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忘了給父母留一把鑰匙

  他大學畢業了,留在了故都南京工作。他依靠不懈的努力終於在一家企業當上了業務經理,在公司的獎勵和自己的多方籌措下,年紀輕輕的他擁有了一套一室一廳的小戶型房。只是還未娶妻生子,單身一人。在父母的眼裡和鄉親們心裡,他幾乎就是方圓幾十裡地的模範和驕傲。  他每天工作很忙,出差去洽談業務、簽約的時候很多。他沒有時間談戀愛,沒有時間常回家看看,甚至是父母給他打電話的時候都經常會出現“你撥打的電話正忙”!如果是他打電話給父母,父母經常下地幹活去了或者是串門去了,家裡的座機沒人接聽,父母也沒有買手機。於是,時間長了,和父母的聯繫漸漸少了。開始他還覺得很愧對父母,但日子多了,他似乎習慣這樣。忙碌成了他推諉的藉口。  那一年冬天,父母正逢農歇時間,更是牽掛遠方的兒子。於是大老遠的來到了南京,按照他曾經留下的地址,幾經周折找到了他居住的社區。而他剛剛出差去了幾百公里外的城市,有一筆很重要的業務要談。  他的電話響了,他把電話摁掉了,這時候他正在和客戶洽談業務;二來是他覺得電話號碼很陌生。忙完工作,他心想處於禮貌,應該回個電話。  “我是你的鄰居,你的父母來看你啦,你什麼時候回家?”電話那頭說道。  鄰居?在他的眼裡還是陌生人。現在的大城市不都一樣,各顧各家,極少去互相瞭解。哪怕是鄰居最多是見面點點頭,算是問候吧。這年頭,城裡人誰還去串門,誰還去鄰里間拉家常!他只記得隔壁住的是一對中年夫婦,其他的一無所知。  “哦,你讓我父母接電話好嗎?”他心裡還是打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是我,小慶,你今天回家嗎,我和你父親來看你啦。”電話裡傳來母親熟悉的聲音。  “你們怎麼不提前打電話告訴我啊?”他心裡有點責怪的意思。  “打啦,打啦,你的手機老是正忙,我們就直接來了。我們想你啦。”母親不緊不慢的說。  “我馬上回來,你們在鄰居家等我。”他匆匆的趕往機場。  當他焦急的趕到機場的時候,又接到公司安排,他要繼續留在那裡洽談另一筆更大的業務。領導早就有提拔他當總經理的意思,只要這筆業務談成了,總經理的位置一定是他的。他心裡想了很多,終於決定留下來。父母以後可以常常看到,但升職的機遇不一定常常有。  他不得不再次打電話給陌生的鄰居,希望鄰居照顧他的父母幾天,哪怕的算工資或者的加保姆費也行。還好鄰居答應了他。  這回,一談就是一個星期。讓他欣喜的是業務談成功了,總經理的任命書也同時下達了。當他心急火燎的趕到家的時候,父母已經回老家去了。  他輕輕的敲開鄰居的門,也是第一次敲開他們的門,鄰居把他父母留下的包裹遞給他。  他打開父母留下的包裹裡面掉下一封母親留下的便條:小慶,我們都知道你很忙,但我和你父親都想你,你買了新房,你父親執意要來看看。很不湊巧,你不在家。不過你的鄰居夫婦倆很熱心,還老說要給你介紹一個媳婦,但我們也不好意思多打攪。知道你一切都好後,我們不想打攪你的工作,我們回老家了。老家的門壞了,你父親換了把新鎖,怕你回家打不開,留了一把鑰匙給你,還有一包你最愛吃的家鄉大紅棗……  這張便條,刺痛了他。他為什麼不記得留一把鑰匙給父母呢?他的家和父母的家有什麼區別呢?他捧著父母留下的紅棗,看著母親留下的鑰匙,終於再也止不住的淚如泉湧。那把鑰匙像一把利劍深深的刺進了他的內心,刺得他心如刀割!  他第二天拋下了所有的業務,踏上了回家鄉的火車,他決定要把父母接過來一起住,希望這個‘亡羊補牢’的舉動還來得及……來源:網路文章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