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流於濃豔,不陷於枯寂

 原文:念頭濃者,自待厚待人亦待,處處皆濃;念頭淡者,自待薄待人亦薄,事事皆薄淡。故君子居常嗜好,不可太濃豔,亦不可太枯寂。
  
  “不流於濃豔,不陷於枯寂”,一個思想意識活躍的人,必然熱情洋溢,心胸開闊,心平氣和,心地善良,既對自己寬厚,也對別人寬厚,對別人寬厚別人同樣也厚待他,處處是一種祥和的氣氛。如果一個人沒有什麼追求,而思想又僵化保守,意志消沉,不思進取,心胸狹窄,不僅對自己淡薄,而且對別人也淡薄,自然他們的生活也平平淡淡,毫無生氣,就像一潭死水一樣,任何事情都是淡然處之,這樣的人生是沒有任何意義的。所以說一個有修養有頭腦的人,不僅思維活躍,而且能夠適當調節自己的生活方式,既不過於吝嗇也不過於刻薄,而是充滿了積極的向上的活力,使自己的生活不至於像死水微瀾,而是充滿了朝氣,這樣才能夠正確對待和理解自己的人生。
  
  所以說,尤其是當今社會是處於互聯網時代,比如說有的人迷戀網路,甚至到了廢寢忘食、無休無止的地步,幾乎每天二十四小時都離不開網路,雖然網路裡的生活豐富多彩,但是在現實生活中,卻把自己置之度外,仿佛自己成了現實生活之外的人,就如同自己成了網路之中的機器人一樣,現實生活中的一切都不存在了,什麼家庭、親情、友情,工作、生活、交流似乎離自己越來越遙遠了,結果使自己脫離了現實和社會,對於社會和現實生活中發生的任何事情,除了一無所知就是一無所知,從而導致了一個人麻木不仁,使自己脫離于現實生活之外,結果使自己失去了許多生活中的應有的樂趣,同時也使自己的思想僵化保守,不知自己身處在什麼方向,也許把自己變成了原始人類也未可知之……
  
  這就是說,一個人是不可能完全脫離現實的,而我們應該即不要過於寬後也不要過於淡漠,同時對於寬厚和淡漠在自己的心中要有一個度的把握,也就是說對於兩者之間的關係要處理得恰如其分,這樣才不至於偏離另一個方向。
  
  同時我們對待別人要有仁義寬厚的胸懷,而不是對別人過於淡漠,如果我們對別人寬厚,別人同樣也會厚待我們,所以說一個人是不可能脫離群體的,如果一個人離開了群體,比如說家庭、親戚、朋友、工作單位、社會,那麼就會使一個人孤獨無助,從而會改變一個人的生存狀態,所以說無論是對自己還是對別人,都要有寬厚的胸懷,不過也不要過於寬厚,但更不要對別人過於尖酸刻薄,也更不要薄情寡義,這對自己又有什麼好處呢?所以說寬厚別人也就是寬厚自己,而不是把別人的過錯記在心裡,甚至產生怨恨的情緒,這對提高自己的品德修養,完全是沒有益處的,而且也不是一個心地坦蕩的君子所為。
  
  萬古千秋裡,青山明月中。也許上面所舉的例子並不恰當,但是無非是想說明無論做什麼事情都不要抬走極端。這就是說在對待人生的態度上,自己要做到心中有數,也就是要有一定的分寸,而不是過於淡漠或者迷戀,因為事物總是有雙重性的,如何把握好一定的尺度,也並不是輕而易舉地,所以就更要掌握好這個度的分寸,如果超過了一定的限度,勢必會走向其反面。“故君子居常嗜好,不可太濃豔,亦不可太枯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