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價值連城的問題

我曾在以前的文章裡提到過當初備戰考研的經歷。

  有讀者看到後,就會發私信向我諮詢些複習經驗之類的事情。

  有個現象,很有意思。

  讀者問:你文章中說自己基本沒做過筆記,只是不停地看書,而且還從沒去過自習室,最後專業課還拿了高分,是真的嗎?

  我答:確實是這樣。

  讀者感歎:啊,那你好厲害啊,看來你很有天分,要知道,好多人在自習室從淩晨泡到午夜,筆記做了一大摞,不知比你辛苦多少,都得不到好結果嘞。

  這番稱讚我聽得很受用,嘴上回哪裡哪裡,心中也在陣陣嘀咕:哇,看來我真的天賦異稟。

  冷靜下來後想想才發現,這件事取得好結果的原因並非是我比別人更聰明,反倒是我更努力。

  是的,就是那種躺在床上,不去自習室,不做筆記的努力。

  你可能不太理解:你這明明是懶惰的表現啊,你的勤奮值肯定沒有那些在自習室做筆記的人高,怎還敢妄稱自己更努力呢?

  是這樣:

  剛開始複習的時候,我比誰都“正經”,我光是做筆記的本子就預備了二十多本,還順便給自己灌了上百碗雞湯,每天早晨起來,都不忘對著鏡子來個大大的微笑。

  僅僅用了一個月,我就做完了兩大本子的筆記,自習室距離寢室遙遠,我每天早起晚歸,勤奮得不得了。

  然後有一天,老四說想考考我。

  我瞬間拒絕,說實話,我當時都不清楚自己為什麼要拒絕。

  他堅持要考考我,並允諾只提問我複習過的知識點,我面紅耳赤地答應下來。

  第一道題,沒答上來。

  第二道題,更簡單些,還是沒答上來。

  第三道題,明明是上午剛剛複習過的知識,卻一點印象都沒有,老四替我解局:沒事,用自己的話描述下大致意思就行。可即便是這樣,我都做不到,腦海中一片空白,卻清楚地記得那道題在我筆記本的第幾頁第幾個位置……

  那天以後,我就再也沒做過筆記,也再也沒泡過自習室,再也沒見過哈爾濱淩晨四點半的太陽。但有一點確然發生:我真的,更“勤奮”了。

  我說的勤奮,是腦子的勤奮。

  因為不做筆記,給我騰出了大塊大塊的流覽時間,一本專業課的書,我一共前前後後翻爛了十一遍。

  我雖然不去自習室,甚至僅僅是躺在床上,但由於沒有體力消耗分散精力,閱讀速度極快,領會大意的基礎上,最快一天能讀遍一本書。

  隨著不斷的前後翻閱,串聯,比較,琢磨,可以說,已經達到舉一反三,融會貫通的境界。

  某一個晦澀又難背的理論,所有人都說不可能記得住,但我最後已經能清楚地說出它是怎麼來的,需要解決哪項問題,它在那個理論發展過程中起到過哪些作用,後續哪條理論是它的發展,它的大致意思講的是怎麼回事兒。

  最終筆試的時候,卷子上的題目就像碩大又顯眼的果子,我只需要從腦海的知識結構中,對應伸出一個抓手,就摘進了兜裡。

  面試的時候,右邊的老師問了我一個答案很簡短的問題,我答畢過後,覺得不過癮,還順帶著講了講那個問題的發展脈絡,左邊的老師笑道:看來你是真理解了。

  這樣,我順利通過筆試面試,如果單純從看得見的因素來比較,我確實是個懶惰的人;但如果從內裡與質的角度講,我坦誠:我確實比很多人下的功夫都多。

  我想告訴你什麼?不要假努力?要注意效率?不僅僅是這樣。

  我更想與你分享:我是如何做到成功規避了假努力,如何做到少走了彎路的。

  答案很簡單,就是因為在當初被提問得面紅耳赤的那天晚上,深夜裡,我躺在床鋪,反復問了三遍自己這樣一個問題:

  你的目的是什麼?你的目的是什麼?你的目的是什麼?

  嘿,甭管你或勤奮或不勤奮,甭管你用這種方法還是用那種招數,甭管你做的看起來如何如何如何,甭去想這些那些有的沒的虛無縹緲的亦或模棱兩可的,請你先老老實實回答我:

  你的目的是什麼?

  我的血涼了下來,清醒地回答自己說:我的目的挺簡單,就是掌握那些知識點。

  好的!那麼也就是說,甭管你是躺著還是坐著,倒立地叼著根筆還是翻著空翻看書,你最終所的一切,到底對不對,完全看什麼?

  看我是否真正掌握了那些知識點。

  Bingo!那麼盡情地去做一切有利於目標實現的事情吧!掙脫所有枷鎖。

  那一刻我真正體驗了一把解放思想、實事求是的feel.

  “你的目的是什麼?”這個金子般的問題,如果僅僅放在複習考試的領域,可太大材小用了。

  我們很多人,或者說我們自己,在很多時候,就是因為忽略了這一根本性的問題,走了許多不該走的路,做了許多南轅北轍的事,甚至是傷害了許多人,也虧待了自己許多次。

  例如:

  戀人之間發生矛盾,一個把另一個罵得一文不值,狗血淋頭,什麼難聽講什麼。

  你問他:你這樣對她,那肯定是想分手嘍。

  他這時甚至會矢口否認:不不不,我才不是要挑刺,分手呢。

  嗯?那你的目的是什麼?你這樣做想要幹嘛?你說你不想分手,可你目前對她說的每一句話,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在將她推遠啊,都是奔著分手去的啊。

  我不是的!我只是希望她能更愛我!我的目的是這個!

  哦,所以你瞧,你正在做一件跟你的目的截然相反的事,難怪會越做越糟了。

  再例如:

  甲和乙在很多旁觀者面前對於某個問題有了爭執,甲悲哀地發現:這個乙好不講道理啊,怎麼就不能好好說話呢,怎麼就說不服他呢?

  於是,甲又說了三四五六七八句,巴拉巴拉一大堆。

  結果,乙反而更加興奮,回敬了成倍的言語和表情。

  這時甲不妨拋開表像,在心裡問問自己:我的目的是什麼?而他的目的是什麼?

  冷靜下來想想,甲最後發現:自己的目的,是為了把那件事講清楚,而乙比較好面子,他的訴求,其實是想在大家中間博得一點點存在感和成就感。

  所以一旦目的劃分清晰,那麼對應的做事方式也就明瞭。

  甲不再費勁心力的解釋和闡明,一旦大多數人理解了他的意思,他的目的就已經達到,打完收工。

  至於對於乙的喋喋不休與咄咄逼人,甲只需要回一句:嗯,你說的,還挺有道理嘞!看不出,你居然是考慮問題如此睿智的人!

  乙的需求,也滿足了,兩個人各取所需,再不必耗費寶貴的時間與精力,皆大歡喜。

  再例如:

  你想做一件事,可爸媽偏偏不同意,你跟他們吵啊吵,爭論的戰場從開始的就事論事後來又扯到這個那個,最終雙方氣得肚皮直鼓,眼睛噴火。

  這時不妨停一停,問問自己:嘿,你的目的是什麼?爸媽的目的是什麼?

  然後你會理智地發現:你的目的,最終是為了把你想做的那件事做成。

  那麼很簡單,暫時的卑躬屈膝或曲線救國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最終你能把你想做的事順利做成就行了。

  你再想想爸媽的目的是什麼?一、怕你失敗,自己收拾不了爛攤子。二、怕自己失職,擔上當初沒有及時提醒你的罪責。三、怕你翅膀硬了心氣高了,以後說話你不聽了。

  所以,你知道他們想要什麼;所以,你知道接下來該從哪幾個他們關心的問題去說。

  “你的目的是什麼?”

  多問自己這樣的問題,你會發現原來糾結不定的很多事都清楚了。

  “你的最終目的是什麼?”如果為了獲得光鮮感,那就儘管去買一條名貴的褲子;

  如果為了獲得自身的舒適,那麼走累了就別怕褲子髒,儘管原地往馬路牙子上一坐。

  有人聽說韓信受胯下之辱的故事感動得不得了;

  有人覺得韓先生是克服了多大的心理障礙,蒙受了多麼深重的心靈苦難啊!

  要我說,沒那麼嚴重,禮法人言不足畏,韓先生鑽褲襠的一刻,沒想太多,他僅僅是問了自己這樣一個問題:

  你的目的是什麼?

  答:先活著。