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得不到,是因為不夠想要

前幾天和朋友聊天,聊起一些事情,很有感慨。

  朋友是個很優秀的人,努力且自製。當初她在找工作的時候,準備了很久,卻還是因為學歷和資歷都不夠,被心儀已久的公司拒絕了。

  她糾結於該按自己的意願留在北上廣打拼,還是按父母的意願回家鄉之工作,我極力勸她遵從自己內心的想法。在我和朋友的鼓勵下,她揣著大學裡幾千塊的積蓄,留在了廣州,在城中村租了房,從一家和心儀公司業務相關的小公司做起,為應聘心之所向的那家公司積累經驗。

  她花了兩年時間,做出了一些成績,再跳槽那家夢寐以求的公司,成功了。

  而她那些曾經同樣網申了那家公司的同學,一會兒想找工作,一會兒想考公務員,一會兒又准備考研。最後呢,倉促找了份不那麼喜歡的工作“將就”著,虛度了兩年時間。曾經,他們什麼都想要,後來,他們什麼都沒得到。

  說白了,他們是對哪一種選擇,都沒有強烈且堅決的渴望。

  我在臺灣時候的好朋友,是個很能來事兒的姑娘。因為高考發揮得不太好,去了一所不算頂尖的學校,按照普通人的想像,應該不會成為學術上的頂尖人才了。

  大二的課程,他們要擬一個實驗方案,其他同學都是敷衍著擬了個方案交差就算完事兒了,而她認真地調研和做方案,課程結束後又找老師多次探討,想把這個實驗執行出來。

  她趁著暑假的時候去幼稚園做實驗,又查了大量的文獻,最後寫成了論文,在老師和老師介紹的美國導師的幫助下發了SSCI。

  即使是985高校,本科就能在核心期刊發論文的人也很少。而這姑娘,憑著自己的努力,做到了超出身邊同學想像的事情。

  後來,她想申國外的實驗室實習,而那幾個實驗室在全球招的人都寥寥無幾,那時候在身邊人的眼中,申請成功的概率跟中彩票差不多,很多人連試都不敢試一下。

  而她敢想,更敢為之竭盡全力。在臺灣的時候,她去醫院實習,在實驗室幫助老師,做一切有助於申請的事情。她利用下課的時間,一個個諮詢相關專業課老師,問關於專業方向的事情,老師們的意見也給她了很大幫助。此外,她還每天在圖書館準備GRE到半夜十二點。

  後來回了大陸,我們有一段時間沒有聯繫,她偶爾發朋友圈,有一次是GRE考了很高的分數,又過了一段時間再發朋友圈時,她的定位已經在美國了。原來,她的申請信真的得到幾個心儀實驗室的回復,她如願去了其中一所。

  我真心的祝福她,也很佩服她。

  很多時候,你得不到,可能只是你不夠想要。你其實對這件事也沒報多大希望,因此也不會為之付出全部努力,就算失敗了,你還可以給自己找藉口,覺得失敗是驗證了你之前的想法。

  還有一個大學同學,他校招進了一家以待遇好聞名的企業,讓身邊同學羡慕不已。

  聊起校招的事情,他說,其實他第一輪面試就被刷了。但是他很執著想進,就去霸面了,央求工作人員給他一次機會,從上午等到下午,終於得到了一次機會,後來竟然一路幸運地過關斬將,拿到了offer。他調侃說,真的好險,要不是他抱著渺茫的希望再爭取了一下,可能第一輪就要被刷了。

  大學的時候,他有一次帶團隊參加一個全國性比賽。精心準備了很久,結果居然都沒能入圍。

  失望是在所難免的,而一般人都可能認倒楣就算了,而他執著地去找組委會,查沒入圍的原因,最後發現居然是提交作品的時候,由於網站原因,很多資料都沒傳上去。

  在他的軟磨硬泡之下,組委會終於答應幫他重新遞交一下。後來,他們團隊順利入圍,並且以一等獎的成績進入決賽,最終拿到了全國金獎。

  比賽和麵試,幸運的因素有之,更重要的是,他一直在努力爭取,從前期準備,到遇到意外情況後所做的補救。

  你現在最想得到的是什麼呢?

  你真的有那麼渴望它嗎?還是下意識覺得其實得不到也沒關係?你有為之竭盡全力嗎?你有破釜沉舟的勇氣嗎?

  很多時候,我們之所以得不到,只是我們不夠想要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