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個讓蒼蠅無縫可鑽的雞蛋

清朝道光年間,刑部大臣馮志圻酷愛碑帖書法,但他從不在人前提及自己有此愛好,特別是赴外地巡視更是三緘其口,從不吐露絲毫心跡,給人的感覺就是這位刑部大臣沒什麼愛好,讓那些投機取巧者無可鑽。
  
  有人不知從哪裡探知他有這樣的愛好,於是就特意獻給他一本宋拓碑帖,馮志圻連看都不看,就原封不動地把碑帖退回給了這人。有人勸他打開看看,欣賞一下也無妨,又不是真要。馮志圻說:“這種古物乃稀世珍寶,我一旦打開,就可能愛不釋手,欲罷不能,心裡老想著它,總想據為己有,正中送帖人下懷,收了人家的珍貴碑帖,你能不按人家的意思辦事嗎?按人家的意思辦事,貪贓枉法,不犯事才怪呢;我不打開看的話,就在心裡把它想像一件贗品,對我就沒什麼吸引力,自然我也就不會做出違背朝廷規則的事情來。”連看都不看,抵制住誘惑不如遠離誘惑,“封其心眼,斷其誘惑,怎奈我何?”馮志圻的做法雖然生硬,卻極為高明。
  
  人們常說:“蒼蠅不叮無縫的雞蛋”。正是因為雞蛋有了裂縫,才給蒼蠅提供了可乘之機,讓整個雞蛋變臭,成為一個壞蛋。如果說人生就像一個雞蛋的話,那麼愛好就像雞蛋的那條裂縫。為官做人,當好好守住人生這個雞蛋,堅持自己的操守,遠離誘惑,不讓它產生裂縫,讓“蒼蠅”無縫可鑽,堅守心靈的一方淨土,獨善其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