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小看一個又忙又帥的男人

1

  我的前東家,每個季度都會進行員工網上測評。

  我至今還對常年排名靠前的某男同事印象深刻。他是外勤人員,負責對接公司客戶和外出辦理業務,上下游的工作夥伴對他的口碑都非常好。

  他總給人一種信得過的感覺,除了工作認真、業務嫺熟、雙商線上之外,他身上有一種常被別人忽視掉的品質,體現為衣著上的得體。

  別小看一個又忙又帥的男人

  有同事問他每天都像是穿著新襯衣來上班,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他回答說,平時曬衣服時用力多抖幾下,掛在衣架上後也要拉著衣服撐一撐,每晚臨睡前準備好第二天要穿的衣服,並用掛燙機讓衣服看起來更平整。

  我聽完就被就地圈粉了。

  外勤難免通宵,但在其他外勤第二天胡渣密佈、一臉疲態地出現在辦公室時,他立馬與眾不同:

  襯衫總比別人的乾淨幾個度,而且沒有褶皺,聽說他是那種就算淩晨4點下班,也要回家一趟,沖個涼,刮個鬍子,換身衣服再來上班的人。

  我有幾次等電梯,看到他用寫字樓大廳的自動擦鞋機擦鞋,硬刷除塵,中間油杯上油,軟刷拋光,特別熟練。

  有次我在過道上,看到他剛好從男洗手間出來,他手上拿著剛擦乾手的紙巾,順便俯身擦乾淨鞋上的塵土,並用手輕拍去褲腿上的灰。

  他在我心中屬於又忙又帥的人,倒不是說他顏值有多高,審美有多強,而是他身上那股主動把自己周身上下拾掇得整潔清爽的勁兒,特別迷人。

  2

  每年年底公司開年度工作大會,講臺席上坐著各個部門的經理。

  我們的經理,作為最受公司女同事歡迎的異性,長著一張靳東臉,體型勻稱、舉止得體,頃刻間顯得鶴立雞群,我們整個部門都覺得很長臉。

  他那堅持運動、吃飯節制的中年,感覺連中年危機都不忍打擾他。

  他在公司附近辦了健身卡,中午不午睡時就去健身;聽說他女兒從小就練游泳,他也經常陪孩子一起去練習;部門聚餐,我們每次狗腿地把硬菜轉到他面前,他總是禮貌地推脫說自己吃得清淡。

  那時我就發現,有運動習慣的上司有多讓人受益,養眼就不說了,他運動分泌的多巴胺讓他心緒穩定且樂觀開朗,他更傾向於做出積極進取的決策,同樣愛運動的下屬升職率高,這也會鼓勵大家熱衷鍛煉。

  很多能管得住嘴、邁得開腿的男性,在事業方面也是夜空中最亮的星。

  奧巴馬每天早上起床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沖進他的健身房開始鍛煉;薩科齊在大選期間,還一邊跑步一邊接受採訪;

  富翁約翰·洛克菲勒和李嘉誠幾乎每天打高爾夫球,普京練器械,劉強東做平板,村上春樹跑長跑……

  自律的人真的比較能成事。

  而很多人挺著又松又肥的肚腩,讓人看著都想打飽嗝,這真的不能說明你很忙,只是一種不節制的表現。

  3

  曾看過某網友的神舉例:

  病人到醫院看病,遇到一位鬍子拉碴、服飾垢蔽的醫生,他的第一感覺是什麼:這個穿白大褂的,確定不是殺豬的嗎?

  這話讓我想起羅振宇在2016年的跨年演講中提到,和菜頭督促羅胖把運動褲換成窄腿褲,還上升到“人生一切努力的價值,就是為了成為美好的一部分”這種高度。

  你穿著一條經過挑剔的褲子,你會需要一條相對體面的腰帶,你就會知道自己身上缺乏一些配飾,你在不斷追求生活趣味中,讓自己變得更好、更體面,這就是自律。

  因為穿得體面,意味著你得遭罪。

  你穿得西裝筆挺,你得經常打理襯衫和西裝,這很麻煩;你行走坐臥得有個人樣,不能到處葛優躺;你吃飯速度得有節制,不能弄得一身湯汁淋瀝。

  美好的東西,反過來就是自律。

  體面的穿著不是炫耀的工具,而是約束自己的工具。

  有人說聽完羅胖的演講,最大收穫是:儘快去買一套高級的西裝。

  如果一場演講促成職場男士達成這樣的共識,那這場演講的造福面積實在太廣袤了。

  羅胖還說很多去他公司面試的人,覺得自己有才華、有知識、有本事,但邋裡邋遢、不修邊幅、散發體味的樣子,被羅胖斷言,這是個不體面的人,不體面倒推出不自律,不自律倒推出生活沒趣味。

  我也一直認為,職場上,穿得體面是敬業的一個環節。

  畢竟一個對自己的職場形象給人的感受都毫不在乎的人,很可能也不太在乎自己的工作業績給人何種感受。

  4

  其實,我覺得男人在形象管理上比女人簡單太多。

  歸納起來,無非就是個人衛生過關,衣著搭配得體,體型狀態有精神氣,但做到做好的人不算多。

  以前看過新加坡的淡馬錫公司列舉中國男商人的不雅之處:

  領帶數量永遠不夠,不超過5條,襯衣永遠不夠白。在形象投資上分佈不均,願意花300萬元購買一隻百達翡麗,不願意花30元購買一雙深色襪子,於是,當中國商人翹起二郎腿,黑色褲管中就不經意露出一截肉色。

  可能很多男人還是覺得做大事者不拘小節,但其實注重小節的人,勝算比較大。

  梁實秋對於男人的劣性有這樣的體察和分析。

  有些男人,西裝褲儘管挺直,他的耳後脖跟,土壤肥沃,常常宜於種麥,在邋遢、骯髒背後是品性,這一切則皆因為“懶”。

  什麼事他都嫌麻煩,除了指使別人替他做的事之外,他像殘廢人一樣,對於什麼事都願坐享其成,而名之曰“室家之樂”,他提前養老,至少提前二三十年。

  多的是對女性“中年之後,你便不能再怪父母,而要為自己外貌、體型和形象負責”的這種話,其實對於男性同樣適用,只是他們被提醒得太少了。

  肉體不可避免地鬆弛時,用內在來控制自己的體貌也是修為的一種。

  當新陳代謝變緩,當工作壓力巨大,自己不允許自己太胖,不允許頭髮油膩,不允許鼻毛外翻,不允許長使英雄屑滿襟,不允許自己穿著抹胸褲的男人,我敬他是一條好漢。

  他們身上的自覺、自律和不懈怠,真的太值得我們敬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