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應該向男人學習這些事兒

我的女朋友F,陽光而健康,認識了大約五六年,我才知道她有一個自閉症女兒——唯一的孩子,也沒打算再要。

  孩子是我的軟肋,也是最能觸發不理智情緒的開關,所以,我不敢想像她怎樣走過這些年,我自責沒有發現任何端倪,給出應有的幫助和關心——其實外人又能給什麼呢。

  她說,剛確診時,只覺得天旋地轉痛不欲生,那麼漂亮的小女孩,以後的人生都不能去想。很多天,她不敢看孩子,不敢想未來,不敢出門,也沒心思吃飯睡覺,一切都像淺淺的夢,隨時會驚醒。

  可是,她老公不一樣,照吃照喝照睡,工作跑步帶孩子,似乎沒有受到任何干擾,有一天,她終於忍不住沖他吼:“你怎麼這麼沒心沒肺啊!”

  老公聲音不大卻很堅定:“你已經這樣了,我勸也沒用,只能管好自己,萬一你撐不住,孩子還有我。遇上任何狀況,都能吃能喝能睡是項本事,這樣才有精力解決問題。”

  F說,那一刻她特別崇拜他,戀愛的時候都沒覺得他那麼帥,一個有擔當的男人必須情緒穩定。想想自己,有點慚愧,在他身邊,怎麼著也得做個相匹配的孩子媽,她強迫自己慢慢調整成平常心。

  馮侖說,人活著有幾個境界,第一個境界就是修吃飯睡覺,無論出了多大狀況都照吃照喝照睡,非常不容易。

  對於女人這種情感化動物,糟糕的情緒埋藏在心裡發酵,就像把墨水滴進清水池,不加控制隨意蔓延,很快能把一缸清水全部染上灰暗的顏色。假如迅速地把墨水撈起來,失去了擴散源,水也黑不到哪去。

  所以,別輕易往自己心裡滴墨水,更別可著勁兒地猛灌,任由負面心理在胸腔裡擴張,再強的正能量也架不住——正能量既不是萬能的也不是無限的,墨水量太大,擴散太快,多深的水池都能染黑。

  我以前覺得狂奔的馬最能顯示馬的力量,而現在,我認為比這更有力的是在高速中刹住馬蹄的一刹那,克制、清醒、理性,遇到問題解決問題,不自虐不放縱不頹廢,世間沒有過不去的坎,最多過得好看與難看的區分,以及心理上超越還是崩潰的差異,真爬不過去,換條路拍拍灰繞過去,同樣的繼續趕路。

  一個遇到任何事情都不再驚慌失措,該幹嘛幹嘛的女人,才真正具備獨立的基礎——這可能是男人在概率上成為女人榜樣一件事。

  大約十年前,工作安排我採訪一位非常著名的企業家。

  生性低調和頻繁的媒體報導使他對採訪很慎重,我輾轉聯繫卻數次被婉拒。後來,我給他發了條短信,大意是,我是都市報記者,看了大量他的財經類專訪,財經專訪的主要目標是向業內同行傳遞經驗,而都市報,則是向普通讀者講述故事,兩者立足點不同,各有價值和意義,假如他同意,我將發送採訪提綱,共同商榷訪問內容。

  這次訪談意外地順暢。快結束時,我額外問了個問題:覺得女性與男性在職場中最大的不同是什麼?

  他很認真地思考,字斟句酌地說:“從比例上看男性比女性對職業的尊重度要高。非常理解女性在婚育之後精力分散造成的工作走神,可是,大多女性在有條件全力以赴拼職場的時候也也沒有十足努力。”

  然後,禮貌抱歉地笑笑。

  那一刻我心塞語塞。

  成稿後和他確認稿件。

  打開他的回復,我很吃驚:在每一條不同意見之後他做了詳細批註,甚至幾個有爭議的標點符號也被標注了出來。結尾提出三個修改意見,都是商榷的口氣,卻有著專業的權威。我按照他的意見修改後再次發送完稿,他在約定時間準時確認。

  三天后,我意外收到一張卡片:李小姐,謝謝你對職業的敬意。

  然後,很工整的簽名。

  這是一個男人十年前的工作態度和標準。

  女人愛做飯,最好的廚師卻大多是男人,廚神戈登拉姆齊就是個帥哥;女人愛穿衣服,最好的服裝設計師也大多是男人,雖然香奈兒是永遠的時裝偶像,不過從紀梵希、迪奧先生到如今的亞歷山大麥昆、王大仁,男性名單會更長一點。

  很多時候,由於性別的柔化,女人的職業壁壘比較低,很快便能熟悉一項工作,可是,從熟練到卓越的過程,卻是一場殘酷的淘汰,金字塔頂端的位置,大多被男性佔據,拋開性別的差異,專注、堅持以及對職業的敬意,或許是重要原因。

  十九世紀的風尚,是有身份的太太,絕對不能有賴以糊口的一技之長;如今的流行卻是,即便奧利維亞.巴勒莫這樣的職業名媛,也以在真人秀《名人學徒》中擔任主持人、擁有自己名字作為品牌的珠寶為榮。

  當自食其力變為時代的要求,工作就成了立足的本錢,誰能不對自己的飯碗保持敬意呢?即便全職太太也有崗位要求——健康、溫暖、打理好全家老小的生活。

  向職業致敬——無論這職業是打工、創業、在家SOHO還是全職主婦,提升自立的資本,也是值得向男人學習的一件事。

  一個女人戀愛還是失戀,很容易被發現,許多細節透露了她的情感狀況——剪掉好不容易留起來的長髮,突然關注某個以前從未提起的男明星,莫名地微笑或者流淚,大吃大喝或者食欲全無——對絕大多數女人來說,愛情至少佔據生活百分之五十以上的份額。

  可是,男人不同。

  即便熱戀中,他們也會因為開會推遲約會時間,和朋友吆五喝六聚會看球,忘記你們第一次見面的紀念日,毫不猶豫出差半個月——總之,他們依舊能夠專心地做眼前他認為比見你更重要的事。

  戀愛的男人總是精力充沛,失戀的女人總是上進十足。

  為什麼呢?因為男人比女人更清楚,生活是個多項選擇,愛情不是唯一的選項,甚至,事業、自我、健康、人脈和諧發展之後,愛情與婚姻完全是水到渠成的錦上添花。

  墨西哥最著名的女畫家弗裡達,22歲嫁給年齡是她一倍體重是她三倍的墨西哥國寶畫家裡維拉。

  她為他放下畫筆,頭上包著頭巾用整個上午的時間採買洗摘,備好午飯,放在籃子裡,上面蓋著繡花手絹,繡著“我愛你”,用繩子吊上去給在腳手架上工作的裡維拉。她的眼裡只有他,她穿他喜歡的衣服,受著他的指導作畫,當然,她是第一個被盧浮宮收藏作品的墨西哥女畫家,卻畢生都生活在丈夫那與藝術天分匹配的不斷出軌中——裡維拉在婚姻裡和各色各樣的女人戀愛,甚至包括弗裡達的妹妹。

  當弗裡達在病中聽說裡維拉另尋新歡時,她撕裂了自己剛做完脊椎手術的傷口,第二天醫生給她打針,甚至找不到她背上一塊完整的皮肉——她想用自虐控制一個男人,他卻覺得她在用犧牲勒索他的感情。

  每次看到這段,我都心疼得發緊——大多數男人在吸引女人,而大多數女人卻在留住男人。

  主動與被動的區別,簡單與艱難的區分,親愛的姑娘,你要哪一個?

  當女人能夠像男人那樣戀愛——因為擁有愛情而燦爛奪目,卻不再由於失去它而光華盡褪,才可能真正擁有獨立的人格。

  這,或許是,男人比我們做得更好的又一件事。

  假如你是女權主義者,今天讓你失望了,我們討論的,僅僅是在尊重概率的前提下,在承認性別差異的基礎上,怎樣讓大多數女人在現實中更愉悅而美好地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