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努力合群的樣子,真的好孤獨

  1、姑娘,學歷只是張不同席別的車票,趕路的你,不需要太多朋友。  這個話題還要從一個小姑娘後臺自卑地發問開始講起。  原文我就不貼了,姑娘的大意是自己學的是師範專業,興高采烈地跟兩個小夥伴一起去某所學校實習,身邊的老師都是正兒八經正式的“鐵飯碗”,一開始的時候那群老師還以為她們是被招來的新老師對他們很是熱絡,可知道她們是實習生之後就漸漸疏遠,她總感覺自己和小夥伴都因為實習的身份和學歷太低被人奚落讓人看不起。  在這裡,我想說的是,姑娘,自己的價值真的有必要非要得到所有人的認可麼?有必要需要別人來評判自己的人生?  大專學歷怎麼了,我就是大專學歷,可我手底下帶的15個人,清一色本科以上,甚至還有倆是碩士研究生學位,可我並不覺得他們在哪個層面上會比我多個三頭六臂,都是一步一個腳印走出來取經人,誰也沒有一生下來就能上天入地。  當然,我在這裡並沒有打算炫耀自己或者以任何貶低學歷的妖言迷惑眾聽,學習是一輩子的事兒,不該這麼早就給自己下定論,不然我也不可能在努力工作,抽空寫作的過程中還想著投資自己去續個本科,讀個研究生。  爬的更高不是為了讓全世界都看到自己,而是為了讓全世界的風景都能盡收自己眼底。  本想給這小姑娘講一講我自己小時候的故事,當時時間太晚,自己又重感冒纏身,索性這個故事就拿出來,在這講給所有“努力合群”的人一起聽:  當時,我大概是小學三年級,家道中落,隨著父母到處飄蕩,當時是父親白手起家的初級階段,又身處外地,我家裡沒有錢,成績跟不上,體弱還多病,總是班級裡最被嫌棄地那一個。  於是,我拼命地去捏造自己,以適應他們喜歡的類型,以為這樣就會有朋友,我省吃儉用給他們買禮物,他們要玩什麼遊戲我都積極參與,哪怕是蹺課、去遊戲廳、下河游泳,我都捨命相陪。可後來一次,這群傢伙得罪了一個高年級的小混混(其實也沒有多窮凶極惡,就是比我們大了兩級,個頭高了許多而已),在對方問責的時候,所有人一起把我推了出去。  於是,我捂著火辣辣的臉蛋哭著回家,連著兩三天都不好好吃飯,父親擔心,過來問我詳情,我哭著鼻子把大致的情況告訴了父親,他臉上一會兒紅一會兒綠,最後竟也濕著眼眶對我說,兒子,以後咱不跟他們玩了,其實你並不需要那麼多朋友。  後來,我就遠離了他們,埋頭學習,最後從那個鄉村小學裡,以全校第一的成績升入了市里的一所重點完全中學,而他們繼續一起打鬧,一起遊戲,一起合他們的群。  所以,看到沒,有的時候你再怎麼努力,對於“合群”來說,只是暫時填補了別人嫌棄、自己多餘的空缺而已。物以類聚,人以群分,你本來就不屬於那裡,只要足夠努力,總有一片自己的一畝三分地。  2、所謂“人脈”,也是趨炎附勢的鬼東西。  上個月月底,公司裡平時最會溜鬚拍馬,阿諛奉承的那個同事辭職了。  這小夥子來自東北的農村,家庭條件不好,所以一路摸爬滾打也實屬不易,漸漸地發現,在職場上靠能力出頭只是雞湯文裡的故事,靠著巴結領導結交人脈才是一條最好的捷徑。  無所不用其極:星巴克、香奈兒、購物券什麼的都豁出去了往上送,從老闆的飲食起居到領導的朋友圈都360°挨個不落下,以能跟老闆一起吃飯發自拍為榮,以老闆會給自己朋友圈點贊為譽。  可就在上上個月,這高管跳槽去了另外一家公司,連頭都沒回。  這時候這同事回頭再看的時候,除了他以往逢迎的那些人向著他們的新老闆對他詬病有加之外,不對他刻意落井下石,已經算是萬幸,再看看周圍的同事們,他幾乎就自己孤零零地一個人。  臨行前,我念及之前的同僚舊情,也念在接過人家從東北老家給我帶來的鹹魚,請他吃頓飯,算是謝魚之情。哥們兒自哂,想想看來,只有這條鹹魚沒有白送,可是仍在糾結自己像個孫子、像狗一樣苦心經營的“人脈”為什麼沒能讓自己翻身,我只笑笑,不否定,也不再置評。  若是他始終認不清什麼叫人脈的話,這輩子都別指望翻身。  所謂人脈,其實是一種“價值交換”,是建立在雙方都有利用價值的基礎上的,情投意合不重要,門當戶對才是根本,講真,你努力合群的狀態,真的讓人很心疼。  所謂“六度人脈”是指:地球上所有的人都可以通過六層以內的熟人鏈和任何其他人聯繫起來。通俗地說:“你和任何一個陌生人之間所間隔的人不會超過六個,也就是說,只要你願意,最多通過六個人你就能夠認識世界上的任何一個陌生人。”  我不否定“六度人脈”理論上的科學性,人與人之間,是可以通過不斷邂逅、攀交而互相熟識,但我也深知,我若想投身政界,為黨為國為人民出一份自己的力,那我與習大大之間差的應該不僅僅是十萬個馬雲和馬化騰。  剛剛開始工作的時候,我也是個如履薄冰的小菜鳥,剛到的第一家公司裡,同事們都是這個行業裡經驗豐富、人脈豐富、手段老練的老員工。為了能夠更快速更及時地融入到這個團隊裡,我每天早上連早餐都不敢吃,爭取能第一個到達辦公室,幫所有的同事把垃圾收走,把茶杯裡的熱水續滿。  同事們從一開始的欣喜到後來逐漸的習慣,再到後來有脾氣就往我身上撒,比如有人咆哮著說“操,是誰他媽在我茶杯裡給我倒了這麼燙的水……”,比如有人手忙腳亂的時候會埋怨“哎呀,真是煩人,我放垃圾筐裡作廢的合同,本來今天還打算拿出來再看看的,卻不知道被誰給扔掉了,真是煩人……”  習慣卑微到塵土裡的自己,在別人的心情感冒、發燒、打噴嚏的時候你還比不上那些病毒和細菌。  3、別讓“朋友”強姦了你的“朋友圈”。  有我微信的粉絲會偶爾發資訊來問我,你是不是把我設置到分組可見的群裡去了,看你之前發朋友圈好慷慨澎湃,現在一個月都不見你發一次。我想說的是,我的微信,從不設置分組,不想讓別人看的,我只會對自己可見。  至於之前在朋友圈裡曬加班、曬辛苦、曬情懷、曬奮進的套路我也是學來就用,也會在那些所謂的圈子中給別人去點點贊、評一評,但久而久之會發現這對於升官、發財、走大運的期許根本起不到什麼卵用。所以就又讓它還做回了曬娃、曬妻、曬感動的乾淨樣子——朋友圈,真的只給朋友看。  最後,想雞湯一把,用自己之前發在朋友圈裡對老闆設置不可見的一句話送給大家,以饗可敬可畏的後來的你們:  不要去追一匹馬,  用追馬的時間種草,  待到春暖花開時,  自會有大批駿馬馳騁在你的草場;  不去刻意巴結哪一個人,  用暫時沒有真正朋友的時間,  去完善自己完善你的能力,  待到時機成熟時,  會有一大批的朋友任你選擇。  用人情做出來的朋友只是暫時的,  用人格和心意吸引來的朋友才能長久。  所以,  豐富自己,  比取悅他人要有力量得多。  講真,看看你努力合群的樣子,自己是不是也有點心疼?來源:網路文章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