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雅的男人是一條清澈雋永的溪流

世界上的男人分很多種類型,有智慧型的男人,有幽默型的男人,有豪放型的男人,也有精細型的男人,但儒雅型的男人往往更令人欣賞。儒雅是讚美男人的詞彙,不管男女老幼都喜歡儒雅男人,能夠被人稱作是儒雅男人,這個男人一定有著非同一般的品味和格調。
  
  眾人心目中的儒雅男人,他有睿智的思維,翩翩的風度,幽默的談吐…
  
  有些字,就如有些人。看一眼,就知道會喜歡一輩子的。男性的儒雅就是這樣的兩個字。看著舒服,想著愉悅。再打量,似乎看見一個謙和恭讓的男子,面朝大海,玉樹臨風。因為去盡了魯莽之性,因為飽含了實學之才,所以通身上下藏著學養。出來的臉相自然不是咄咄逼人,不是張狂武斷,而是溫和隨分和憐香惜玉。
  
  儒雅如同女人的嫵媚一樣,修煉起來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心底沒有分量,本事再大也儒雅不起來。冷面峻色的酷,是滿心的倔,是一身的寒和拒人千里的冷;而儒雅在心的人,哪怕生性木訥,哪怕面帶豬相,心頭也是嘹亮明淨的。腹中的溫和,風剪剪,情脈脈,篤篤而行時,翩翩出風度,全然一場視覺盛宴。
  
  這就很好,陽剛裡的美多出了溫和。就像淩厲的風中飄來了花香,一種人人都想俯身拾起的芬芳。儒雅的男人知道謙讓女子,知道用愛去換愛。好男不與女鬥也好,讓你三尺也罷,男人看似輸了實則贏了,贏在起跑線上。
  
  重利輕別離的商人,銅臭味較重,所以可愛不起來。可要是儒商的話,感覺又不同了。儒雅彌補了許多惡俗。他不會說:“老子有的是錢,誰怕誰?”而是把窮困時的歇斯底里換成富裕時的三緘其言和咬耳竊語,說:“有什麼困難,需要我幫忙嗎?”他的人,在俯身低語中可愛起來:他賺的錢,當然也在溫文爾雅中可愛起來。他成了所有女子的最愛,卻愛得與錢無關。
  
  想當年因為烏台詩案,蘇軾被貶,舉家遷至異地。在人生地不熟的他鄉里,生活舉步維艱。蘇尚書無所顧忌,怡然解甲荷鋤,與家人在山坡之東開墾荒地,撒籽為農,並自稱“東坡居士”,閒暇時他照樣喝酒、作詩、撫琴,舉手投足間彌漫著濃郁的文化氣息。後有識珠人士以酒換詩,東坡與之把酒言詩,窮盡鴻儒之能事,自詡“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陪討飯乞丐。”這樣的不分高低貴賤,不是洞察人間真諦的儒雅,又是什麼?
  
  儒雅男人是充滿智慧的男人。這種男人有頭腦,能思考,尤其喜愛讀書,求知欲強烈,常常有自己獨到的見解,且能舉一反三,融會貫通,與人交談娓娓道來,引經據典。這種男人非常執著、堅定,認定的目標非幹成不可,對事業有一種鍥而不捨的追求。他們的思維態度比一般人更積極、更主動、更持久,更富有創造性,這是儒雅男人比較明顯的特徵。
  
  儒雅男人是閱歷豐富的男人。這種男人年紀不輕了,但也不會給你老的感覺。男人需要閱歷和經歷,曾經滄桑,受過一些挫折和磨難,對人生有深刻感悟,這是一筆難得的財富。這種男人也許臉上有了皺紋,但是他們不世故,不虛偽,不矯情,不頹廢。
  
  儒雅男人是有紳士風度的男人。他們大多穿戴講究,衣服不一定都是名牌,但很合身很乾淨,優雅而有品味。有紳士風度的男人大都有一種寬容的胸懷,悲憫的情懷。也許他們看破過很多東西,太瞭解人情世故。因而他們更加珍惜人生,熱愛生活。這樣的男人有家庭觀念,不回家吃飯會打電話給老婆請假,有閒置時間會做點家務,家庭生活因為有了他而生動風趣,這是一個男人有責任感的表現。他在展示這種責任感的時候是發自內心深處的,不帶任何表演的痕跡。
  
  儒雅的男人具有樂觀向上的心態。這種樂觀的心態是表現在多方面的。在工作方面,他可以不是官員、不是領導,也可以沒有大的成就,但他對自己的工作滿腔熱情,能拿得起自己的工作。對自己的家庭,他可以不是大款,可能沒錢買房買車,不能給夫人孩子更多的金錢上的滿足,但他對家庭有強烈的責任感,讓家庭充滿歡樂與笑聲。這種樂觀的心態還表現在他對人、對事物的態度上,儒雅的男人,充滿細心、愛心,既要關心他人,熱情幫助別人,尤其是對弱者和女性,更表現出一種大度,一份寬容。
  
  儒雅男人是一條清澈的溪流,它源于男人頂天立地的責任感,源于男人忠貞不渝的愛心,也源于男人不屈不撓的秉性。他們身上所散發出的一道道迷人的光環,彙聚成一片燦爛的風景,這樣的景致,讓人百看不厭,倍生敬意。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