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從設定目標開始

一天,上完早課後禪師領著一群小弟子們去插秧。小弟子們都沒有插過秧,就學著師父的樣子爭先恐後地忙活起來,但是他們插的秧苗彎彎曲曲,而禪師插出來的秧苗是一條直線。
  
  弟子們大惑不解:“師父,我們都是學著您的樣子做的,為什麼您插的秧苗都那麼整齊,就像繩子量過一樣直,您是不是有什麼秘訣啊?”
  
  禪師笑著說:“秘訣很簡單,插秧的時候眼睛盯著一樣東西就行了。”
  
  弟子們都暗暗點頭,馬上又忙活起來,可這次插的秧苗,竟然變成了一道彎曲的弧線。
  
  “師父,我們照您說的做了,還是不能插成直線。”
  
  “你們是按我說的一直盯著一樣東西嗎?”
  
  “是啊,我們一直盯著田邊的水牛,那可是一個顯眼的大目標啊。”
  
  “水牛邊吃草邊走,你們盯著它插秧,它不停地移動,你們怎麼可能插直?要盯緊不動的目標才行。瞧,師父我就是一直盯著那棵大樹插秧的。”
  
  弟子們按照師父的指點再幹一次,果然插出來的秧苗也跟繩子量過一樣直了。
  
  秧苗能不能插得筆直,不在於你有多大的力氣,而是看你有沒有找准一個可以讓你走得筆直的目標。人生和插秧是一樣的道理,人生的路能不能走好,自身的能力是一方面,目標同樣不可或缺。只有有了明確的目標,才能不走錯路,少走彎路。
  
  跟著太陽走,你就能享受陽光;跟著月亮走,你就能看到星星;跟著北極星走,你就能找到方向。
  
  比賽爾是西撒哈拉沙漠中的一顆明珠,每年都有數以萬計的旅遊者來到這兒。可是在肯•萊文發現它之前,這裡還是一個封閉而落後的地方。這兒的人沒有一個走出過大漠,據說不是他們不願離開這塊貧瘠的土地,而是嘗試過很多次都沒有走出去。
  
  肯•萊文當然不相信這種說法。他用手語向這兒的人們詢問原因,結果每個人的回答都一樣:從這兒無論向哪個方向走,最後還是轉回出發的地方。為了證實這種說法,他做了一次試驗,從比塞爾村向北走,結果三天半就走了出來。
  
  比塞爾人為什麼走不出來呢?肯•萊文非常納悶,最後他只得雇了一個比塞爾人,讓他帶路,看看到底是為什麼?他們帶了半個月的水,牽了兩峰駱駝,肯•萊文收起指南針等現代設備,只拄一根木棍跟在後面。
  
  十天過去了,他們走了大約八百英里的路程,第十一天的早晨,他們果然又回到了比塞爾。這一次肯•萊文終於明白了,比塞爾人之所以走不出大漠,是因為他們根本就不認識北極星。在一望無際的沙漠裡,一個人如果憑著感覺往前走,會走出許多大小不一的圓圈,最後又回到了起點。比塞爾村處在浩瀚的沙漠中間,方圓上千公里沒有一點參照物,若不認識北極星又沒有指南針,想走出沙漠,確實是不可能的。
  
  肯•萊文在離開比塞爾時,帶了一名叫阿古特爾的青年,就是上次和他合作的人。他告訴這位漢子,只要你白天休息,夜晚朝著北面那顆星走,就能走出沙漠。阿古特爾照著去做,三天之後果然來到了大漠的邊緣。阿古特爾因此成為了比塞爾的開拓者,他的銅像被豎在小城的中央。銅像的底座上刻著一行字:新生活是從選定方向開始的。
  
  是的,新的生活是從選定方向開始的,人生如果沒有目標,那麼生活也只不過是繞圈圈而已,人生的真正起點應該是設定目標的那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