,但是瞭解一個人的思維過程卻是相當困難的。用詞,是一個人思維模型最精簡的表達方式。對一些習以為常的概念,有新的認識,是一種極大的提高。
  
  例如:陌生化。在設計師的眼中,陌生化非常重要:一是緩解審美疲勞,二是不容易產生廉價感。這是我在一片解釋logo設計的文章中看到的,我對這個詞非常喜歡。這篇文章講述了為什麼歐美的logo,例如蘋果公司,多採用圖形的logo,而許多其他國家的公司logo,如日本的佳能、東芝,直接採用了英文。
  
  再例如:及時止損、沉沒成本。我是學經濟的,對這兩個詞彙再熟悉不過,但是真正對這些詞彙深有體會,卻花了我好長一段時間。我在劉未鵬的《暗時間》中發現了另外一個人概念:記憶的短期記憶體。我把這兩個概念聯繫在了一起:我們為什麼不要回顧過去、避免過度的情緒捲入呢?這是因為我們大腦短期能記憶的內容是有限的,而作決策,並不是根據你所有瞭解的資訊作出的,而是根據暫時存放在腦海中的短期內容作出的,而情緒的捲入,會極大地佔用記憶體,影響你頭腦中資訊的合理、真實性,從而產生“當時覺得合理,事後想想不理性”的決策。
  
  永遠不要後悔,後悔會影響你的記憶體,使現在的生活品質變差。例如,我們為什麼要在考試的時候避免回顧呢?有些同學會發現自己很容易計算出錯,犯低級錯誤,這可能並不是偶然。這些同學也許很喜歡回顧,他會老是惦記著上一道題目是不是正確,選項的abcd分佈是不是合理,但是殊不知,這些東西都會佔用你頭腦中的記憶體,影響你的決策。所以,及時止損,避免沉沒成本影響你的現在。
  
  再例如:控制、回饋、量化、輸出。這些詞彙,我都深有體會。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