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世俗的標籤,束縛了真實的自己

表姐今年28歲,處於被各位親戚朋友催婚、相親的年齡。

前一陣子,隔壁二姨給介紹了一個小夥子,結果不知為何連面兒都沒見著就吹了。

後來,我從表姐那兒得知,男方之所以不願意見她是因為這麼幾個標籤:

1.沒有穩定工作2.學歷不高3.身高不夠4.長相一般

我聽完之後特別想笑,連本人都還沒見著就先挑剔起來了,活該單身。

其實,表姐原本研究生畢業之後就考上了特崗教師,但又覺得想要趁著年輕再努力一把。於是毅然辭去工作轉而研究程式設計,前途還是很明朗的。淨身高165,穿高跟鞋170以上,算不上低吧?至於長相,對方也只不過看了表姐大學時素面朝天的照片而已。

我不知道對方的判斷標準到底是怎樣的,也沒想過去理解,因為這根本就是沒有必要的事兒。

但是,表姐的媽媽不高興了,她認為男方偏聽了媒人的單方面說辭就妄下論斷,讓自己很沒有面子。她特別想當面跟對方細說自己家的“資產”如何如何,總之就是一定要讓對方感覺到沒有見自己女兒是多麼遺憾的一件事兒。

老實說,我不是很懂他們的想法,也不是很認同他們所謂的“條件”。

一個人的價值是任何“標籤”都不能代替的。

判斷一個人也不應該由“月薪多少”、“學歷高低”、“長相如何”、“有房有車”這樣單一價值觀的呆板標籤來決定。

上學的時候,班主任要求我們在晨讀的時候輪流上臺演講,以學號為序。

輪到一個女生的時候,她站在講臺上漲紅了臉,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班主任再三勸勉,同學們不斷鼓勵,仍然一點兒用都沒有。

幾年之後,班裡同學聚會,她居然是主持人。好奇之下,我向她詢問前後巨大改變的原因。

她說:“我一直以為自己是一個內向的女生。直到上了大學,參加社團後才發現,我只是不會跟同學們相處罷了。從那以後,我越來越覺得自己其實是一個外向的女生。”

聽完她的話,我驚出了一身冷汗。

假如她一直都覺得自己是個內向的女生呢?假如她沒有參加社團活動呢?是不是她永遠都感受不到與人相處的快樂和溫暖呢?

細思恐極。

事實上,大多數情況下,我們很難確定自己的性格究竟是怎樣的。

通常來說,外向性格與內向性格的主要區別在於獲取激勵的方式不同。外向性格者傾向於從外部獲取刺激,內向性格者則傾向於從獨處獲取刺激。

但是在內向和外向之外,還有一種混合的性格——中向。

二十世紀四十年代,心理學中出現了“中向性格者”一詞。

之後,沃頓商學院心理學教授亞當·格蘭特通過研究表明:

中向性格者大約占總人數的三分之二,他們有時候表現為外向特徵,有時候又會表現出內向特徵。

可見,判斷性格其實是一件很複雜的事兒,一旦出了差錯,很容易抱憾終身。

“標籤”並不會幫助我們瞭解一個人,反而會成為深入瞭解彼此的阻力。

給別人貼上標籤,就很難接觸到標籤以外的真實。為自己貼上標籤,會成為精神上被木樁束縛的象。

我們一手拿著自己貼上的標籤,一邊又四處尋找著其他人身上類似的標籤。

可就算找到了,又怎樣?不過是兩張一模一樣、單薄無力的標籤罷了。

當我們對某人某事作出判斷時,很容易受到第一印象的影響,就像沉入大海的錨一般根深蒂固。

第一印象可能來自內心的潛意識,也可能來自於他人。心理學中,將這種現象稱為“錨定效應”。

“你怎麼什麼都做不好?”“你就是個蠢貨!”“他是個冷血的人。”“我做不好的,我太笨了。”“我的命怎麼這麼苦啊!”“我的婚姻不會幸福的!”“我永遠也不會成為有錢人了。”“我年紀大了,太晚了。”

一句話,一個標籤,就像魔咒一樣難以掙脫,最終成為了無法改變的命運。

《千與千尋》中,白龍曾對千尋萬般囑咐:

千萬不要忘記你的名字!

因為一旦忘記自己的名字,就會逐漸失去自己,永遠無法找到回家的路。

我們的工作、容貌、性格、體重,都只是外在的標籤,這些都不能代表真實的你。

以偏概全,便很難再認識到真正完整的自己。

面對未知,我們會感到害怕,甚至於編造一些“標籤”來告訴自己:

這就是真相,我需要的真相。

大腦很愛偷懶,會在不經意間用最簡單、最便捷的方式幫我們感知、瞭解世界。

所以,請不要輕易給自己下定論,你的人生只會掌控在自己手裡,而不是由一張張冰冷的標籤決定。

想像一下,當你拋掉所有標籤,直面內心的時候,最真實的你會是什麼樣子呢?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