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愛你如命,好好珍惜

  像他們曾經疼愛你一樣關愛他們,不要等到來生  吉米住在美國西部的小鎮。每天早晨,父親開皮卡車送他去上學。  下車前,父親總是會轉過頭,俯下身,親吻他的額頭,還用密密的小胡茬摩挲他圓溜溜的臉頰。  吉米雖然口頭上答應父親在學校做個乖孩子,可背地裡經常和調皮搗蛋的孩子一起闖禍,直到有一天,一個夥伴戲謔:“吉米,我今天看到你爸爸親你了!沒想到你長這麼大了還……哈哈。”吉米的臉忽然一陣紅一陣白。  他想想,是啊,自己都快十六歲了,這種事情讓同伴發現太尷尬了!強烈的自尊感掏得他心癢癢。  吉米於是跟父親講,自己已經長大了,上學的路完全可以自己走,不再需要他接送了。  父親笑著欣然應允,放下筷子,想親一下他,卻被他閃開了。父親愕然。吉米走進房間,再也沒說話。  漸漸的,吉米習慣了一個人上學,開始變成一個安靜的孩子,可在沒有小皮卡汽鳴聲的日子裡,他總是感覺到莫名的孤單和失落。  一天傍晚,吉米正走在回家的路上,忽然看見前面有一群人在圍觀,好奇地湊了上去,沒想到居然是父親的皮卡車遭了車禍!  他火急火燎地奔到醫院,卻怎麼也沒發現父親,又趕緊折回家,意外地發現父親仍在家中,怒氣和怨氣一下子爆發:“你今天怎麼沒有出去工作!害我以為你出了車禍!”  “什麼?你說我的皮卡車出了車禍?約翰叔叔借了我的車!吉米,快告訴我,他現在在哪個醫院?”  吉米扭頭不作任何回應,淚水已經在他眼眶裡打轉。父親瞥他一眼,一個人披著風衣出去了。  吉米心有不甘:哼,誰叫你總是一心想著約翰叔叔和那輛破皮卡車!  從那以後,吉米和父親的關係鬧得更僵了。  完成了學業後,吉米選擇到外打工,父親執意要開皮卡車送他去火車站,他實在拗不過,只好答應。  車停,父親深情地親吻了他,這一次,他來不及躲閃,一下子愣在原地。臨走前,父親對他千叮嚀萬囑咐,要他常回家看看,他站在車窗前,看著傴僂的父親,忽然很想哭。  可是兩年過去了,吉米依舊很少回家,如果不是聽聞父親病重在床奄奄一息的消息,他根本就不明白父親多希望他回家一趟!  看著滿頭銀髮的父親傻笑,想使勁抬起頭親吻他卻不能,吉米頓時痛哭起來,忍不住俯下身,用滾燙的臉貼著父親的臉,第一次親吻了父親。  又過了兩年,吉米有了兒子。  父親祭日那天,吉米帶著兒子去看他。站在離墓碑三米遠開外的地方,吉米的心開始顫抖,他放兒子下來,叫他過去親爺爺一下。  兒子輕輕地親吻了一下爺爺的照片,然後顫顫巍巍地走過來。  吉米俯下身誇他乖,親吻他,兒子高興地喊:“爸爸,你的小鬍子真舒服!”  吉米當場愣住,淚如泉湧。“嗯嗯,爸爸知道……”  可是他更清楚,如果當初自己也勇敢地說了這麼一句話,父親的吻別就不會成為他一生心頭的痛了。  有人說,遺憾,是一種記憶的無力和滄桑,所以,我們都在竭盡全力的去避免人生的遺憾,但遺憾的同時也是一種缺失中的完美,所以很多時候,我們也不知道如何去取捨。  曾經我們總以為父愛或是母愛可以填滿人生的遺憾,可帶給人生遺憾的卻偏偏是父愛或是母愛。  這個世界上再沒有任何人,可以像父母一樣愛你如命。珍惜和他們每一次相處的機會,可以救贖離別後的千般愧疚和萬般遺憾。我們要盡最大的努力不讓他們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老去和離開。  像他們曾經疼愛你一樣關愛他們,不要等到來生。下輩子,也許你不會再遇見他們。來源:網路文章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