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世界的態度,才是你應該擁有最重要的東西

曾經,我與許多人一樣,很容易發怒、沮喪、悲觀,尤其是看到網路上的一些攻擊和奇怪態度,甚至容易暴跳如雷。

慢慢的,這些評論依舊有,奇怪的價值觀仍然在,但很難再讓我憤怒、沮喪和悲觀,因為這些年一些朋友的存在,我逐漸學會了控制那些無用的情緒,我也逐漸明白:

學會控制情緒,是每個人在互聯網時代必須學會的一課。

一些方法,今天和你們分享。

01

用理性思考負面情緒的來源

我曾經看過一本書,講人的大腦構造,裡面說過一個很有趣的觀點:人的大腦分左腦和右腦,分別負責理性和感性,而且,兩個部分很難同時工作。

也就是說,當一個孩子大哭時,你可以試著讓他做一做加減法,他很快能夠停止哭聲,因為理性部分啟動,感性部分很就抑制了下來。

這就是為什麼許多男生難過時喜歡打遊戲,女生痛苦時喜歡逛街的原因,用理性的方法降低情緒的爆發,效果很好。

每次我在憤怒時,總會思考一個問題,就是這個憤怒的感覺是怎麼來的。

每次安靜下來思考,往往就能好很多,因為一旦理性思緒啟動,感情往往被抑制。

比如有一次,我在網上看到一個人跟我留言,說我寫的是沒用的雞湯。

一開始我很憤怒,後來理性思考發現,其實很正常,因為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會覺得你寫的有用,有可能他是個天才,自然這麼認為;當然也可能的,他的閱讀有障礙,或者壓根沒有把那些理論用在實踐中,想到這裡,我的憤怒情緒一下子緩解了很多。

我也沒有再理他,逐漸他的留言消失在了評論區,要知道,在此之前,我是一個逢懟必回的人,可是自此,我忽然明白,用理性思想去控制感性時,效果能好很多。

02

把不爽的情緒說出來

我的一個好朋友是一位公司的高管,我曾經跟他討論過情緒不好應該怎麼辦的問題,他的回答讓我佩服,他說:如果情緒不好,一定是哪個人引起的,所以我往往會立刻找到這個人,跟他面對面的溝通。這樣的結果往往是兩個,第一,負面情感沒了;第二,負面情緒跑到他那裡去了。

我想,他這種消除負面情緒的方式無疑用了一個很有用的招式:把不爽的事情講出來,至少心情能好很多。

如果身邊沒有可以說話的朋友,那麼,至少做到表達出去。

我在上大學時,每次遇到心煩意亂的事情時,都會打電話給一個遠方的朋友,後來他都開始煩了,說能不能別老說負能量。

後來我養成了寫日記的習慣,那些負面的情緒,往往都留在了日記本裡,隨著時間的推移,而逐漸減弱、消失。

還有很多人,願意把負面的情緒寫給遠方自己不認識的人,比如我的留言裡,時常都會有人說自己的故事,然後結尾加上一句話:知道你可能不會看,所以把你當樹洞,祝我們都好。

他沒想到的是,其實我都看,有時候我忽然回復一下,嚇他一跳,然後再也不回復了。

所以,講出來,不一定有人聽,但能讓自己好受很多。

03

隨時提醒自己不要生氣

林則徐在自己的房內掛著一個條幅,上面寫著兩個字“制怒”,據說是為了爭吵前提前控制自己的情緒。俄國的著名作家屠格涅夫曾經說過,在你吵架前,先用舌尖在嘴裡轉十圈。

而我每次在剛好要發怒的前夕,立刻尋找一個沒人的角落,深吸一口氣,然後靜思一下,往往這種情緒會立刻被停止。

許多時候,我們無法控制外部發生的事情,但是我們能控制內在的狀態。

許多時候的暴怒,往往是因為頭一天晚上沒有睡好,工作壓力大,感情遇到了挫折,或者,沒有規律性的運動,或者,沒有養成控制情緒的好習慣。

有一次一位司機朋友講了一個故事:他說他在開車,後面的一位年輕司機想超過他,卻遲遲的過不去,等到紅燈亮了,他們兩並排停在了白線前,那個年輕司機爆發出極度骯髒的語言。

司機朋友剛準備還嘴,卻立刻忍住了,他把車窗搖了上去,那人繼續憤怒的罵,然後一腳油門,正好追尾到了正在左轉的卡車上。

好在人沒事,車算是廢了。

我忽然想起了好朋友周沖寫過的一篇文章《弱者皆易怒》,總容易發怒的,往往是弱者,其實不僅如此,不能控制自己情緒的人,都是弱者。

這個世界正在逐漸懲罰那些不會控制自己情緒的人,因為,他們造成的損失,往往不僅僅是對自己,更是對別人。

04

那些不能控制情緒的人

我不敢想像,公司在產品上線前,一個設計師因為女朋友分手情緒不穩定,最終在最後一分鐘沒有做完圖是什麼後果;我不敢想像,一對馬上要步入婚姻殿堂的新人,在結婚前,男方因為多日辛勞,忽然在婚禮現場爆發粗口的結局……

那些情緒,其實都是一瞬間的,但造成的後果,或許是永久的,有時一句惡語,往往令人心寒半年,一句狠話,往往斷送一對多年的兄弟。

這世界上,情緒穩定的人,往往能夠可以被委以重任,可是,大多數人,都做不到穩定無用的情緒,所以,等情緒平緩後,追悔莫及。

05

時刻保持微笑

美國心理學家米切爾霍德斯做了一個極為有趣的實驗,他將同一張卡通漫畫顯示給兩組被試者看,其中一組的人員被要求用牙齒咬著一支鋼筆,這個姿勢就仿佛在微笑一樣;另一組人員則必須將筆用嘴唇銜著,顯然,這種姿勢使他們難以露出笑容。

結果,霍德斯教授發現前一組比後一組被試者認為漫畫更可笑。這個實驗表明我們心情的不同往往不是由事物本身引起的,而是取決於我們看待事物的不同方式。

其實,這是一個特別二的方法:就算外界的生活一塌糊塗,但我們依舊可以選擇,時刻保持微笑。

二戰期間,一位猶太裔心理學家維克托·弗蘭克被關進了納粹集中營。

如果你看過電影《美麗人生》就應該知道,關進納粹集中營,結局往往是死去,其實,當年很多猶太人都從“為什麼”的憤怒和恐懼,逐漸變成“這就是命”的消極接受,最終精神徹底崩潰,情緒起伏,最終,死在集中營裡。

可弗蘭克看到,還有另一些人非但活了下來,而且變得更堅強。

他們居然每天用玻璃片把鬍子刮乾淨,高貴地面對苦難。他深受感染,決定“選擇”用積極的態度生活,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甚至唱歌搞活動,和集中營中的囚徒們一起,渡過難關。

後來,戰爭終於結束了,弗蘭克也最終走出了地獄,他寫了一本著名的書《意義的呼喚》,他在書中說:選擇態度的自由,是人可以擁有的最後一項自由。

的確,就算世界永遠不是你想的那樣,但最後一項你能改變的,就是你看到世界的態度,以及你發表態度時的情緒,這一切,才是你應該擁有的最重要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